手机上阅读

第664章 诡异笑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亚十分真挚地表达了自己的无限谢意,并且十分虔诚地祝福鲜卑盐族的先人能够安息,能够给后人带来福佑。

    鲜卑盐族正中间,那个身穿法袍,头戴白孝,脸上描绘了五颜六色花纹的老者代表本族对郑亚表示了谢意。

    完了,这位身份显得很尊贵很神秘的老者身躯对嵬名怀森微微躬身,表示对亡者的尊敬,嘴里悠悠说道:“无尽盐泽,生灵各安其名,外来的灵魂啊,你在这儿沐浴了盐泽的洗礼,成为了盐泽的亡魂,不甘和愤怒,请随风而去,不要怨恨,不要怨恨……”

    嘴里念念有词,老者念叨了大半天,几个壮汉虔诚地取出了一块白色的裹尸布,平铺在了地上,用钩子把嵬名怀森的身躯,轻轻地裹上。

    老者长长地一声叹息,看向郑亚,嘴里轻声说道:“这位小朋友,你跟我族有着特殊的渊源,要不是祭祀传承独此一份,我很难想象你居然懂得我们的祭祀秘语。”

    郑亚单掌竖在胸前,嘴里说道:“大马马客气了,我叫郑亚,我有一位长辈,多年以前曾经应邀出席一位盐泽贵人的归盐之礼,将其视为自身荣耀,将此作为家训传了下来,如今既然遇见归盐,自然也得上来祝福祈祷。”

    大马马是鲜卑盐族祭祀的专属称呼,其意思相当于大祭司,大法师等等。

    听到郑亚的话之后,大马马的脸上,稍稍露出一点笑容,不过说话的语气却正经得多,而且说话的内容,也充满了告诫:“盐泽最是洁白无暇,如同纯净的天空,郑亚小友,你的朋友身上,缠绕着盐泽生灵的愤怒和怨气,如同黑夜之中,点亮了一根蜡烛般显眼,他一定在这无尽盐泽之中,颇有杀戮,所以他丧生在了盐泽之中……”

    郑亚微微一愣,恭声说道:“多谢大马马指教,我这朋友喜好渔猎,前面的确是打了一些小猎物,没存想惹下杀身之祸。”

    大马马悠悠说道:“盐泽生灵多有灵性,尤其是有些生灵,乃是盐泽真正的宠儿,一旦出现意外,盐泽震怒,人不得安宁,小友,我观你们的队伍充满了对盐泽的探索欲,充满了对盐泽的发掘欲,好多的成员身上都带有大都市出来的那种物欲横流的气息,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在盐泽之中,虔诚一些,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造成了更多的伤害和杀戮。”

    拓跋言琼看向嵬名怀森的尸身,眼睛微微有些发红,因为都是少数民族,所以她平时和嵬名怀森走得较近,此时嵬名怀森倒在了盐泽之中,她自然心有悲呛,嘴里轻声问道:“大马马,我朋友真正的死因是什么?他本领高强,怎么会掉入盐洞之中被活活憋死?”

    大马马身躯微微一颤,脸上的神色突然大变,嘴里的声音,带上了颤抖和不安:“七七浮尸,尸身朝天,罪孽沾染了盐泽,触怒了上天,横死葬洞……小友,你们最好马上离开盐泽,这是盐灵最重的警告,如果继续在盐泽活动,怕是还有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

    郑亚扫了李炳天一眼,清朗地说道:“大马马,我们是前来科考的,此行的目的就是探知盐泽的秘密,解开盐泽的神秘面纱……”

    大马马眼望蔚蓝的天空,嘴里说道:“天是纯净的,盐是纯净的,盐泽就是真正的人间净土,它的神秘面纱就是纯净无比的纯,不要打扰盐泽的安宁,要不然,你们承受不住盐灵的怒火,记住我的忠告吧……”

    说完,大马马站直身躯,对郑亚微微躬身,带着自己的队伍,不再搭理郑亚,嘴里哼着歌谣,向远方而去。

    他的歌谣之中,充满了凄凉和哀怨,声音在盐泽之中传荡开去,充满了寒意,让郑亚几个,感觉心中微微发颤,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

    拓跋言琼已经走了过去,声音悲呛地叫了一声:“怀森……”

    李炳天低沉地说道:“大宇,查一查怀森真正的死因。”

    嵬名怀森出事的时候距离大家并不是很远,没事他是不应该跑去盐洞之中打转的,李炳天怎么也不相信嵬名怀森会无缘无故出事。

    高大宇说了一声好,大踏步上前,来到了嵬名怀森的身边,伸手准备去探情况。

    郑亚眉头微微一皱,嘴里说道:“高队,刚刚盐族大马马给怀森唱了安魂歌,这块布,在他们盐族的称呼之中,又叫裹气布,寓意是裹走怨气和不安,让灵魂安息的意思,按照盐族的习俗,是严禁翻动的。”

    高大宇愣了愣,看向李炳天。

    衣禾眉头皱了皱,说道:“郑亚,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的确值得尊重,可是我们是科考队……”

    拓跋言琼此时说道:“青盐一族乃是我鲜卑族之中一个神秘的分支,在鲜卑之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大马马,在鲜卑之中,通常就是法力高深的代名词,通常情况下,大马马做了法事之后,在我鲜卑族之中是有着绝对的权威的,那个,怀森应该就是鲜卑族。”

    李炳天手掌空中一竖,让大家看向自己,嘴里这才悠悠说道:“你们说的,有道理,不过,该做的还是得做,怀森是怎么死的,必须弄清楚,要不是,很有可能怀森遭遇到的暗算就会出现在我们其他队员的身上,到时候,可就真正是九死一生了。”

    所有人齐齐心中一惊。

    不错,既然嵬名怀森会出事,其他人也就很有可能出事,毕竟相对来说,嵬名怀森还是队伍之中,最善于追踪,最善于打猎的成员,他都不能幸免,其他人,可能更弱。

    衣禾叫了一声:“小琼,你过来吧,我们站远一点,让他们自己去查探就是。”

    见高大宇扭头看向自己,郑亚点头说道:“我也就是提醒一下,李教授说的有道理,毕竟我们是新时代,是科考队,判断情况,必须有科学的依据……”

    话没说完,高大宇已经蹲在地上,将嵬名怀森翻了过来,就在那张脸露出的同时,郑亚的心中猛地一惊,情不自禁地后退几步。

    而高大宇也低声惊呼,蹬蹬蹬,后退了两三步,这才站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

    嵬名怀森的脸上,此时十分诡异,入目之后,每一个科考队成员都不禁感到了寒气从脊柱之上直冲脑海。

    他的双眼睁得溜圆,恐惧凝固,但脸上,却是一种十分诡异而恐怖的笑容,一眼看去,就好似在嘲笑,好似在看大家惊恐表情的样子,十分诡异。

    更让郑亚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嵬名怀森的脸上,居然并不是一成不变,地上,嵬名怀森好似还是活着一样,笑容越来越灿烂。

    高大宇有点踌躇,有点害怕了,这样子好诡异!站在几步远的地方,高大宇叫了两声:“怀森,怀森……”

    栩栩如生,还有笑容,高大宇还真的觉得是不是嵬名怀森在开玩笑。

    可是笑容越来越盛的嵬名怀森依然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双眼毫无焦距地看着天空,嘴里没有任何呼吸的现象。

    李炳天皱眉说道:“高队,别叫了,小森这种看似发笑的情况,应该是中毒之后的奇怪反应,难怪小森会被人快速暗算致死,现在看来,应该是先中毒,然后被人塞进了盐洞之中……”

    中毒?

    郑亚心中凛然,这毒居然能让人发笑,好诡异!

    同时,脑海之中飞快地回想起老祖宗当年记忆中的往事,心中不由又是一惊,的确,西域这边曾经有一种十分出名的草毒之术,名为僵毒,中毒之人,脸上会露出诡秘笑容,最为恐怖的是,这种毒素,传说之中,还能形成更加诡异的毒僵之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