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2章 诡异盐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亚的心中都有着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前面的水洼,突然感觉阴气森森,心头寒气直冒。

    一具惨白的尸身,就这样趴在水面上,无力地漂浮,头发如同一蓬乱草散开,手指上的关节都已经脱落发肿。

    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开了老远,面面相觑。

    高大宇身为队长,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拿起一根树枝,轻轻地捅了过去。

    树枝碰到尸身,轰的一声,好似受到了惊吓一般,一群不知名的鱼儿一哄而散,溅起一阵浪花,拓跋言琼又被吓了一大跳,嘴里啊的一声惊叫。

    李炳天摸摸脑袋,嘴里说道:“小琼,身为特警队员,你比小禾都不如,这样可是很不好!”

    拓跋言琼脸色微微发红,露出歉意,嘴里说道:“不好意思,我并不是害怕死尸,我不过是害怕那种突然出现的异常现象……”

    衣禾此时,十分冷静地分析到:“天教授,小琼这种属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也是对自己的提醒,并不是坏事,高队,你把他翻过来看看,从服饰和身体腐败的程度来看,这不应该是怀森……”

    高大宇点点头,手中用劲,把尸体翻了过来。

    一张腐败的,被啃得有点花的脸上,长满了尸斑,大眼睛珠子只有一只依然完好,没有丝毫表情地看向天空。

    看到这种样子,郑亚突然感觉一阵反胃,形象恐怖而狰狞,估计自己晚上会做噩梦。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亚别过头去,此时,郑亚身边,衣禾已经扭过头,蹲在地上,哇的一声,开始呕吐起来。

    翻过来之后,空气顿时都感觉不好,周围充满了尸臭。

    李炳天皱眉说道:“小禾判断很对,这不可能是怀森,这是一个死亡至少半个月以上的男性,奇怪,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死亡,按道理,这附近很远都是荒无人烟才是。”

    高大宇低沉地说道:“关键问题是,怀森去了什么地方?还有,潜水设备来了之后,我们是不是需要下去探探?”

    大家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是啊,怀森去了什么地方?这水洼之中,透出无比邪性的感觉,冒出这么一具死尸之后,水洼更是充满臭气,里边的水质也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这个时候,谁还有胆子,谁还能够忍受住这种无比的恶心感觉,潜水下去寻找嵬名怀森,要是不找,又怎么判断他的生死,万一他没死呢?

    更关键是,嵬名怀森遇见了什么?怎么会出事,如若搞不清这个问题,那么谁又敢随便潜入水中呢?

    李炳天沉声说道:“叶红,你去取潜水设备,路上小心点,这地方看似荒凉,实际隐藏了不少眼睛,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些东西,估计引起了一些人的留意,小禾出事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警惕起来,今日怀森再出事,真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张叶红点头说好,大踏步向营地方向走去,速度极快,好似巴不得离这儿更远一些为好。

    李炳天带领大家往旁边走远一些,嘴里沉声说道:“衣禾,刚刚那个诡异的浮尸,你有没有什么特殊见解?”

    衣禾拍拍自己的胸,从那种极不适应的恶心感之中恢复一下,脸上稍稍恢复了血色,嘴里说道:“正常人,不可能出现在这儿,我怀疑,此人应该是十分少见的一种少数民族特殊的丧葬方式,不过,我们遇见的时机也颇为蹊跷,天教授,此次科考,好似被层层迷雾笼罩,我感觉满满的恶意……”

    李炳天低声说道:“黎明前的黑暗,往往最为漆黑,我们说不定已经接近了真相,找到了一些东西,要不然,不会有那么多怪事发生,为今之计,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小心防范,同时加大探查力度,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高大宇沉声说道:“要不要加派力量?”

    李炳天说道:“按照你们特警的调动程序,除非我动用特殊渠道,要不然,等下一批力量过来,至少也得十多天,就算是我强行动用,估计也得三五天时间才会到,可能他们已经来不及了,不过高队的提醒也是对的,我想办法再调一些人过来,到时候,负责接应我们也好。”

    说完,李炳天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低下头去,开始飞快地打字,应该是在联系刚刚高大宇提醒的接应力量。

    果然如同郑亚预料的一般,李炳天在这个地方,也保持有和外界沟通的能力,他手中的手机应该也是特殊型号,可以直接跟空中的特殊卫星对接。

    就在李炳天联系外界,还没完全定案的时候,刚刚大家过来的山丘那边,再起变化,一个诡异的队伍从山丘上冒了出来,每个成员头上都戴了洁白的孝布,嘴里哼着凄凉的歌,手里还不停地洒着冥钱。

    高大宇低声说道:“大家过来,我认出来了,这是柴达木青盐一族,十分诡异的,崇拜盐花的种族,他们很少和外界接触,相当团结,有些习惯匪夷所思,对了,千万不要和他们冲突,这种民族人数很少很偏门,很难打交道。”

    青盐族?郑亚表示疑惑,轻声说道:“高队,五十六个民族之中,好似并没有这么个民族,怎么回事?”

    高大宇说道:“这是一个奇怪的民族,他们隐藏在其他民族之中,搞民族普查的时候,他们就销声匿迹,好像从来没有过,但只要是这边的人,都隐约知道他们的存在,而且,只有当你遇见他们办事的时候,才知道青盐一族的诡异,一会你就明白了,记住,大家千万不要跟他们搭讪,也不要打扰他们办事,更不要试图辨认他们的容貌。”

    衣禾皱眉说道:“这什么青盐族跟前几天出现的奇怪送葬队伍有没有什么联系?”

    高大宇摇头:“应该没有,青烟族虽然诡秘,但从不主动对外人出手,而那次的队伍不同,乃是故意找茬。”

    三十多人的队伍晃晃悠悠走了过来,走进之后,能够清晰地听到他们那种苍凉而凄婉的歌声,凄凄切切的声音在盆地上空飘扬,让人听了心头隐约发寒。

    郑亚心中感觉又不好了!

    此次科考,实在是邪性,遭遇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现象,黑二哥把这个任务列为红色的危险等级,果然是深有道理,开始任务以后,遭遇的这些事,都是十分诡异。

    高大宇此时低声地说道,他们的歌声是柴达木土语,歌词大意是这样的:“生存庆华屋,冷落归山丘,隔断红尘十地里,白雪千载空悠悠;孝子捧灵座,伤心痛如何,寻亲亲不见先游魂魄所……”

    衣禾眉头皱起,轻声说道:“想起来了,史书记载,特殊地域的少数民族有盐葬的习俗,那是一种相当稀少的,跟天葬,悬棺类似的一种丧葬习俗,不过相比起来,盐葬可能会更加的罕见和诡异。”

    高大宇此时低声说道:“对了,衣教授你猜对了,青盐族的丧葬,就是其典型特征,从他们的歌声和谈话声,听得出来,这是他们特意给亲人渡七七的,即人死后的第七个七天,也就是说,刚刚那具浮尸已经在此地埋葬了七七四十九天……”

    话音没落,前面,那群人已经走到了水洼的面前,看到了浮尸之后,顿时爆发出一片惊恐的哀嚎声,一边哭,嘴里还一边大喊出声。

    喊了一些什么,几个科考者听不懂,但是高大宇、拓跋言琼等几个本地的特警瞬间脸色大变。

    郑亚看到,高大宇的脸色一片铁青。

    李炳天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高大宇沉声说道:“他们的意思是说,七七浮尸,乃是不祥之兆,尸身朝天,九死一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