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1章 怀森之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世上的事,真是诡异难测。

    静观事态发展的郑亚心中感叹,没想到,一不小心,自己干掉了棒子总统之后,居然又会影响到美帝大选。

    黑暗行者,走的就是不一样的道路啊!

    谁能想得到,堂堂最大的功臣,如今正窝在柴达木盆地的一个小小的帐篷内,假装养伤呢?这真是,大隐隐于市,黑暗行者隐盆地啊!

    自得其乐的,郑亚稍稍自恋了一小会,这才从帐篷之内走出来,开始正常活动,经过几天静养,郑亚的毛病终于好了。

    神经毒素的影响逐渐变小,身躯恢复正常,郑亚可以正常行动了。

    也就是,郑亚受伤完全痊愈,可以归队,进行科考了。

    几天过去,郑亚发现,衣禾又恢复到了最初见到自己的学者状态,一门心思做学问的样子,既不对自己太过冷淡,也并不是太热情,冷冷清清的样子,好似也忘了自己当日顶盘子的那码事。

    衣禾的状态,让郑亚稍稍安心,真要是衣禾看到自己就脸红的话,郑亚觉得自己脸皮再厚,也会觉得难为情。

    自从遇见了诡异的千年守灵人之后,李炳天在分组的时候,每一组的力量进行了加强,而且,整个科考队也分成了两组,郑亚归队的这一组,衣禾是队长,成员有衣禾、拓跋言琼、于小龙和高队。

    郑亚没回来之前,这个小队就是五个成员。

    归队之后,郑亚十分意外地发现,衣禾带领着队伍,重点对自己曾经发现的几个玄狐出没之地加强了科考力度,不停地收集土壤,拍摄照片,好像这中间会隐藏着什么秘密。

    另一支队伍,也就是李炳天带领的那一队,则在另一个相对较远的方向,据说,他们已经开始进入盐湖之中探查去了。

    就在郑亚归队的第二日,衣禾带领大家在土丘上搜索,正忙着用铲子取土,判定土层的时候,对讲机内,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紧接着就是李炳天的大喊声:“怀森,怀森……快,快救人……”

    高队大声问道:“李教授,怎么回事?”

    李教授在那边应该在大口喘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怀森,怀森刚刚,说他有点小发现,可是转眼之间,人掉进了盐湖里边,消失不见了,我明明看到了他的手好似在挣扎,跑到这边,却没见了人影……”

    高队拿起对讲机,在空中比划几下,飞快定位,嘴里大声说道:“衣教授,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半个小时之后,队伍远远地,看到李炳天一行正在一个好似是有着一洼水泊的地方,焦急地探查。

    队伍过去一问,顿时,包括郑亚,所有人的心猛地一沉。

    嵬名怀森出大问题了,情况可能非常糟糕。

    同时,他出问题的状况,也相当诡异,好似是灵异事件一般,让李炳天目前都搞不清状况,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水洼旁边有个土丘。

    当时,李炳天他们正在土丘那边科考,也就是取土,取水,并进行现场分析,用来论证李炳天的一些想法。

    这个时候,嵬名怀森说他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单独从土丘上猫了出来。进入柴达木盆地之后,嵬名怀森经常稍稍跑远一点给大家打点野味什么的,打打牙祭,大家已经习以为常。

    以为嵬名怀森这次又有了特殊发现,又发现了什么小猎物,所以,谁都没有刻意留意嵬名怀森的动静。

    可嵬名怀森刚刚出去没多久,就在土丘的另一边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凄厉惨叫。因为郑亚缺席,李达春和高队分开,跟在了李炳天身边。

    如今,这小胖子好似受到了惊吓,腿好似在微微颤动。

    李达春说起这惨叫的时候,脸上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声音都有点哆嗦:“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叫声之中充满了心胆破裂的感觉,我想,如果他现在还活着的话,一定会相当痛苦……”

    高队在水洼边上俯下身躯,伸手探了探,嘴里说道:“这儿只是个盐洞,按道理,怀森就算掉下去,也不至于出什么事。”

    盐湖里边的盐水浮力相当大,通常情况下,就算是人不小心失足掉入盐洞,要想沉下去都难,除非是身上绑块石头。

    高大宇怀疑嵬名怀森并不是消失在这水洼旁边。

    这个盐洞大约也就两丈方圆,一眼看去,并没有太多发现。郑亚也感觉相当奇怪,这个地方,怎么可能出事呢?

    但是到了这儿之后,郑亚的心中也产生了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脑海之中的太阳菩提子在缓缓转动,绽放微弱的光芒,给郑亚提出了淡淡的警告,附近可能真有一些异常之处。

    可是认真去看,这儿好似一览无余,没有任何发现。

    特警队员张叶红此时脸色铁青,手对盐洞一指,嘴里说道:“当时,我的速度最快,跃上土丘的时候,我还能看到这儿的水波在荡漾,好似还能看到怀森的手在水里乱抓,可是等我赶过来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发现……”

    李炳天沉稳地说道:“我也看到了,我也亲眼看到怀森好似被什么东西给拖入了盐洞,消失不见,可是现在,我们在这儿没能有任何发现。”

    高大宇低声说道:“这不可能!据我所知,盐洞里边是没有任何东西的,盐湖里边没有大型生物的记载……”

    李炳天沉声说道:“我也不相信,但那是事实。”

    拓跋言琼此时开口问道:“下去探查过吗?”

    李炳天摇头:“我没让他们下去,这个盐洞有些蹊跷,是一个斜向下,向盐盖里边生长进去的盐洞,没有潜水设备的话,进去怕有危险,更重要的是,从我们的位置来看,没有任何发现,怀森掉下去,也相当诡异,盲目下去,怕是不妥……”

    拓跋言琼着急地说道:“那怀森他……”

    现场突然死一般地寂静。

    如若嵬名怀森真正掉入盐洞之中,时间过去那么久,怕是早就已经活活闷死在了盐盖之下了!

    郑亚突然觉得自己的呼吸有点不顺畅,心中产生憋气的感觉,想到嵬名怀森的现状,郑亚突然感到心中涌起浓浓的寒意。

    小时候,郑亚经常会有莫名的恐惧,害怕有朝一日自己被紧逼在棺材里,失去了氧气,只能眼睁睁地抓捞棺椁之壁。

    也不知道嵬名怀森会不会就是遭遇了如此恐怖的事件。

    李炳天面对拓跋言琼低声说道:“我们从土丘过来,探查周围的状况,已经过去了四五分钟,就算我们马上下盐洞探查,也已经晚了。”

    高大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里说道:“小琼,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李教授是对的,情况不明的时候,最理智的选择,还是不要轻举妄动,那样可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二次灾难,对了,李教授,云飞那儿有没有潜水装备?”

    李炳天点点头:“考虑到我们可能真的有必要下盐湖水中探查,我让云飞备用了两套潜水服,他正带着服装,从房车那儿赶来了……”

    听到这儿,郑亚不由心中一动,嘴里说道:“房车那儿,就剩下吴大哥一个了吗?”

    李炳天一愣,猛地明白过来,脸色一变,拿起对讲机,大声说道:“吴青,你那儿没有什么异常吧?”

    吴青的声音传了过来:“暂时没事,有什么不对吗?”

    李炳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儿的事,很有可能是调虎离山,你小心周围,最好是把武器拿着,到房车上小心戒备,云飞,你速速返回房车,我让人去取潜水设备,速度……”

    步云飞的声音传了出来:“好,我马上回去。”

    拓跋言琼脸上露出不忍神色,说了句:“可是……”

    话没说完,盐洞里边突然涌出一阵水花,大家猛地吓了一大跳,齐齐向后退开一些,再次定神向前看时,又齐齐大惊失色,拓跋言琼说话的声音变成了一声惊叫:“啊……”

    一具惨白的浸泡得变形的尸体,从盐洞里边冒了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