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5章 暂时平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这样一来,郑亚防御的密度自然下降,刚刚强行舞棍将四周的敌人齐齐击退,身后就不由露出了破绽。

    郑亚只听到衣禾一声惊呼:“郑亚小心。”

    心中一惊,星月菩提子也给出了背后的场面,一把细剑毒蛇出洞一般,找到了自己防御的空隙,飞快地钻了过来。

    匆忙至极,郑亚金刚不坏体神功飞快布满全身,身躯微微一晃。

    刺啦一声,郑亚感觉自己的肩膀上一凉,瞬间又是一疼,叮的一声,如中金铁,中剑了!

    好在金刚不坏体在身,这一剑并没有入肉太深,郑亚也侧过了中剑部位,这一剑只是从郑亚的肩膀上划了过去。

    衣禾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拓跋言琼努力地想振作精神站起来帮忙,奈何阵阵铃声之中,眼皮子只打架,就是动不了身。

    她的精神状况还不如衣禾。

    身躯受伤,尤其是这种剑伤很可能会有剧毒,郑亚也打出了肝火,体内两种内劲飞快运转,易筋经内劲紧紧地保护住受伤的部位,强行镇压可能爆发的毒素,金刚不坏体神功驱动到最大,灌注进钛锇合金长棍之中,展开了猛攻。

    钛锇合金长棍好似迎着太阳闪烁一片金光,郑亚一棍击出,招出八方伏魔,以巨大的威势向三位祭祀杀了过去。

    三才剑法齐齐展开,三位祭祀齐齐运功卸力,想化掉郑亚势大力沉的一棍。

    郑亚嘴里一声暴吼:“给我滚……”

    这一招八方伏魔有郑亚的金刚不坏内劲,还有钛锇合金本身的重量,一棍击出,势大力沉,终于彻底超出了三位祭祀三才剑法的承受范围。

    当当当,连续三声爆响,三位祭祀被郑亚一棍震退,连连后退,三才剑法被破掉。

    郑亚一声虎吼,舞棍向前猛地追杀出去。

    就在此时,周围的壮汉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拼命向郑亚身上招呼,给三位祭祀撤退争取时间。

    郑亚金棍在手,毫不留情,砰砰砰,砰砰砰,连续几棍敲在了几个壮汉身上。

    扑通几声,三个壮汉被沉重的钛锇合金长棍给直接击倒在地上,口吐鲜血,伤得不轻。

    还有两个壮汉死战不退,郑亚心头恼怒,钛锇合金长棍横空一扫,一招秋风扫落叶,三个挡在郑亚前面的壮汉顿时被郑亚一棍子扫倒在地上,抱住自己的小腿,阵阵哀嚎。

    自身受伤,郑亚下棍就毫不留情,这三位的小腿被郑亚一棍扫断,别想站得起来了,要是治疗不及时,三位壮汉搞不好就得终生残废。

    神勇大作,郑亚长棍在手,瞬间击退了围攻过来的壮汉,继续向三个祭祀冲了过去。

    大祭嘴里大声说道:“这小子在拼命,不要跟他硬抗,我们游斗,只要等个一时片刻,等他毒发,我们再收拾他不迟。”

    二祭三祭齐声说好,三人细剑空中一搭,再次施展开三才剑法,不过这一次,他们三人不求无功,但求无过,跟郑亚展开了缠斗。

    衣禾在郑亚身后大声喊道:“郑亚,你没事吧?我们不要斗了,让他们抓住,想必他们也不敢随意伤害我们,要不然,国家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大祭一边舞剑把自己身躯边上防御得水泄不通,嘴里一边喊道:“不错,只要你们乖乖离去,不来打扰亡者安息,我们就可以相安无事,小兄弟,不要逞能,你战斗越猛,毒性浸入越快,要是剧毒攻心,神仙也救不了你。”

    郑亚心中一动,舞棍的速度慢了下来,嘴里扬声说道:“衣教授,我没事,千万别相信他们的鬼话,你看他们的攻击,可有任何一点手下留情的感觉,他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一旦被抓,搞不好就是生不如死……”

    郑亚背后,正准备站出来投降的衣禾稍稍一愣,迟疑了一下。

    她身边,拓跋言琼也一把抓住了衣禾,勉强说道:“教授,这群人是极为稀少的狂热者,也就是为了理想无所不用其极的那种人,千万不要相信他们,郑亚说得不错,情愿战死,也不要被抓住了。”

    狂热者?内心与灵魂的深处发誓不惜自己的生命完成使命的特殊人群。

    衣禾身为历史学家,倒是知道这种人的不可理喻,可是,她着急地说道:“郑亚,你还好吗?毒素要不要紧?”

    郑亚要说自己不怕毒,搞不好对面马上会加快进攻节奏,要说自己毒得不行,看衣禾的架势搞不好就会跑出去投降。

    硬着头皮,郑亚喊了句:“暂时没事,我封住了心脉,放心吧,虽然过后会有点难受,但应该很难真正置我于死地的。”

    封住了心脉?这个术语衣禾并不是很懂,不由看向了拓跋言琼。

    拓跋言琼勉强说道:“郑亚应该会一种特殊的方式,封住了自己手臂上的血液流速,让毒素不能快速流到全身去,所以暂时他是安全的,不过这种办法的后遗症不小。”

    对面三位祭祀看郑亚的攻击节奏慢了下来,貌似力量越来越弱,心领神会地对视一眼,决定再等几分钟,等郑亚毒素发作到了一定程度,再来一举将郑亚击倒在地。

    只要郑亚倒了,他们就完全可以将这几个科考队员全部抓住了,只要抓住了这几个主要成员,那就一切都好说了。

    郑亚舞棍的力量越来越小。

    三位祭祀等了四五分钟,感觉差不多了,大祭大声说道:“动手,将他给我拿下来。”

    三人齐齐爆发,一跃而出,三才剑法的节奏瞬间加快,三个方向,齐齐向郑亚攻了过来。

    郑亚做出强打精神声色俱厉的样子,嘴里一声厉吼:“休想,吃我一棍……”

    钛锇合金长棍的速度瞬间加快,力量瞬间加大,好似十分勉强,但又恰到好处地,咚咚几棍,将三位祭祀给挡了回去。

    并且,没等三位祭祀站稳,郑亚又是连续几棍,这几棍的力量照样不小,但是显得有点杂乱无章,没有刚刚那样的凌厉气势。

    大祭眉头一皱,嘴里说道:“这小子还有余勇。”

    二祭说道:“他的神志有点不是很清晰了吧?这应该是中毒的迹象。”

    衣禾吓了一大跳,嘴里问道:“郑亚,你没事吧?”

    郑亚已经拿易筋经内劲封住了自己受伤的部位,镇压住了毒素,不过这种毒也的确挺厉害,郑亚的确稍稍有点晕眩的感觉,当然,也没到那种糊涂到胡乱舞棍的地步,刚刚那几下,倒是在迷惑对手,给自己拖延时间。

    听到衣禾发问,郑亚心中想到,这教授不是特别讨厌自己的吗?怎么这个时候这么关心自己的死活了,嘴里好似勉强提起精神,郑亚回答到:“没事,只是稍稍有点头晕的感觉而已。”

    三位祭祀又向郑亚攻了过来,不过节奏并不是很快,三祭大声说道:“大哥二哥,我们加大催眠力度,扩大毒素效果……”

    大祭二祭齐齐说好,三位祭祀手中的铃铛摇晃得更加厉害,嘴里念念有词的声音提高了许多,这一下,不仅仅是衣禾和拓跋言琼摇摇欲坠,想睡觉了,就连那些祭祀带来的随从大汉,也一个个有点步履蹒跚,受到了影响。

    还别说,这一招对郑亚也产生了一些效果。

    郑亚感觉自己的晕眩感加重,太阳菩提子不得不再度绽放光芒,加强了郑亚本体的防御力量。

    有太阳菩提子在身,对方的秘术催眠不了郑亚。

    顽强的,看似摇摇欲坠,看似舞棍力量并不是特别大,但郑亚总是恰到好处地挡住了三位祭祀的三才剑法进攻。

    又纠缠了七八分钟,郑亚等待的结果终于来到,远处,高队带人狂奔而来,远远地,就开始鸣枪示警,啪啪啪的枪声响彻天空。

    大祭不甘地看着摇摇欲坠但始终不坠的郑亚,气急败坏,嘴里一声大吼:“撤,你们会后悔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