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4章 力扛祭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郑亚在身后站着,自己就算是演失败了,明哥也不能把自己咋的,怕他个锤子。

    精神一振,张木夕从跳板上一跃而出,单膝一跪,落在了明哥的面前,脑袋看着地上,好似在酝酿情绪,良久之后,嘴里缓缓说道:“大唐状元,不过尔尔……”

    饰演郑冠的明哥眼前一亮,心说有点意思,这个蟑螂居然在气势上跟自己分庭抗礼了,难得难得。

    王风林在后边一声脆喝:“好。”

    林俊堂笑着对董雯娜说道:“九尾,你真是玲珑心思,你刚刚都给蟑螂说了什么?他瞬间好似充满了能量!”

    董雯娜妩媚地笑了笑:“林导,蟑螂最大的恐惧其实是害怕表现不够好被开除,害怕演不好会遭遇解雇,刚刚我只是告诉他,郑亚是他的后台,郑亚不发话,谁也开除不了他,于是他就神勇起来了。”

    林俊堂对董雯娜竖起了大拇指:“洞察人心,九尾,你是我看到的,最聪明的女孩子。”

    董雯娜轻笑:“多谢林导夸奖,娜娜我很多地方还不成熟,还需要林导多多指点。”

    林俊堂:“没问题,应该的,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只管问,我和王老都很看好你……”

    不远处,一身丫鬟打扮的郑洋目不转睛地看着董雯娜和林俊堂说说笑笑,双眼之中,充满了羡慕嫉妒。

    好似感受到郑洋的目光一样,跟林俊堂说话的董雯娜,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一副狡黠的样子。

    此时,王风林大声喊道:“好,过,蟑螂,你这次表现很不错,继续加油,下一场,九尾准备。”

    董雯娜精神一振,飞快地向道具走了过去,这是一个她需要凝空飞翔的镜头,需要借助道具才能完成。

    郑洋看到董雯娜走向飞行道具,脸上露出了丝丝得意的表情。

    她在道具上动了一点小手脚,虽然不至于摔死董雯娜,但足以让她丢个丑。

    眼看董雯娜就要出丑,她的心中充满了期待感。

    遗憾的是,或者是自己的小手脚不是很彻底,不是很到位的关系,董雯娜居然顺利地完成了飞翔而下的拍摄动作。

    看着飘然如仙,降落在郑冠面前,含笑而立的董雯娜瞬间进入角色,开始了跟郑冠的对白,郑洋的心中充满了浓浓地不甘和挫败感,这个角色如果换成自己来演,完全可以演出不同的冷傲气质,搞不好比娜娜这个妩媚气质要好得多,可惜有了娜娜,就没有了自己的机会。

    张木夕下场之后,个人还沉浸在演出的快感之中,依然虎虎生风,满腔豪情,走到刘浩面前,一拍刘浩的肩膀,嘴里说道:“耗子,哥哥我的表现足够强大吧?哇哈哈,有郑亚这个状元郎罩着我,从此我走上了事业的巅峰,感觉迎娶白富美不在话下了……”

    巨大的力量把个刘浩拍得龇牙咧嘴,没好气地翻翻白眼,刘浩这才说道:“行行行,你厉害,你是咸鱼翻身了好不好!”

    张木夕夸张地摆着脑袋:“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是咸鱼翻身?我跟你说耗子,咸鱼不翻身,他只是一面被煎熟,特么要是一翻身,得,两面都会被煎得不要不要的,我可不是咸鱼,我这叫草根逆袭,强势崛起,对了,斗破你看过没?”

    刘浩猛翻白眼,感觉蟑螂这家伙一旦演疯,就有点沉入角色,搞不清自己是草原雄鹰还是该死的蟑螂了,瘪瘪嘴,刘浩赶紧转移话题:“蟑螂,你发现没有?明哥好似对九尾很来电,演戏的时候,有点动手动脚的嫌疑。”

    张木夕精神猛地一震,嘴里说道:“是不是啊?真的假的?这可不行啊,对了,耗子,你难道不知道,九尾可是咱们大恩人的心头肉,这明哥也太不仗义了吧?”

    刘浩成功转移话题,瘪瘪嘴,信誓旦旦地说道:“怎么不真,真得不能再真,小道消息,昨晚上明哥还找到了林导,要求加入和九尾的吻戏,说这样更有感觉。”

    张木夕:“我呸,这小子是真感想,特么的,我要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

    刘浩眨巴着眼睛:“蟑螂,是不是啊?明哥的名气可是比你大多了,你难道不怕他整得你无法立足?”

    张木夕拍怕胸脯,嘴里哼了声:“怕他个锤子,我已经得到郑亚的主角光环加持,有状元郎罩着我,诸邪退避,行了,走着瞧,我要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九尾和郑冠第一次见面,场面并不怎么友好,两人拳来腿往,激烈地战斗起来。

    几乎是同样的,郑亚这边的战斗陷入白热化状态,三名诡异的祭祀手中舞剑来攻,他们的手中之剑居然是一套配合相当熟练的合击剑术。

    从三个方向,齐齐逼向郑亚的时候,封死了郑亚所有进攻的角度,让郑亚有点施展不开的感觉,无论是从什么地方出棍,郑亚都感觉自己首尾难顾。

    星月菩提子飞快转动起来,属于老祖宗的记忆飞快判断这是一种什么剑术。

    老祖宗记忆之中,柴达木盆地临近昆仑山,其中就有昆仑派,在老祖宗当年,记忆最深刻的是昆仑派的正反两仪剑法,承太极化为阴阳两仪的道理而创出的剑法,两名高手同时施展,一旦发动,就连绵不绝,密不透风,相当难缠。

    而现在,三个祭祀施展的剑法跟记忆之中的正反两仪有着巨大的不同,但又有异曲同工之妙。

    老祖宗的记忆之中,这种剑法应该是一种三才剑法。

    不仅仅是老祖宗的记忆之中有三才,实际上,郑亚在学习堪舆术的时候,已经接触到了关于三才的理论。

    堪舆术之中,每个人都有天格、人格、地格三格,对应的就是天才、人才、地才,三才。

    用在堪舆术之中,通常是反映综合内在运势配置组合,现在,三位祭祀走位,就是罩住了三才之位,应该就是三才剑法,施展之后,给郑亚的感觉就是十分自然地笼罩了自己的所有角度,就是剑锋无处不在,相当难缠。

    挥动钛锇合金长棍,郑亚连续施展出最为严密的防御招式野战八方,掀起一阵阵棍影子洒落在自己身躯的前方,将周身掩护得密不透风。

    空中,不时地爆发出叮叮叮的脆响,那是郑亚的钛锇合金长棍撞中了对方细剑的声音。

    郑亚的钛锇合金长棍其重无比,按道理只要磕中对方细剑,只要对手实力稍差就会被荡开,或者是直接把剑给击落。

    可是三位祭祀诡异无比,三才剑法有着十分良好的卸力作用,郑亚的棍子撞中三人的细剑,效果一般,三人依然连绵不绝,向郑亚进攻过来。

    郑亚心中,惊叹无比,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自己出来科考,真是大开了眼界,遭遇到了这些齐齐怪怪的人物,遭遇到了奇奇怪怪的高手,对自己的武学修行绝对是大有裨益。

    郑亚不知道自己心惊的时候,三位祭祀的心中更加地震撼。

    没想到压箱底的绝学,镇族剑术都给施展出来了,居然还久久不能建功,那个少年的金棍好大的力量,防御得好严,每一棍下来,三才剑法都不得不借力卸力,好不难受,激战了十来分钟,居然愣没拿下这个少年。

    这个少年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看他的功夫路数,大开大合,堂皇正气,可能真是中原名门之后,功底极为深厚,要想战胜,可能真得需要花费不少气力。

    久战不下,三位祭祀也是恼了,大祭嘴里一声轻啸,他身后那些大汉得到命令,齐齐动了起来,他们绕开了郑亚防御的正面,从侧面向郑亚身后的三位同伴扑了过去。

    郑亚眉头一皱,不得不加大舞棍的力量,加大自己棍子的防御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