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1章 诡异守灵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的距离不过五六百米左右,不到几分钟,已经远远地看到了土丘边上有人在交手。

    郑亚啸声刚落,于小龙已经无比英勇地大吼道:“小琼,我来帮你了。”

    这家伙跑了几百米之后,气喘吁吁,郑亚估计上去也是白搭,稍稍减慢速度,郑亚嘴里大吼:“住手,我们可是科考队,你们是什么人……”

    奔跑之中的于小龙暗骂一声自己猪脑子,那边围攻拓跋言琼的人明显数量更多,自己这,冲过去,估计也是凶多吉少,速度也减慢一些,嘴里大吼:“我们是青省特警,你们敢袭警吗?”

    暴吼声中,于小龙和郑亚已经快速接近了战场。

    靠在山丘边上,脸色苍白的衣禾看到郑亚之后,眼前不由豁然一亮,心中没由来地安定下来。

    刚刚遭遇这些奇奇怪怪的人,莫名其妙动手,那几个家伙要想抓住人,还真是把衣禾吓得不轻,这可不是梦境,而是现实版本遇袭,一旦被抓去,还真的不敢肯定会遭遇什么。

    拓跋言琼奋力出手,被对方三人缠住,眼看对方就要派人绕过来抓住自己,自己根本就跑不过,这个时候,郑亚的啸声出现,紧接着人也从天而降,从不远处疾驰而来。

    不知为何,看到现实之中的郑亚,衣禾的心中,不由地浮现了丝丝错觉,好似郑亚逐渐和梦境之中的至尊宝重叠了起来一般。

    要是此时郑亚手中再拿根棍子的话,那可就真是一模一样的了。

    郑亚也发现了衣禾,飞快地向她跑了过去,于小龙则去支援拓跋言琼。

    衣禾踉跄着也向郑亚奔跑过来。

    半途,穿着如同西方修士一般的带帽白衣,看不清脸色的人从旁边杀了出来,拦截郑亚,另外还有两人则伸手去抓衣禾。

    拦截郑亚的人,出手不留情,双掌一推,向郑亚扫了过来。

    看到这人的动作,郑亚的双眼不由微微一眯,居然再次看到了鲜卑大摔碑,这群人不知道跟光头赵会是什么联系。

    毫不迟疑的,郑亚足踩两仪阴阳步,刚猛的少林基础内功架势迎接上去,双掌猛地架住了对方双掌,用力一抖,强行弹开对方的摔碑力量,将其扫开,一个飞身,挺身而立,站在了衣禾的面前,嘴里一声大吼:“住手!”

    对方一共有六个人,清一色的打扮,脸庞藏在白色的衣帽之下,看得并不是特别分明。

    郑亚护住衣禾的同时,那边,于小龙也碰碰两拳,协助拓跋言琼击退了敌人,两人背靠背跟对手对上了。

    郑亚等人出现的速度明显超出对方的预计,他们没能第一时间拿下衣禾和拓跋言琼,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僵持。

    衣禾站在郑亚的身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嘴里说道:“你们怎么回事?都说了不是故意冲撞,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

    六个白衣人没有说话,依然在缓缓转动身躯,伺机待发的样子。

    倒是他们的身后,土丘之下的拐弯处,一个头顶带着一个法师帽子,手中那着一根长棍,身上穿了一件红底黑面的长袍,奇奇怪怪巫师打扮的人站了出来,手中举起长棍,这人声音低沉,十分沙哑地说道:“草原规矩,戈壁铁律,人死为大,亡者法事,生人回避,我守灵一族世世代代守护这片草地,守护这片沙滩,不喜被人冲撞亡者阴灵,我警告过你们……”

    奇怪法师说话的同时,他的背后,想起了叮当的铃声,又是两个身穿红色带帽法袍,手持铃铛不停摇动,嘴里念念有词的法师走了过来,看到前面的样子,其中一个低沉地说道:“大祭,这个地方怎么会有生人出没,这不是故意破坏我们的法事吗?侍卫,还不快快将其拿下……”

    六个白衣人,又准备动手。

    衣禾大声喊道:“我们是科考队,国家科考队,你们在搞什么封建迷信活动?装神……”

    话没说完,郑亚一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缓缓看向前方,郑亚低声说道:“不知者不罪,我们这就让开,不耽搁各位赶路……”

    一边说,郑亚一边拉了衣禾,快步向于小龙和拓跋言琼走了过去。

    看到郑亚走过来,拓跋言琼的秀眉微微一皱,她对郑亚的印象受到了衣禾的影响,相当不好,此时看到郑亚几乎是拖着衣禾走了过来,心中更是不爽,低声说道:“别捂教授嘴巴,郑亚,你太过分了。”

    郑亚放开衣禾,对她说道:“抱歉,有些民族,有些习性,我们必须尊重,你是学历史的,不会这个都不知道吧?”

    衣禾脸上微微一红,低声说道:“我明白了。”

    科考队一行,在郑亚的带领之下,让开了道路,其实也就是稍稍站得靠土丘更远一些。

    就在此时,让科考队员们感到皱眉的,心中很不舒服的一面出现了,没想到自己真的遇见了十分诡异的送葬队伍。

    三个法师之后,是两个披麻戴孝的小男孩,一个孩子手上拿着一块灵牌,另一个孩子手上拿了一张照片,低头跟在三个法师身后缓缓走了过来。

    两孩子的身后,一群同样批着白色孝布的男男女女,手中捧着各种各样的纸扎的小屋,纸扎的小人,为数不少于二十人,伴随着低沉的哭泣声,从后面走了过来。

    今日的天气并不是特别好,天色有些阴沉。

    遭遇到一群白孝的送葬队伍,郑亚的感觉不是很好,而且,这支队伍出现得相当诡异,这儿是什么地方?柴达木盆地中央,人口相当稀少的察尔汗盐湖附近,算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过来送葬?

    还有,这群人的送葬仪式,跟很多民族的风俗很不相同,那些开路的法师,开路的侍卫居然会武功。

    如果郑亚没有听错,他们自称什么守灵一族。

    这什么种族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路数,总之一句话,郑亚感觉阴沉沉的天空之中,冒出凉飕飕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郑亚发现,自己脑海之中的太阳菩提子此时也自动转动起来,绽放金色光芒,太阳菩提子有了反应,那么就说明,对方可能有问题,或者是他们这种送葬的方式充满了邪性。

    更加重要的是,随着队伍的走进,郑亚看清孩子手中放大的照片之后,嘴里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支队伍居然会是光头赵的送葬队伍!这个光头赵还真是阴魂不散,居然以这支诡异的方式,追到了察尔汗盐湖之内来了。

    科考队的几个队员此时也向后看清了照片,衣禾的脸上顿时苍白如纸,拓跋言琼伸手搀扶住了她的身躯。

    法师的嘴里,响起了凄凉无比的歌声:“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孝子捧灵座……伤心痛如何……寻亲亲不见……先游魂魄所……”

    土丘的周围,丧葬队伍缓缓前行,一尊棺椁从远远的地方,被一群身穿黑衣的大汉抬着,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地走了过来。

    说实话,偶遇这样凄凉诡异的场景,人还真是很不舒服,郑亚都皱起了眉头,科考队其他队员的状态就更是不堪。

    衣禾的身躯在轻轻发抖,于小龙的腿肚子有点打颤。

    大队伍走到了科考队的旁边,手捧灵牌的童子,此时突然盯住了郑亚,双眼露出了仇恨的光芒。

    郑亚的双眼微微一眯,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果然,那童子一只手指向郑亚,嘴里大声尖叫:“是他,就是他们,是他们逼死了阿爹,他们就是杀人凶手,阿爹死不瞑目,此仇必报,难怪阿爹的英灵要往这个方向走,原来是他们在这儿……”

    尖叫声在戈壁之中久久回荡。

    郑亚心中一沉,情况超出意料之外的诡异。郑亚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光头赵的亲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