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6章 谁在偷窥(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声音好似是从草丘里边传出来的,很有可能是郑亚感知到的那种偷窥自己的东西传出的声音,十分微弱细小,要不是郑亚高度警觉,听力又是超越常规的厉害,还真是很难听到那么小的声音。

    还有一个声音就很大了!

    那是从郑亚别在衣服口袋边上的对讲机之中传出来的,是衣禾的声音,貌似十分愤怒:“谁,谁在偷窥,给我出来……”

    郑亚飞快地想到,衣禾那边也遭遇其他人偷窥了?

    手上,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郑亚一手关掉了自己的对讲机。

    这玩意儿说话声音太突然,影响到了郑亚对另外一个声音的判断,刚刚,郑亚好似也听到自己对讲机突然出现的说话声也吓了那个发出声音的东西一大跳,貌似草丛之中动静都大了一些。

    郑亚飞快关掉对讲机,目的就是找到那个偷窥自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藏在什么地方。

    一手关掉对讲机,郑亚同时迈开了步子,向草丘之中大踏步奔跑了过去,他已经隐约有了一些发现,草丘之中的确是有东西,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东西在偷窥自己了……

    就在郑亚关掉对讲机,跑去追查不知名的偷窥者的同时,科考队对讲机频道里边已经闹开了花。

    衣禾大吼一声后,拓跋言琼的声音也传了出来:“是谁鬼鬼祟祟跑来尾随我们?坦白交待,这个地方,不可能有其他人,只有我们科考队的成员,快说,刚刚是谁偷窥……”

    如果郑亚开了对讲机,那就明白了,衣禾和拓跋言琼此时应该正在追查谁在偷窥她们,听她们的语气,应该是掌握到了一定的证据,不过是证据不足以让她们判断出到底是谁在偷窥。

    听两位大美女的口气,可是不怎么友善,估计暗中偷窥者没干什么好事,引起了两人的严重反感。

    郑亚完全不知道对讲机频道里边发生的这些事,郑亚目前正在草丘里边查探到底是什么偷窥自己呢。

    李炳天在频道里边说道:“衣教授,你那个方向,靠得最近的,应该是郑亚和达春两人的队伍……”

    衣禾马上反应过来,对讲机里边大声说道:“郑亚,李达春,听到没有,你们,还有你们的队友,请马上回话。”

    李达春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大教授,小春子我如今正气喘吁吁,累得够呛,高队太能玩了,我可没时间跑去偷窥……”

    高大宇马上站出来:“嗯,我和小李如今正忙着呢!”

    小色鬼郑亚偷窥自己洗澡?衣禾想起郑亚的一贯表现,尤其是坐车从德令哈前往茶卡那段路上装睡的表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嘴里大声说道:“郑亚,郑亚,你说话……”

    郑亚完全没有反应。

    郑亚的队友于小龙,也不知为何,完全没有发言!好吧,这是不是相当于承认就是自己在偷窥呢?

    到底是两人一起偷窥呢?还是只有郑亚一个小色鬼呢?

    天地良心,郑亚现在正忙!郑亚有了重大发现,已经关掉了对讲机,也压根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当成了小色鬼,偷窥狂。

    郑亚的前方,出现了一个浑身漆黑,长了一双灵动至极双眼的狐狸。

    看到这只小狐狸的一刻,郑亚真心有点发愣了,这儿居然会发现玄狐!

    玄狐,黑色的狐,亦称银狐。

    狐,最是通灵的一种野外动物,玄狐,又是狐之中最为特殊的存在,按照老祖宗的记忆,当时那个朝代,说起玄狐,江湖上的高手都有赞赏、嫉妒的成分,还隐隐有一丝怜爱。

    每每在言谈到它们的时候大都赋予其离奇怪诞的故事,赋予其很多传说,其中最为典型的一点就是玄狐很容易修炼成人,有的玄狐还会化身美女吸人阳气来加快修行速度。

    实话说,星月菩提子记忆之中,和老祖宗郑冠瓜葛不浅的九尾妖狐,相传就是玄狐修炼有成化身的结果。

    好死不死的是,郑冠的记忆之中,当年在丝绸之路行走的时候,也就是在郑亚差不多的位置,郑冠当年也曾经遭遇到过奇异的玄狐,其后不久就遇见了九尾妖狐,这事,还真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了。

    有了老祖宗的记忆,如今郑亚猛不丁地亲眼目睹了玄狐之后,心中的惊讶是可想而知。

    传说之中,十分通灵的玄狐此时正一脸惊惶地看着自己?

    郑亚有点发愣,刚刚偷窥自己的就是这个小东西?太阳菩提子就是感应到了这个小东西之后才绽放那种淡淡的光芒的吗?

    玄狐被郑亚吓得不轻,尤其是被郑亚的对讲机给吓得不轻,在草丘里边飞快而轻灵地跑了几步之后,闪电一般地,飞快向巢穴里边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郑亚看着外边还在轻轻晃动的细草,心中若有所思,玄狐的确通灵,这种地方挖个洞,按照堪舆术的说法,就是极为有利于汇聚阴气,那可是玄狐修行的良好的补品。

    那么,郑亚疑惑起来,堪舆术到底有没有道理呢?到底是不是科学呢?玄狐在这挖洞,到底是修行呢?还是巧合?

    柴达木盆地的动植物资料记载,这儿的确是有狐狸出没,按道理,发现一只玄狐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如若只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

    站在草丘之前,郑亚心中不由又想到,玄狐已经躲进了洞内,按照它的细心,这洞应该至少有两个出口,而且,洞的深度应该不浅。

    那么自己要不要动用工兵铲,把玄狐的洞穴给挖个底朝天呢?

    想了半天之后,郑亚微微摇头,还是算了,自己跟玄狐无仇无怨,没必要为了丝丝好奇心去毁掉人家的家园。

    再说了,玄狐可是国家保护动物,自己乃是遵纪守法好良民,保护动物,良民有责。

    站在巢穴门口,郑亚笑了笑,耸耸肩,转身就走,此时,被人偷窥的感觉又涌上心头,郑亚明白了,小家伙此时正从洞里看着自己,目送自己离去呢?

    回头做了一个鬼脸,郑亚这才哈哈大笑着,看准了房车的方向,大踏步而去。

    走了几步,郑亚打开了对讲机,冲里边喊道:“小龙,小龙,时间不早了,集合返程了……”

    喊完话,让郑亚比较意外的状况发生了。

    对讲机里边居然半天没有反应。

    郑亚十分奇怪,喊了两声:“小龙,小龙,走了,不等你了。”

    这个时候,李达春的声音冒了出来:“可以啊,郑亚,装得真像,演戏水平不错。”

    说话不阴不阳,貌似冷嘲热讽。

    郑亚莫名其妙,嘴里问道:“小春子,怎么回事?我怎么演戏了?我又装什么了?你的,说人话……”

    李炳天说道:“刚刚有人偷窥衣教授,是不是你?郑亚。”

    郑亚马上想起衣禾的那一声惊吓到了玄狐的大吼,感觉稍稍有点头晕,嘴里说道:“不是,我怎么可能偷窥,天地良心,我刚刚关了对讲机在认真听风声,没留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衣禾冒了出来:“郑亚,我的身材好不好?背影漂亮不?”

    郑亚一个马屁甩了过去:“那还用说,衣姐姐你是魔鬼身材,勾引死人不要命,说实话啊,要是有机会,我一定会跑去偷窥,这叫食色,性也!””

    对讲机里边安静了一下,衣禾再度说话:“不知道是谁,也没有证据证明会是谁,这次就这样了,不过,郑亚,你如此口花花,看得出来,你可真是个色鬼,我其实很好奇,你这样又好色又不务正业又喜欢歪曲历史的学生,怎么会得到小飞导师的青睐,算了,不跟你计较,反正看一眼也不会掉一块肉……”

    得,郑亚知道,自己给人背黑锅了。郑亚欲哭无泪,这还真不是我偷窥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