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2章 查探茶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为学者,李炳天充满了探索精神,吆喝着召集队伍,顺着长堤一直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说:“我觉得,茶卡盐湖如此热闹,搞不好就算有王陵,也必然在深处,所以,我们还是进去一些去找……”

    因为这是科考,不是旅游,所以队伍保持得比较好,大家貌似都很随意,实际保持较好的队形,不停地向前摸索了过去。

    越往里边走,游客也就越少。

    淡季游客本来就不多,等大家走了几公里之后,周围基本已经看不到人了。而此时,茶卡盐湖的长堤也到了尽头。

    李炳天蹲在长堤的边上,弯下腰试探了一下盐湖水,嘴里说道:“各位,大家穿上长靴,我们继续前进,这儿都是游道,发现异常的可能性相当小,我们还需要再进去一点才成。”

    李达春笑着说道:“其实吧,我感觉天教授所说的西夏王陵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茶卡盐湖,我感觉,天教授你是假公济私,带我们来游玩的……”

    李炳天摇头,嘴里说道:“这你就错了,大错特错,完全错误,兵法你知道不?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假则实之,实则虚之,谁感肯定西夏王陵就不在这儿?搞不好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不过是我们没有找到发现的办法而已,那谁,始皇陵不就在城边不远吗?”

    衣禾突然插话:“天教授,我其实一直很纳闷,为何始皇陵不继续挖掘?真要全部开挖的话,那历史价值,考古价值将无法估量。”

    李炳天沉默了一下,好似在组织自己的语言,半响之后,这才说道:“始皇陵考古的技术条件还不成熟,就说兵马俑吧,刚刚挖掘出来的时候,他们浑身都是紫金色,栩栩如生,威武雄壮,如同真正的千军万马,但是不到一刻钟时间,这些兵马俑就变成了现在看到的那种灰扑扑的颜色,这得是多大的损失?”

    衣禾皱眉说道:“这好像不对啊?以现在的技术条件,真要挖掘,完全可以真空作业……”

    李炳天:“成本太高,不合算,再说了,始皇陵放那儿不挖始终就是一宝藏,迟挖早挖关系不大。”

    李达春贼兮兮地说道:“天教授,可是我听说,兵马俑其实并不是瓷佣,而是真正的活人士兵,不挖始皇陵是害怕出现一些难以控制的情况发生……”

    李炳天一个脑瓜崩敲在他的脑袋上:“道听途说,身为学者,你也好意思相信,算了,不跟你扯这些玩意儿,小春,我教你的那种办法,你试一试吧,看看这茶卡盐湖有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李达春呆了一呆,嘴里说道:“不是吧,天教授,你让我试那个?那不是迷信玩意儿吧?”

    李炳天扫了郑亚一眼,嘴里没好气地说道:“试一试又不会掉块肉,少啰嗦,你不试,我自己来。”

    李达春一副小媳妇样子,嘴里说道:“好吧好吧,那我就试一试吧,话说,这儿没有什么山川,我可怎么寻?”

    高大宇说道:“你要寻什么?我来帮你。”

    李炳天摇头:“他寻找的东西,你帮不上忙,笨蛋,没有山,还有水,有砂。”

    李达春四处一望,嘴里说道:“水是盐水,砂呢?”

    李炳天又是一个脑瓜崩:“盐粒不就是砂,你怎么那么笨?”

    听到这两位的对话,其他人不明所以,云里雾里,郑亚的心中却是若有所思,按照梦溪笔谈之中的一些注解记载。

    国人本土的风水理论,也就是观察山川地势的学派一共有两大派系,一曰形势宗;一曰理气宗。

    郑亚手中得到小飞导师传过来的罗盘,工具箱内的那个罗盘形状的勘测仪,就是理气宗的当家用具,郑亚得到以后,感觉就是啼笑皆非。

    而现在,李达春和李炳天两个的对话之中,不由让郑亚想到了风水派系之中的形势宗,这个宗门在研究地形山向的时候,最是讲究“地理四科”,谓之“寻龙、察水、觅砂、点穴”,按照梦溪笔谈之中的注解,“龙真”、“穴的”、“砂环”、“水抱”为风水宝地。

    果然,李达春应该就是在拿形势宗的手段在办事,这小胖子一边在水中观察地形,嘴里一边念念有词,却正是形势宗的一些基本要诀:“龙神上聚,登高相之;龙神下降,就下相之;穴土位中,对面相之;水来水去,侧身相之;砂左砂右,徙步相之;前朝后应,前后相之……”

    好吧!郑亚觉得有意思极了。一不小心,自己遇见了形势宗的风水大师,也不知道这小胖子能不能整出什么名堂来。

    小胖子忙活开去。

    李炳天对郑亚招招手,郑亚含笑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郑亚发现,李炳天正站在了长堤的尽头,脚下的长堤之下,好似还是一条隐约的长龙向前方游了过去。

    李炳天现在的样子,就好似是站在了长龙的身躯之上。

    这种情况,貌似在梦溪笔谈之中有过注解,好似叫什么潜龙在渊的地势。不过那玩意儿,郑亚虽然记住了,却没有过多去理解,也不知道李炳天是巧合,还是专门站在了这个位置。

    到了面前,郑亚对李炳天笑笑说道:“天教授,有什么吩咐?”

    李炳天看看郑亚背后好似羽毛球拍的工具箱,脸上露出莫测高深的笑意,嘴里说道:“郑亚,你觉得,茶卡盐湖里边有没有什么秘密?”

    郑亚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说辞,脸上浮现出笑容,嘴里说道:“秘密肯定是有,毕竟这儿可有不短的青盐开采历史,只不过,我觉得,这儿乃是人气极高之地,又是烟火食用之处,以人们的探索欲望,就算是有什么秘密,只怕也大白天下了。”

    李达春此时正念念有词地说道:“清涟甘美味非常,此谓嘉泉龙脉长。春不盈兮秋不涸,于此最好觅佳藏,浆之气味惟怕腥,有如热汤又沸腾,混浊赤红皆不吉……”

    李炳天打断了李达春的话,大声说道:“不错,理论不如实践,再好的小地形,也必须服从大形势,茶卡盐湖历来是采盐烟火之地,其大势为阳,观如今人潮如织,也是大势所向,此地却真是不可能有太多的可能,达春,我们继续往前走。”

    李达春回头望一望,再看看前方如同镜子一般的水面,脸上浮现出苦笑:“天导师,前方可是没有长堤了,我们继续前进,这深一脚浅一脚的,搞不好就会掉入湖中去洗澡了……”

    李炳天还没说话,高队已经笑着说道:“没事的,盐湖之水浮力极大,就算掉进去,也淹不死人,就算你想沉下去,也非得绑块大石头不可。”

    李达春眼前一亮,高声说道:“那个,高队,你能不能派个兄弟前面探路?”

    高大宇笑了笑,对李炳天问道:“李教授,我们真要继续往前探索过去吗?要是继续的话,最好还是我们的队员带路更加安全。”

    李炳天耸耸肩,嘴里说道:“小胖子就喜欢偷奸耍滑,行,那就麻烦高队了。”

    高大宇叫道:“怀森,你来探路,记住,要按照教授的方向去走,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及时提醒。”

    几个负责安保的武警队员现在都是一身便衣,不过依然保持了军人作风,高队一声令下,嵬名怀森,一个身材并不是很高,但显得相当精干的队员挺身而出,啪的一个军礼:“是,高队。”

    嵬名这个姓相当少,如若郑亚没有记错,其实这个姓很可能跟西夏有关,记得西夏李元昊,就改姓嵬名了。不过,据说这个姓氏乃是鲜卑姓氏,却又并不一定跟西夏有关。

    眼前这个武警队员,应该不会是西夏后裔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