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4章 挤掉光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明黄此时表现出自己的担当精神,脸色浮现出丝丝歉意,嘴里说道:“刚刚,光头赵推荐胡德山到我这帮忙,结果,一言不合,闹到了辞职的地步,算了,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得了,德山叔,来我敬你一杯,算是赔罪!”

    这小子,典型地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郑亚不由微微摇头,实在无语。

    毫无疑问,光头赵应该知道一些黄明黄的背后势力,这次的计划之中,黄明黄就是他最为重要的一环,要说,光头强的计划也算是天衣无缝,要不是有郑亚在,这事还真不知道最终会搞成什么样子。

    搞不好就是三大名校教授聚众赌博,或者是三大名校为明星争风吃醋等等之类的事情给闹了出来。

    见黄明黄说话,光头赵的脸上浮现出丝丝感恩的笑容,嘴里说道:“多谢黄公子理解,认识黄公子,还真是在下的荣幸。”

    不过今日,郑亚既然以公子哥的身份压了黄明黄一次,就不介意再压第二次。

    夹了一个螃蟹,郑亚慢条斯理地说道:“明黄,你是真心让德山叔去帮你吗?你是黄鼠狼給鸡拜年,没安好心吧?是不是想把德山叔叫过去羞辱一番?”

    说到这儿,郑亚放下螃蟹,筷子在桌子上猛地一拍,嘴里说道:“明黄,你可以胡闹,也可以在外边纨绔,但正所谓盗亦有道,你得跟你虢哥学着点,人家玩是玩,正事归正事,从不做过分的事,你呢?”

    虢子强十分配合地说了句:“就是,明黄,我们可以纨绔,可以坏一些,但要记住一点,咱们对真正品德好的人,比如德山叔,那就需要保持我们应有的尊重,特么的,因为社会就是他们这种好人在支撑,保护他们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地位,你的,懂不?”

    这是什么理论?

    黄明黄和红发心说,不欺负这些人,我什么地方发飙去?两人有点发呆了。

    郑亚教训完黄明黄,嘴里又说道:“子强,德山叔既然已经从你公司辞职,那就到京城跟我去干,我正缺人……”

    王风林此时站了出来:“打住打住,锅子,你搞错了,德山是我公司的人,跟虢董关系不大,容我问一句,德山,你辞职了?谁批准的?”

    胡德山脸上有点红润,看看郑亚,嘴里说道:“王老,刚刚林导让我去黄公子那边,我有点气不过,就给辞职了。”

    王风林脸色一板:“糊涂,我的团队五大剧务,各有特色,怎么能说辞就辞,我问问俊堂是怎么回事……”

    当即,一个电话过去,问了几下,王风林又对胡德山说道:“我说德山,俊堂他也是一头雾水,正纳闷你怎么要辞职,他就说了,黄公子那儿顶多是玩儿的,三两天没兴趣了,你自然就回剧组了,搞不懂你怎么二话不说就辞职,这事,就这么算了,辞什么职?我对你难道不好?”

    胡德山脸上有点红润,嘴里说道:“王老对德山有知遇之恩,德山没齿难忘……”

    没等胡德山把忠心表完,郑亚淡淡地说道:“我就说一个意见,德山叔,你自己看着办,今日之事,你跟光头赵算是彻底接了梁子,按我说,以德山叔你这种君子作风,日后要跟这个人精一起共事,我看还是免了,君子最怕小人,德山叔,你还是来我这边比较好。”

    胡德山一愣,对啊,郑亚说得太对了,光头赵八面玲珑,交际广阔,自己日后在剧组的日子怕是相当难混。

    王风林也不由皱起了眉头。

    虢子强咳嗽一声,笑着对郑亚说道:“锅子,你就别拐弯抹角了,说说你的真实想法吧,我觉得,你小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郑亚对虢子强竖起大拇指,双眼看向黄明黄,嘴里说道:“明黄,学着点,我一说话,虢董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你小子倒好,居然还站出来跟我捣乱,虢董,爽快,我的想法,很简单,要不,光头赵滚蛋,要不,我带着德山还有娜娜回去,对了,还有这位小姑娘,不介意的话,也最好一起走……”

    胡德山身边的小颖银牙一咬,小脑袋轻轻点了点,今日她可是受到了惊吓,听说的潜规则和遭遇潜规则,完全是两个概念。

    王风林大声说道:“这怎么行?她们几个可是签了演出合同的,违约是要……”

    虢子强一抬手,打断王老的话,嘴里说道:“违约不违约不重要,今日的事完全可当成打官司的筹码,搞不好还是公司最大丑闻,王老你又不是不知道,娱乐圈最喜欢传潜规则的八卦,今日这事传出去,公司也是脸面全无。”

    娱乐圈内,的确是传这些东西传得相当厉害。

    王老会心地点了点头,嘴里说道:“行,那虢董你拿主意吧。”

    虢子强端起手中酒杯,对光头赵一举,嘴里说道:“干你那一行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眼力,还有就是要懂得进退,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什么事只能点到为止,什么事不能太过,你必须心中清楚……”

    光头赵勉强撑起笑容,叫了一声:“虢董,我……”

    虢子强轻描淡写地说道:“可这一次,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目的,什么样的动机,动了不该动的人,设了不该设的局,你这样的人,留在剧组迟早是个祸根,错了,就得承担后果,不好意思,我听郑亚的,明天,你到财务处结算了,滚蛋吧。”

    黄明黄张张嘴,准备说话,郑亚猛地瞪了他一眼,将他嘴里的话给噎了回去。

    红发一声轻叹,垂下了脑袋,这次,不仅仅是面子掉光,里子都荡然无存了!

    光头赵自家知道自家事,也知道自己的一些小动作很可能很难瞒得过虢子强这样的人精,自己这次,真的是出格了。

    脸上恢复平静,光头赵低声说道:“明白了,虢董,王老,明日我就自己去结账走人,王老,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给你添麻烦了……”

    说完这句,光头赵挺身而起,走向门外。

    到了门口,又躬身对包厢里边鞠躬施礼,这才快步向外走了出去。

    郑洋大声叫到:“赵导,赵导,你走了我怎么办?”

    光头赵头也不回,也没有搭理郑洋,大踏步走了。刚刚站直起身的郑洋面无人色,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她费了老大的劲,付出了许多,这才进来剧组,得到了一个小配角,给自己的演艺之路打下了基础,现在可真是不能像光头赵这样一走了之。

    看到光头赵被赶走,李怡颖居然是最高兴的人,脸上绽放出灿烂笑容,抱着董雯娜的手臂笑着说道:“娜娜,真是太好了,那讨厌的家伙终于被赶走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董雯娜的脸上也露出了明媚的笑容,一双大眼睛落在了郑亚的身上,充满了柔情。

    如果她没猜错,郑亚赶走光头赵的绝大部分原因可能并不是胡德山,而是因为光头赵这家伙这次叫了自己过来陪酒,嘻嘻,虽然自己陪酒不一定就会吃亏,不过这种被人关心,被人呵护的感觉还真是不赖。

    按道理,郑亚赶走了光头赵,是件大快人心的事。

    作为光头赵的敌对一方,郑亚这个阵营的筒子们应该很高兴才对,可偏偏,衣禾今日一肚子闷气,再加上看郑亚诸多不顺眼,这个时候,看到郑亚趾高气扬,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就在郑亚笑吟吟地对虢子强举杯说谢谢的时候。

    衣禾冷冷地刺了一句:“真是好威风!我说郑亚,扮猪吃虎很好玩吗?我被人调戏,你看得挺快活的是不是?”

    郑亚愣了愣,脸上浮现出丝丝苦笑,嘴里解释:“衣教授,不是这样,明黄不知道我的身份,说了他也不会认可,这还真需要虢董过来才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