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3章 讨点利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子哥们有个圈子,里边的一些大事件,大家自然不会陌生。

    要说这两年最大的事件是啥?那自然就是王小君冲冠一怒的典型案列了,直接动枪的事件太少了,敢动枪而且枪法好的二代,也真是太少了。

    这件事,红发知道,黄明黄更加知道,因为王小君恰好就是他表姐,不仅仅是表姐,还是那种比较照顾,关系好,走得近的表姐。

    要不然,黄明黄也没有胆量在虢子强面前冲硬气,要说他的胆量,八成还是来自表姐王小君,有这么个敢打枪的表姐镇着,谁敢跟他黄明黄别苗头?

    这就是他的底气!

    得,今儿个真是见鬼了!出来耍个派头,玩个酷,居然就惹到了表姐夫。

    圈子里边虽然没有明显的说法,但谣传表姐夫也是狠人一个,怎么说呢,反正就是不能轻易招惹,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兰死鬼不就是死了吗?

    这可是真正的狠人啊!

    欲哭无泪,黄明黄只能指责虢子强:“虢子强,你黑我……”

    虢子强嘿嘿笑了起来,对周所长耸耸肩说道:“看吧,我就说了,这是他们自己的家务事,没事,周所你先去休息?这儿的事情,他们自己应该能解决。”

    周所求之不得,这种是非之地,早走早安心。

    赶紧一挥手,周所长从善如流地大声说道:“走了,收队,回去了……”

    带队快步走出包厢门口,把门给掩上,周所长掉头对兄弟们说道:“给我查,看看刚刚是谁报的案,又是哪个家伙把案子转给我老周的,这特么的简直就是把老子往火坑里边推……”

    周所长跑去查害虫了。

    包厢之内,气氛顿时变得异样起来。

    周所长一走,黄明黄这边就开始服软,嘴里轻声说道:“表姐夫,我是君姐表弟,不知道是你驾到,得罪得罪,这如今你打也打了,不手软吗?”

    原来是王小君的表弟,难怪虢子强让自己大胆出手招呼,好吧,郑亚要是早知道这家伙是自家人,出手就可能适当轻点了。

    这次吗?嘿嘿,这两小子回去得疼个十天半月了。

    嘴里一声冷哼,郑亚手一缩,推开了黄明黄,一抬腿,放开了红发,脸一沉,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脸上带着很不满的神色,郑亚的心中却在飞快地盘算是不是要把光头赵给揪出来。

    这家伙会鲜卑大摔碑,实力不俗,今日之局应该是他设置的。

    但是一旦今日揪出他来,搞不好很多线索也就断了,也不知道光头赵究竟是什么原因为难科考队,这件事,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幽冥黑二哥暗中追查,自己这儿,假装不知便可。

    黄明黄揉着自己的肩膀,脸上苦笑,对郑亚说道:“哥,你下手真重,君姐对明黄最好,小时候,我一直是她最忠实的小跟班,可没想到今日会在这个地方见到哥哥你,不知者不罪。”

    真正吃了一个哑巴亏,心中有点不甘有点不服气的是红发,起来之后,就低着脑袋,一言不发地站在了黄明黄的身边。

    今天不仅仅是挨打了,这面子也是掉光了,场子都找不回来了。

    没脸见人了。

    郑亚深深吸了一口气,对黄明黄说道:“今日幸好是我,要是换成其他人,你真把人抓进局子里了,知道是什么后果?啊?我跟你说,三大名校盘根错节,国家领导人都十分看重,三大名校的教授,也是你能欺负的,你这不是耍威风,你这是坑爹,别不服气,不信你现在打电话问问你爹,还有,红发,不信你问问你家长辈,看看今日这件事,他们抗不抗得住……”

    衣禾冷冷说道:“其实我很想知道北大历史教授被人栽赃的事件,最终会发酵成什么样子?郑亚,我原来以为你只是个伪学者,没想到你还是个能吃黑的公子哥,行,真是真人不露相,我算是服了,依我看,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黄明黄是彻底跟衣禾扛上了:“怎么说话呢你?要不是你不知好歹,给你台阶你都不下,我们至于闹成这样吗?依我看,你是读书读多了,脑袋都给读生锈了……”

    郑亚觉得黄明黄扛得很解气,也觉得顶得好!不过,这也只能心里说说,嘴里却马上叫停:“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都还嫌不够乱吗?到这时,我都没吃午餐呢?虢董和王老也是没吃饭就赶了过来……”

    王风林慢条斯理地笑着说道:“不急不急,看你们吵架跟看大戏差不多,你们可以继续,过瘾,老头子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衣禾瘪瘪嘴,终于没有继续闹。不管怎么说,还真是自己这边占到了上风,再闹就真没意思了,关键是肚子早就在“咕咕咕”地抗议了。

    黄明黄反应过来,高声叫到:“小何,小何,隔壁的菜上齐了没,赶紧的……哥,大家一起过去吃饭吧,我给大家赔礼道歉。”

    郑亚没好气地说道:“早这样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走吧,大家也都闹得有点累了,都过去吃饭了再说,要想继续吵架,也得先吃饱了才有力气。”

    李炳天不停摇头,嘴里倒是说道:“好了,好了,大家过去吧。”

    柴达胡包厢里边有些蹊跷,李炳天呆在这儿真是浑身不舒服,早走早安心。

    这回,衣禾倒是十分配合地说了声:“行,那就过去吧!”

    李达春此时喊道:“衣教授,衣教授,我们现在不是也过去吃饭了吗?好像跟前面没什么两样,教授,你不是已经气饱了吗?”

    衣禾没好气地说道:“这能一样吗?气饱的消化快,我现在又饿了,行不行?”

    德令哈包厢是个真正的大包,里边一个大圆桌,足可以坐得下二十几位客人,大家进来之后,倒是恰好差不多满满一桌。

    最终,稍稍客套之后,德高望重的王老坐了上座,李炳天和衣禾一边一个,显出了两人的尊贵,其他人就随意了。

    但自然而然,虢子强和郑亚的身份是高出了其他人一些,黄明黄也只能稍稍自觉地坐得靠后了一些。

    王老举杯开场白:“好了好了,大家不打不相识,人生啊,往往就是这样,充满了戏剧性,以后,大家都是朋友,我剧组拍电影,还得依靠大家大力协助,来大家一起举杯。”

    能喝酒的喝酒,不能喝酒的喝饮料,大家齐齐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杯子,这第一杯,安安静静地,相对比较和谐地喝了下去。

    郑亚酒量不小,不过这个场合并不适合喝酒,郑亚端了一杯果汁,意思意思。

    王老敬酒之后,郑亚看看旁边有点落寞的胡德山,举起了自己的果汁,朗声说道:“德山叔,来,我给你敬一杯,德山叔,你虽然不在虢董的公司干了,但是你这样的人品,我郑亚佩服,这样,北大不合适的话,我在京城也有个公司,正需要你这样懂管理的人才,德山叔不妨……”

    王风林突然插话进来:“等等,等等,锅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德山不在虢董的公司干了?你这是准备撬我的墙角?”

    胡德山微微一愣,看向了光头赵。

    郑亚没打算揭穿光头赵暗中搞鬼的事,但心中却很不爽这家伙的人品,还有这种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做法。

    再加上的确是敬佩胡德山关键时刻敢于站出来顶住压力,保护演员的人品,所以才提起这个话题,先从光头赵那儿讨回一些利息。

    虢子强脸色一沉,嘴里说道:“光头,说说,怎么回事?”

    光头赵的脸上微微一红,嘴里说道:“虢董,有些事,你知道的,我这也是按照规矩在运作,得罪人在所难免……”

    这家伙挺精,拿出了灰色规矩,也就是一些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打掩护,试图蒙混过关。

    不过,郑亚既然提了出来,可就没打算让他太好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