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0章 等等我朋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发吊儿郎当地斜靠在门前,嘴里说道:“不好意思,这房间里边的人暂时都最好别离开,因为有人举报,这里边聚众赌博,警察已经在门口了,大家最好配合点……”

    话刚刚说完,外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紧接着,真有警察撞门而入。

    进来一看,警察有点傻眼,这不像是赌博的样子啊!

    怎么报警的人说得信誓旦旦?而且,现场还有几个人十分地面熟,带队的警察看清红发和黄公子之后,脸上露出丝丝苦笑。

    得,自己一不小心又给卷进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中去了。

    再一看,好吧,有难兄难弟,武警的兄弟也在,这几个小子能量挺大的,把武警的兄弟也给调来撑场子了!

    咳嗽一声,警察笑着对高大宇说道:“高队,既然你们在场,想必是怎么回事,就一清二楚了,我这倒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告辞,兄弟们,收队……”

    声音还没落地。

    黄公子端着酒杯,笑着说道:“周所长,既然来了,不问清楚就走,不大好吧?我爹可是很认真的一个人,你这工作作风,有问题,我本来很少打小报告,但是你这种不作为的态度,还真是不说不行。”

    周所长看向高大宇。

    高大宇铁青着脸,嘴里说道:“周所,我要说这儿很正常,没人赌博,你信不信?”

    红发笑了起来:“高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身为武警,居然包庇,你说没人赌就没赌?我看未必,周所,你不妨在房子里边搜一下,保证能够有所收获。”

    周所也是人精,这情况,他一看,基本上已经明白了。

    合着,武警的弟兄不是来撑场子的,而是成了苦主,晕了,高大宇的驴脾气又犯了,没事跟两位公子哥对阵干嘛?这不是为难弟兄们吗?

    手往空中一举,周所长大声说道:“停,高队,兄弟说句话,今日的事,别为难兄弟,我可不想真查,一旦查出什么,大家就都麻烦了。”

    郑亚心中一动。

    周所长的意思,是今日只要在房子里边一查,搞不好就真是一个聚众赌博的现场!想一想黄公子的能力,郑亚还真的相信这家伙可能真的能够做到。

    一旦查出问题,高大宇不好看,自己这只科考队的面子估计也就成问题。

    李炳天明显也想到了这个可能,脸上顿时出现十分不愉的表情,这还真是来得全无预兆,一不小心,就遭遇到了栽赃嫁祸的危机。

    现场,只有李达春和衣禾表示不理解。

    尤其是衣禾,她平时接触的环境可能都是正面的,此时自然就不会想到这些伎俩,气呼呼地,腾的一站而起:“查,你来查啊,笑话,堂堂北大历史系教授,会聚众赌博?你们来查吧,这儿有北大、社科院和国科大三大名校的教授学生,行,你们要是能查出我们聚众赌博,尽管向外公布,看看有几个人能信……”

    周所长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黄公子平时虽然有些胡闹,但也没有混到如此地步,怎么会招惹到了三大名校?这事一旦闹大,可就真不好收场,这是把他架在火山上烤的节奏。

    黄明黄慢条斯理地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三大名校怎么了?就不能有害虫了?前不久我还看到一名校教授被人诈骗一千万呢,话说,名校教授真有钱啊……”

    衣禾一愣,脸上更红,瘪瘪嘴,说不出话来了。黄明黄的话是不好听,但貌似真有其事!

    李达春在那嚷嚷到:“那是水木的,不是我北大好不!”

    红发耸耸肩:“差不多,差不多,有那件事打底,再来三所名校聚众赌博,一样吸引人的眼球。”

    李达春恼了,嘴里大声吼道:“谁赌博了?谁赌博了?查啊,你们来查啊!不查是王八蛋,我还就不信你们能够无中生有,给查出问题来!”

    李炳天眉头紧紧皱起,这还真是遇见猪队友了,对手敢叫查,这包厢里边一准有蹊跷,一查就是一个准。

    特么的,达春平时挺机灵的,关键时刻怎么这么混呢。

    周所长是个人才,看出了问题不对,他可不想当枪使,也不想得罪人。

    黄公子得罪了不大好,三大名校的得罪了,也照样招人惦记,只能和稀泥,没有理睬李达春的挑衅,大所长拍着双手,大声说道:“各位,各位,听我这小所长一句公道话,大家都消消气,三大名校都是文化人,大家是不是坐下来了,好好聊一下,这个包厢太小了点,大家换个地儿再谈如何?”

    周所长这话一出口,李炳天和黄明黄几乎是同时说道:“对了,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两人说完,十分诧异地对望了一眼。

    现场气氛顿时微妙起来。

    黄明黄哈哈笑道:“就是吧,大家一起去隔壁德令哈,大家坐下来,有话说话,有酒喝酒,美女教授对我有误会,我多喝一杯,算是赔礼道歉。”

    刚刚,衣禾的话也提醒了黄明黄,他虽然狂,但也没狂到那种完全不把三大名校放在眼中的地步,这个时候,倒是时候找个台阶下,至于追女人吗,他有的是办法,有的是机会,还真不信搞不定冷傲的大教授。

    李炳天很不乐意自己被陷害,感觉呆这儿就是呆定时炸弹上,耸耸肩,笑着说道:“行,过去就过去,反正我们也是旅途劳顿,坐一下就走……”

    黄明黄和李炳天达成了一致意见,周所长脸上浮现出灿烂笑容,好家伙,终于是和稀泥给和过去了。

    就这时。

    衣禾突然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冷冷地说道:“李教授,还有这位黄公子,我今天还真就什么地儿都不去了,还真就在这房间里边,等你们来查了,我还真就不信你们能够查出一些什么?行,我很想看看,你们这些社会渣滓,究竟是怎么样逼良为娼,是怎么样栽赃陷害,怎么样指鹿为马的,有种,就把我抓进局子里去。”

    李炳天露出一脸的苦笑。

    郑亚心中也感觉十分意外,衣禾可能已经猜到要发生什么,但是,她就是不妥协。

    就在这种情况下,她把态度给亮了出来。有什么手段,都给我亮出来,本姑奶奶偏不信,在这等着呢。

    黄明黄微微一愣。

    红发拍起了双掌,嘴里称赞:“好一匹烈马,哈哈哈,黄哥,你是第一次遇见吧?降得住不?要不,咱们退一步,容后再议?”

    黄明黄手中酒杯往酒桌上一磕,脾气也上来了:“行,那咱们就公事公办!周所长,既然有人举报,不作为不是很好吧,今儿个,你就把这包厢给我查个底朝天,出了什么事,我来担着,别以为三大名校,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是要刺刀见红。

    双方给僵持上了。

    周所长看向高大宇,沉着个脸!

    高大宇看向衣禾。

    衣禾冷冷说道:“我这一辈子,还真没看到过鬼蜮伎俩,来,让我见识见识。”

    周所长脸一黑,心中一愣,心说,反正自己是执行任务,先查,至于查出什么,到时候怎么定案,再说!

    大手一挥,周所长正准备说话。

    郑亚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嘴里说道:“周所,衣教授,我有个朋友马上就到,大家何不稍稍等一下,等他来了再来查?反正也不急在这一会。”

    衣禾对郑亚完全没好感,脸色一沉,冷冷说道:“你还嫌今天的事不够乱吗?要不是你昔日的因,怎么会有今天这果?你还要让你朋友来火上浇油?”

    周所长倒是巴不得有时间和稀泥,嘴里十分爽快地回答到:“行,兄弟们就等一等,话说几位都是文化人,不比我这大老粗,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气?我家那黄脸婆说,生气不利于美容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