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8章 我至于吗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光头赵拍起双掌,笑着说道:“既然郑亚你是原创,老胡也是剧组的人,大家都是朋友,话说隔壁德令哈包厢足够大,黄哥也说了,今儿个,大家就一起吃个饭,你们就别在这边混了,大家一起过去,同桌吃饭,聊天岂不是更好……”

    胡德山看向李炳天。

    郑亚看出来了,胡德山应该知道黄公子的身份,自从光头赵把黄公子带进来之后,胡德山就一直小心翼翼地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哪怕是黄明黄说酒店没菜,他也没有过激表现。

    这样的状态,说明胡德山其实知道黄明黄这个人,而且也觉得黄明黄有能力让自己等人没有人接待。

    现在,光头赵提出一起去吃饭,胡德山看向李炳天,明显是征求意见的样子。

    看得出来,胡德山其实有点害怕事情闹大,想借此机会缓和一下。

    李炳天还没说话,衣禾挺身而起,冷冷说道:“胃口不好,不想吃东西了,李教授,什么地方歇息,我想早点休息了,明日开始工作。”

    她已经相当不耐烦,感觉在这无比闹心。

    不仅仅是黄明黄,还有郑亚,这都是他闹心的源头,这次科考的开局,真是糟糕透顶。

    李炳天耸耸肩,正准备说话。

    黄明黄已经转动着自己手中的酒杯,说话了:“衣大教授,我听说,今日德令哈要扫黄打非,警察们正在部署,话说,无论大教授你现在住什么地儿,估计都不会太安稳,人民警察职责所在,查你个两三次,我觉得很正常,红发,你说是不是?”

    红发吊儿郎当地靠在椅子上,嘴里说道:“他们很辛苦的,半夜还得执勤,主要是有人举报,他们不得不查,对了,各位远来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我们这少数民族地区,有些特殊习惯,有句诗词怎么说来着,对,羌笛何须怨杨柳……到时候,半夜有人在你门前吹羌笛,那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衣禾给气得脸都变色了。

    胸不停地抖动,深呼吸,再深呼吸!

    郑亚感知得到,衣禾此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要是打得过这几个大男人,估计衣禾早就动手了。

    话说回来,黄明黄和红发的这些流氓招式,谁遇见了,也得闹心。

    淡然一笑,郑亚挺身而起,嘴里说道:“各位好意心领了,一会我还有朋友会过来,就不去打扰你们了,对了,娜娜,身为童靴,异地相遇,十分难得,你就留这边陪我聊聊,待会介绍你给我朋友认识。”

    董雯娜双眼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抿嘴一笑。

    红发的脸色不由微微一沉。

    此时,胡德山身边,李怡颖低声说道:“德山叔,你朋友都是大学教授,没个人陪,也真是不好,我也留下来陪他们吧?”

    胡德山看看李怡颖,又看看端着酒杯轻轻转动的黄明黄,咬咬牙,也豁出去了:“行,小颖,德山叔既然遇见了,就不会袖手不管,你以后自己小心点,千万别被人买了还帮人数钱。”

    李怡颖看向了郑洋。

    光头赵拍起了双掌:“小胡,有血性,佩服佩服,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汉子,对了,黄哥,你上次不是说需要一个大内总管吗?我觉得老胡这人不错,你是不是考虑考虑?”

    黄明黄慢条斯理地说道:“行,我也觉得他挺合适,这样吧,老赵,你给林导打个电话,让他把小胡拨给我使唤两天。”

    光头赵掏出电话:“林导,是这么回事,上次黄公子不是跟你说要个人去帮忙吗?对,就是那次,嗯,我现跟他在一起,他的意见要小胡过去……哪个小胡?不就是胡德山吗?对,就他,好吧,老胡小胡都差不多了……行,那我让小胡,哦不,是老胡接电话……”

    说完,电话递向胡德山。

    胡德山的脸上瞬间如同灌了猪血,相当难看。

    李怡颖的脸上,也瞬间出现惊慌神色,这里边,她感觉自己最是无助,遇见了大魔王,有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郑亚对胡德山笑了笑。

    李炳天眉头微微皱起,这事给闹的,早知道这样,就不充这个大尾巴狼,把自己的朋友拉来请什么客了。

    郑亚提醒了他,今日的事,看似是胡德山这边遭遇了不讲理的同行外加直系领导,但根子怕是还在自己的这个科考队。

    胡德山这也算是遭受到了池鱼之殃。

    李炳天没有说话,衣禾此时倒是展示出侠女风范,一手接过手机,冲电话里边大声说道:“什么破玩意儿,跟你说,老胡他不干了,该咋咋的。”

    说完,气呼呼地,衣禾把手机往餐桌上一拍,嘴里说道:“老胡,明日辞职,你就给我去北大,我们历史系,正好缺一个……”

    话没说完。

    黄明黄一嘴接了过去:“缺一个看门大爷是不是?恭喜你,小胡,你可以去北大看门儿了,要不然再戴个链子什么的,可不就成了一条看门狗?”

    红发哈哈大笑:“哥,你真是太风趣了!”

    当两素质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人相遇,吃亏的往往是素质好的。

    比如说现在,衣禾和胡德山就气得说不出话来。

    比如说衣禾尽管生气,但做事依然有分寸,哪怕是光头赵的手机,她也只是比较重的拍在了桌子上,而没有直接给扔地上摔碎。

    可是黄明黄这几个就完全不同,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流氓嘴脸,冷嘲热讽,说话歹毒至极。

    是个正常人,都感到心里很不舒服。

    衣禾现在,依然不知道问题的关键,还没大明白对方其实就是冲自己来的,因此,心中有着一种强烈的遇见鬼的感觉。

    郑亚知道了对方的来意,倒是平静了许多,无论对方有什么企图,今日郑亚的目的就是让娜娜安全回去,至于科考会遭遇什么困难,那是队长李炳天应该思考的问题。

    胡德山有点懊恼,也有点无语。

    事已至此,那就这样了,李炳天带着对胡德山的丝丝歉意,扬声说道:“黄公子是吧,麻烦带着你的人回去吧,我们这儿不欢迎你,我也没打算去你们那边喝酒吃菜,我的朋友马上就要来了,如果黄公子你有本事,让我朋友也上不来菜,那我就算服气,乖乖回去休息,一顿饭不吃,也饿不死人不是?”

    黄公子看了看气鼓鼓的衣禾,笑了起来:“小娘们还挺辣的,不过,越辣越是够味儿,今儿个还真是勾起了我的兴趣,看李教授的意思,你那朋友怕是有两把刷子,既然如此,我正好见识见识。”

    说完,黄明黄依然双脚磕在酒桌上,嘴里悠闲地哼唱小曲儿,一副老子不走你能奈何得了我的样子。

    光头赵站在黄公子的身边,眼睛左右扫了扫,突然开口说道:“小颖、九尾,识相的,就不要站错了队伍,胡德山已经被开了,你们确信要继续跟着他混?别说我没提醒你们,九尾和草原公主这两个角色,其实我觉得洋洋演得更好。”

    郑洋在他身边露出灿烂笑容,嘴里说道:“谢谢赵导赏识,今后,我会加倍努力,争取成为一名更加优秀的演员,赵导,你觉得我饰演那个角色更加合适?”

    光头赵:“洋洋你自己觉得呢?我倒是觉得这草原公主的角色非你莫属,黄哥,你说呢?”

    黄明黄转动酒杯:“老赵,我可是真正的大老粗,选角这样的事情,你自己就能搞定,不过,你的意见也很中肯,洋洋饰演刁蛮公主才合适,瞧瞧,瞧瞧这位那小媳妇样子,演什么刁蛮公主?

    李怡颖的俏脸,瞬间通红,脆声说道:“郑洋,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不像是你了……”

    郑洋靠在光头赵身边,大眼睛珠子有些泛红,大声说道:“我怎么变成了这样?你问他,要不是他为了让娜娜上位,生生把我给淘汰下去,我至于吗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