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4章 情况不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炳天好奇地问道:“话说,德山,你是剧组成员,见过大唐状元郎的原创没?那家伙是不是也是老头子了?能写出如此厚重的书,我琢磨着,还是比较成熟的。”

    胡德山摇头:“没,没见过,不过听剧组人说,火龙锅挺年轻一个人,生得阳光而朝气,跟邻家少年一个样子。”

    李炳天:“不是吧,这么年轻?看来,我的心态正在年轻化之中,好现象,跟年轻人有共同语言,真是好现象……”

    话没说完,衣禾在边上冷冷地说了句:“如今的年轻人,不学无术,没有一点历史积累,就著书立说,信口开河,我也是服了,他这样会教坏小盆友的,祸害一代人。”

    郑亚在边上说句:“没那么严重吧,网文的作用,就是愉悦大众,能有读者,让人笑笑,这不是很好吗?”

    这话可是豹牙妹妹跟郑亚说的。

    衣禾冷冷回了句:“谬论,这叫祸害千年。”

    郑亚感觉,跟这冰冷的大美女根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脑瓜子一转,点开QQ,把刚刚衣禾的这些话扔给了豹牙妹妹。

    然后扔了句:“你惹祸了,害我现在正在被历史学者一顿狂批。”

    豹牙妹妹反应挺快:“我晕,历史学者?你没事跟他们那群老头子混一起干嘛?他们都是一群忒严肃的淫……”

    郑亚:“我面前这位是个大美女,年纪没比我大几岁,可不是严肃老头子。”

    豹牙妹妹:“好吧,也有例外,不过我算是明白了,她这种属于有心理洁癖的淫,嗯,那种一心维护历史正统,不希望有任何艺术加工的家伙,对了,你可以问问她《三国演义》怎么说。”

    郑亚从善如流地,脸上露出笑容,放下手机,嘴里说道:“衣大教授说的有道理,看来,四大名著的《三国演义》也不入教授法眼了。”

    要说对历史的艺术加工,估计最大名鼎鼎的就是《三国演义》。

    衣禾眼珠子一瞪:“他火龙锅要是有《三国演义》这样的实力,要是能黑的说成白的,我服,现在,他火龙锅不过是跳梁小丑。”

    郑亚有点傻眼了。

    这娘们油盐不进,好吧,本公子大人大量,不跟她一般见识,不跟她一般见识。

    李炳天此时出来打了一个圆场:“行了行了,别争了,郑亚,你又不是火龙锅,你起个什么哄?如今我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我们要支持衣大教授,狂喷火龙锅,立场要坚定……”

    郑亚心说,你老猜对了,本公子还真就是火龙锅。

    瘪瘪嘴,没有说话,郑亚提起了茶壶给自己的茶杯里边续茶。

    此时,两个服务员进来,开始上菜。

    第一个菜上来,胡德山就开始皱眉,嘴里问道:“不对吧?我点的火锅是清蒸中华绒螯蟹,你给我上的这是啥玩意儿?”

    服务员拿起手中的菜单一看,嘴里说道:“先生,这是草原黄蘑菇炖鸡,没错啊,柴达胡包厢,就是这个主菜……”

    胡德山拿过菜单一看,脸上勃然变色:“太过分了吧?怎么回事?我点的菜一个都没上?这是谁的菜单,什么乱七八糟的?”

    另外一个服务生此时小声说道:“先生,这菜单是隔壁你单位的同事帮你点的,你点的菜,上到德令哈包厢去了!”

    又是光头赵!

    胡德山顿时怒气值爆棚,双手用劲一撕,菜单给哗啦一声撕成碎片,几乎是暴吼的,胡德山大声吼道:“他们吃什么我管不着,你们给我换包厢,我也忍了,但是我点的菜,希望你们如数给我上上来,这些菜,一个不要,全送回去。”

    服务员眉头皱起,脸上露出为难表情。

    服务生机灵地说道:“先生,草原黄蘑菇也是相当难得的柴达木特产,这菜也是经济实惠,性价比很高……”

    话没说完,一肚子气的胡德山没好气地说道:“我招待朋友,不用经济实惠,这些菜,给我撤回去,按我自己的菜单,给我配一份上来。”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说道:“先生的意思是这些菜,全部不要?”

    胡德山:“对,一个不要!”

    服务员又问了句:“这个我真做不了主,先生请稍等,我问问主管!”

    这桌菜完全不要,损失要上千,服务员还真的做不了主,跑去请人过来处理了。

    服务员和服务生走远,胡德山一脸歉意地看向李炳天,嘴里说道:“不好意思,老李,你看这事闹得!”

    李炳天笑笑说道:“没事没事,我就好奇,你都点了些什么?现在又换了些什么?”

    胡德山脸上露出稍稍尴尬的笑容,嘴里说道:“我点的几个菜,都是柴达木这边的特产,清蒸中华绒螯蟹,是高原淡水蟹,十分稀少,味道鲜美;还有就是德令哈手撕羊肉、德令哈糌粑、德令哈酸奶等等,没想到,被个混人整得面目全非,真是扫兴。”

    李炳天竖起大拇指,嘴里说道:“德山有心了,我看不如这样,今儿个我们就将就着拿这菜凑合一顿,路遥知马力,日子还很久,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达春在边上打圆场:“是啊,是啊,我们真不要的话,酒店也为难,损失也就大了。”

    胡德山脸上露出丝丝苦笑:“老李,你有所不知,我跟你接风洗尘,就图个吉利,点菜有讲究,在当地叫做吉祥三宝,光头赵那东西,也不知是什么心思,给你点的这几个菜,组合在一起,特么的变成了‘鸡犬不宁’,这叫什么事?”

    鸡犬不宁!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李炳天顿时也炸了:“我干,这光头赵真不是个东西,他难道不知道,我们这考古队,最忌讳鸡犬不宁吗?这是故意给我添堵不是?”

    郑亚耸耸肩,心里想,科考还有什么忌讳?老李你是不是晕头了。

    没想到李达春在边上马上接了一句:“就是就是,我们北派最忌讳这个了,光头赵该不是知道我们的来意,故意捣乱吧?”

    学术研究也分派系?郑亚略微惊讶,或者是自己不知道的派系不成?

    李炳天瞪着大眼睛珠子,嘴里没好气地说道:“行了,不管是什么心思,总之我们现在已经鸡犬不宁了,这光头赵,我算是记住他了,要想我跟他敬酒,门儿都没有!”

    李达春好死不死,哪壶不开提哪壶:“师父,你要不去,明天德山叔不会真的卷铺盖滚蛋吧?”

    郑亚耸耸肩,心说李达春这小胖子还真是戳到了点子上。

    胡德山的脸上,一脸通红,嘴里说道:“不用他动关系,老子明天不干了,特么的,老子干事就图个舒适,跟这人同事,还真是掉价。老子惹不起,躲得起。”

    李炳天眉头皱起:“这不好吧,老胡……”

    这个时候,服务生带着主管过来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年轻女性,身穿蓝色工作服,进门就一脸笑容,嘴里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大酒店没有征求你的意见,没想到你们同事之间,也有意见相左的时候,真是不好意思……”

    胡德山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压住自己的愤怒,嘴里说道:“我点了一个吉祥三宝,你给我上个鸡犬不宁,这样真的合适?”

    年轻主管紧皱眉头,扫了桌子一眼,嘴里说道:“我还真以为是你们的特殊爱好,没想那么多,那么先生,现在我们马上把菜撤下去,不过这菜钱该怎么算?是不是能够给我们承担一些损失,毕竟这也是你们点的……”

    胡德山正准备说话。

    郑亚突然笑着说道:“行,反正我朋友刚好也要过来,这桌重复的菜,就当是我朋友的消费吧,德山叔,我们没有必要为难他们了。”

    胡德山微微一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