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3章 被反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算了,等虢子强过来,大家自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有些事,自己努力去解释,并不一定会有用,事实说话,效果最好。

    郑亚尴尬地笑笑说道:“要不,让我朋友请客?”

    胡德山双眼一瞪:“一顿饭而已,我老胡还没穷到一顿饭都请不起的地步!”

    李达春这小子也没啥眼力,跟郑亚一样涉世不深,此时问了句他最关心的话:“老胡,那家伙该不会说真的吧?会不会真的动用手中权利,将你扫出剧组吧?这剧组挺牛的,要是出去可就真的可惜了!”

    胡德山眼都绿了,嘴里没好气地说道:“老胡我跟林导干了五六年,不是他说炒就炒的,不好意思,炳天兄,原本想给你撑面子,撑场子,谁知这点能量不足,让你丢脸了。”

    李炳天咳嗽一声,嘴里说道:“没事,面子是人给的,德山你很不错了。”

    郑亚低头喝茶。

    李炳天的确是有点显摆,外出科考,他这领队一路上展示自己的各种能力,试图给大家一个巨大的惊喜,从转机到保镖队伍,再到这边胡德山请客,都是李炳天在彰显自己交友遍天下。

    这家伙虽然没有明说,但毫无疑问在装13,试图牢固树立自己在队伍之中的影响力。

    要说,胡德山也算是很有分量的人物了,大公司剧务,能够安排剧组很多事的实权派,估计也算是核心管理层之一。

    遗憾的是,好死不死,遇见个喝高的光头赵,顿时搞得胡德山有点下不得台,这下好,不仅仅是面子没了,里子也差不多丢光了。

    胡德山尴尬,李炳天估计也尴尬。

    当然,最不好受,最生闷气的估计还是衣禾。

    好好地出来科考,遇见个登徒子调戏,你说能不上火不?

    气氛有点小尴尬,李炳天咳嗽几声之后,转移话题:“算了,不说这闹心的事,还是说说你们剧组拍摄的这个状元传奇吧,话说,老李我可是原著大唐状元郎的铁杆粉丝,也不知道你们剧组能不能拍出原著的味道。”

    说起剧组拍摄的状元传奇,胡德山来了一点精神,笑着说道:“这个没有问题拉,王导和林导都是资深导演,无论是剧本修改完善,还是选角选景都是一把好手,我对这部电视剧充满了信心。”

    李炳天点点头:“那是,这部书读者甚多,只要拍得好,将来这收视率一定有保证,这可是我少有的比较关注的一本历史类书籍改编的作品,先祝贺你们大卖。”

    大家刚刚坐下,大酒店还在准备菜肴,李炳天以茶代酒,先恭贺一下。

    胡德山笑着说道:“谢谢,没想到柄天你也喜欢大唐状元郎,这本书,还真是少有的历史佳作,王老对其评价很高,说这简直就是一本大唐的活历史,拍成电视剧,是既有观赏性,又有学术价值……”

    胡德山的话没说完,一直生闷气,心情不是怎么好的衣禾突然把茶杯往酒桌上一磕:“老胡,你这评价,怕是有点偏差。”

    语气不是怎么好!

    胡德山一呆。

    李炳天暗骂一声今日撞邪了,怎么什么话题都不高兴,赶紧站出来打圆场:“对了,德山,忘了隆重介绍衣禾衣大教授,她可是国内知名学者,历史学家,对唐宋这段时间的历史,造诣很深,话说,你们拍的这个状元传奇,要是有她的指点,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

    胡德山马上反应过来,端起茶杯,笑着说道:“原来是历史学家当面,恕我有眼不识泰山,行,如果有机会,还请衣大教授多多指教。”

    衣禾一脸严肃,端坐在椅子上,伸手摸摸自己的眼镜,嘴里说道:“大唐状元郎,我也看过,看你们炒得很热,说这是什么活历史,说什么这折射出大唐当年的历史现状,不过,这儿我倒是想起一个笑话,你们愿意听不?”

    郑亚几个没想到。

    没想到李炳天会是自己的书迷。

    没想到衣禾这个历史学家居然对自己的大唐状元郎有不同意见,话说,自己这本书可是比照老祖宗的记忆来写的,可是真实再现了大唐的现状,按道理,身为历史学家,应该评价很高才是。

    现在,怎么会当成笑话来看呢?

    郑亚也很想知道,这个笑话在什么地方!

    李炳天笑着说道:“行,衣大教授,那你就来给我科普科普……看看大唐状元郎都闹了哪些笑话。”

    衣禾慢条斯理地说道:“前不久,网上有人晒了一张画,说是古画‘萧何月下追韩信’,有人说这图是赝品,主人不信,拿来在网上晒一晒,请大家来辩一辨真假,诺,就是这幅图。”

    衣禾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大家面前亮了一下。

    郑亚伸脑袋过去一看,一阵头晕,所谓“萧何月下追韩信”古图,里边那萧何骑了一辆自行车!

    好吧,郑亚可以肯定汉代没自行车,这图纯属搞笑!

    瞬间,郑亚也明白了衣禾的意思。

    很快,郑亚的脸上也露出了丝丝苦笑。

    得,郑亚知道问题出现在了什么地方。

    大唐时期的用具,大唐时期的语言,大唐时期的一些计量单位什么的,跟现代有很大的不同。

    郑亚在写书的初始之时,的确是按照老祖宗的记忆,照搬了大唐的一些东西出来。

    后来签约之后,豹牙妹妹这不学无术的家伙对此提出了不少异议,郑亚至今还记得原话:“锅子,你能把那些拗口拗嘴的词语写得更加简单直白点不?毕竟我这是创世,小白读者更多,谁耐烦跟你猜字谜?”

    郑亚当时本着严谨的治学精神,稍稍反抗了一下:“豹大,这样不好吧?毕竟那才是真正的历史。”

    豹牙妹妹送了个大大的鄙视眼神:“跟真的似的,话说,你就算是真正的历史现实,我还是建议你修改一下,我这是小说网站,不是历史教科书,小说的重点是看懂,目标是畅销,锅子,麻烦你少酸溜溜地耍文,我都受不了你,我可爱的读者童靴们一定会被你酸掉大牙!”

    好吧,为了不把读者酸掉大牙,郑亚的确是按照现代的一些习惯,把大唐状元郎做出了部分修改。

    现如今,衣禾这个比喻一出来,郑亚顿时知道,特么的,东窗事发!

    完蛋,在真正的历史学家眼中,自己这大唐状元郎的一些用词,尤其是一些计量单位,还真很可能跟“萧何骑自行车追韩信”一个意思。

    果不其然,衣禾马上举例说明:“比如说容量单位,大唐时期,通用的是斛、斗、升、合,你们再看看大唐状元郎;还有,大唐长度计量多用丈、尺,而且,尺子也有大小之分,可是你们再看看大唐状元郎,呵呵,活历史……”

    衣禾今日被骚扰,心中本身就不舒服,如今大家推许她十分反感的大唐状元郎,顿时把她的情绪给彻底点燃:“要我说,不懂历史就不要写历史,我最讨厌的,就是历史虚无主义,大唐状元郎这本书,在我看来,就是一害群之马,如果以后广电总局会征求我的意见,我会建议不给公开放映。”

    这么狠?

    郑亚有点傻眼。

    李炳天皱眉说道:“衣大教授,是不是有点过了?大唐状元郎的情节,风俗设置什么的,栩栩如生,感觉如同情景再现,的确很不错的,一看就入迷了!”

    衣禾神色一正:“正因为如此,才更要严厉加以打击,不可否认,大唐状元郎这本书的确写得好看,的确热卖,可是,李教授,你不妨设想一下,他这样歪曲历史,会让更多的人错误地以为大唐当年就是那个样子,会让真正的历史淹没在小说的认知之中,这样的小说,我超级反感,那什么火龙锅,比刚刚那个光头赵还招我闹心……”

    郑亚情不自禁地摸摸鼻子。

    得,貌似自己被反感得不行了。

    都是豹牙妹妹惹的祸!

    有理都没处说去了,郑亚感觉,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要是衣禾知道自己就是火龙锅,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