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2章 被误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光头赵喝多了,严重失态。从中也能看得出来,这人的素质的确也就那样。

    这句话,说得有点过了。

    衣禾急速地呼吸,正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这儿喝高了,跟他一般计较降低自己的水平,不计较,心中又憋屈得难受。

    郑亚眉头微微皱起。

    胡德山再也忍不住了,一手拨开了李炳天的手,从椅子上一站而起,嘴里大声吼道:“光头赵,喝了三两马尿,你还没完没了了?你以为这些都是你圈子里的狐朋狗友吗?告诉你,人家是教授,放尊重点。”

    光头赵摇晃着自己的光头,脸上露出轻蔑表情:“幺和,小胡你居然还对我横鼻子竖眼睛了?我的朋友是狐朋狗友,你的朋友就高尚了?教授,稀罕,不怕告诉你,胡,胡德山,老,老子睡过的女大学生,特么的可以站成一个排,别特么的不识相,瞪眼,你还瞪眼……”

    一边嚷嚷,这家伙就一边从门外给闯了进来。

    伸手就来推胡德山,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郑亚正待起身相劝,眼睛之中发现李炳天一手摁住了光头赵的肩颈,十分巧妙地,不动声色地把这醉汉给拉开了去,不停给胡德山打眼神,嘴里说道:“行了行了,都是同事,没有必要动肝火,一会,我一定带着德山过去敬酒,一定,一定……”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大门外,有人敲了敲门,嘴里叫到:“老赵,老赵,怎么的?黄大公子还在那边等你呢?看个朋友就不出来了?”

    光头赵抬腿向胡德山踢了一下。

    胡德山闪了开去。

    光头赵高声说道:“梁兄弟,遇见个不懂事的小弟,教育几句,马上就来。”

    包厢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米黄色休闲装,染着红发的少年站在了门外,抱起双手,看向包厢里边,看到衣禾的时候,这少年双眼刷地一亮。

    实话说,衣禾这样的女人,成熟,身材好,脸蛋漂亮,还有知性美,杀伤力还是蛮大,要不然光头赵这家伙就不会如此纠缠不清了。

    要失态,那也必须有失态的理由不是?只有受到足够的刺激,男性荷尔蒙才会如此大规模爆发。

    光头赵看到红发少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对他笑了笑,转头对胡德山大声吼道:“小胡,不是哥要威胁你,今日你要不让我满意,呵呵呵,明日你就卷铺盖滚蛋,剧务剧务,就是跟老子服务的杂役,你让老子不满意,老子就让你滚蛋,老子话撂这儿,梁兄弟,我们走,一会,小胡会带人过来敬酒。”

    红发少年对光头赵竖起一个大拇指:“赵导不愧是大导演,霸气,兄弟佩服,走,我们过去敬酒,话说,你剧组的几个美女什么时候会到?”

    光头赵一边往外走,一边哈哈大笑:“半个小时左右,她们拍完戏,还得卸妆什么的,再打扮打扮,花枝招展,绝对让你和黄大公子满意,走了……”

    胡德山不停地深呼吸!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光头赵到了门口,转过头来,对李炳天说道:“这位老哥倒是有点眼色,懂得谁才是真正的大佬,胡德山一根筋,不懂事,你可要放聪明点,不要让我真正的发飙,开了这个愣头青,哈哈哈……”

    大笑声中,光头赵和红发少年扬长而去。

    胡德山咚的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嘴里说道:“岂有此理。”

    李达春也在背后义愤填膺地吐了一口唾沫:“什么玩意儿。”

    李炳天耸耸肩,对几个人说:“疯狗咬人,我们总不能也咬疯狗不是?行了,德山消消气,不跟他一般见识。”

    衣禾的呼吸一直比较急促,脸色很难看,任谁遇见这样的事,怕是都会心中不舒服。

    几个人当中,最平静的倒是郑亚。

    正如李炳天所说,跟这样喝高的混账还真是没有办法计较。

    而且,郑亚的心中还在想一件事,待会娜娜来了自己应该怎么办?光头赵一看就是邪路子,娜娜过来,怕是没有什么好事,自己是不是需要出手帮娜娜一把?

    娜娜自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她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也不知道是不是自愿,如若是自愿来的,郑亚可就真没有出手的理由,还有,想到娜娜可能是自愿出现在酒桌上的时候,不知为何,郑亚的心中涌起阵阵不舒服的感觉。

    郑亚这边想着事,最终感觉这件事还是需要过问过问,郑亚觉得,以娜娜的成长经历,就算是出现在这种场合,怕也是逼不得已,身为童靴,遇见了,不可能袖手旁观,自己别的能力没有,这一次,还是尽力帮他一把。

    包厢内,几个同伴义愤填膺,怒骂光头赵的时候,郑亚默不作声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微信上给虢子强发了句话过去:“子强,我现在德令大酒店柴达胡包厢。”

    这句话刚刚发出,郑亚的耳边听到李炳天不阴不阳地说道:“郑亚,你还真是沉得住起,高人,佩服佩服,你这样的低头一族,还真是少见……”

    郑亚抬头,看向李炳天。

    同时,有点尴尬地,郑亚发现喝茶的衣禾,生气的胡德山都对自己露出了丝丝不满。

    得,郑亚马上明白过来,这几位看自己拿着手机捣鼓,以为自己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玩手中机的低头一族,对自己表示不满之中。

    郑亚加入这个考古队之后,就一直相当低调,自我介绍的时候也就是国科大地质学系大二学生,很谦虚地表示自己是来跟队学习的。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郑亚可没有机会,也感觉没有必要跟人介绍自己的一些突出成绩,也不可能跟这几位说我跟剧组的老大很熟。

    没想到此时就被这几个给误会了。

    脸上露出丝丝笑容,郑亚实话实说:“我在这边也有几个朋友,想看看他们有空过来没。不好意思,我很赞成李教授的意见,疯狗咬了人,人总不能咬回去不是?”

    李炳天不知为何,从见到郑亚的那一刻起,就对郑亚完全没有好感,有机会总是对郑亚冷嘲热讽:“现在的年轻人,有事没事总拿个手机捣鼓,前不久一年轻女孩,走楼梯玩手机,结果摔了一跤,至今还昏迷不醒,郑亚,我们这次出来科考,可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郑亚正准备说话,手机上叮咚一声响。

    郑亚低头一看,是虢子强发来的微信:“咦,状元郎也到了德令?难得难得,你给我个位置干嘛?是要让我去见你?话说,不应该是你来探班,来慰问我这个在外拍戏的苦哈哈吗?”

    郑亚对酒桌上几位露出一个苦笑:“不好意思,朋友有事找,我回个话。”

    衣禾的脸上露出了不愉的表情,李炳天耸耸肩。

    胡德山叹了一口气。

    郑亚没时间解释,拿起手机回到:“光头赵约了什么黄大公子在我隔壁,说是叫了九尾过来,刚刚还让我过去敬酒,子强,你的兄弟好大的气派,我有点怕怕……”

    虢子强很快回道:“明白了,该死的,又给老子添堵,哥,能不动手,请尽量克制,别打残一个了,影响我拍戏的进度,这可浪费的都是钱……”

    郑亚没有回话,收起了自己的手机,笑着对大家说:“不好意思,我朋友说他马上也会过来。”

    现场几个正在聊天,没有一个理睬郑亚。

    郑亚发现,自己的话被当成了空气。

    半天之后,李炳天才冒出一句:“哦,你有朋友过来啊,行,反正也就是多一双碗筷的事情,来就来吧,德山,多个把人应该没有问题吧?”

    得,郑亚感觉,虢子强很可能被当成了混吃混喝的主!

    郑亚摸摸鼻子,这事,自己需要解释一下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