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0章 有点尴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是一个传说。

    每一个传说,都会随时间褪色;每个强者都会有背后的辛酸挫折,之所以活得洒脱,是因为懂得取舍,之所以淡漠,是把一切都看破。

    请你不要再迷恋他,他只是一个传说。

    他的笑容,身姿,神态,眼神……无一不牵动着众粉丝的神经,他的天外飞仙、他的加农重炮、他的天空飞人……他是一个传说。

    当他带来的震撼达到巅峰的时候,他急流勇退,消失在茫茫人海。

    当运动会落幕,当繁华达到顶点,国科大童靴们豁然发现,运动会的大主角,那个光芒四射的少年无声无息地消失。

    只有00班几个交好的童靴才知道,郑亚按照学校的安排,出去科考了。

    他给大家一个高大的背影后,成为大家心中一个传说。

    当人激情飞扬,说起郑亚的时候,他是一个传说。

    当人一脸憧憬,回忆比赛的时候,他是一个传说。

    传说中的郑亚也没想到自己会走得如此匆忙。

    跟之语妹妹度过缠缠绵绵温情的周末,再跟美繆度过一个荒唐的夜晚之后,周一,一夜荒唐有点腿软的郑亚上午去报道,以为自己会有一天缓冲时间,谁知道,李炳天老教授看到郑亚的第一句话就是:“行了,就等你了,东西都带了没?带了?那我们马上就走吧……”

    雷厉风行的作风,让郑亚哭笑不得,幸好郑亚是自己开车,一些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扔在了车上,要不然估计就得临时去添置一些东西了。

    不过,到了飞机上,精神矍铄的老头也让郑亚知道,他的科考队其实早就一切准备就绪,就等自己这个“可有可无的拖油瓶”来了之后上路。

    因为有点累,郑亚精神不济,坐在飞机上只打瞌睡。

    穿着中山装,头发梳理得油光发亮,皮鞋也擦得光亮的老头,明显对郑亚的状态表示不满,认为自己在“给一飞带弟子”,是个亏本买卖。

    老头的能量了得,早就联系好了特殊部门,安排的是专用飞机,直接把科考队的几名成员送到了德令机场。

    按照幽冥的说法,科考队的成员应该有10人左右的规模,但是真正跟随郑亚一起上飞机的,只有三人。

    除了老头之外,还有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身材高挑,一副学者样子的女性,这位是历史学家衣禾,据说对西夏和唐宋时期的历史很有研究,是老头的重要助手。

    年纪应该跟美繆姐差不多,不过可能是学术带头人的缘故,她显得十分冷傲,生人勿近,跟郑亚介绍的时候,也仅仅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也没有握手的表现。

    郑亚感觉,自己的男性魅力好似在这位学者的面前丧失了!

    郑亚正累着呢,也没时间跟她计较,抽时间在飞机上呼呼睡觉,昨天晚上,美繆知道郑亚即将远行,随郑亚摆布,郑亚大快朵颐,还真是没大睡好,补觉中。

    第三位同伴,郑亚的同龄人,老头带的学生,其实很可能是老头带来打杂的帮手,名叫李达春,一个小胖子,身高1米75左右,体型很是健壮,胖胖的圆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跟郑亚坐在一排,郑亚感觉自己这边的飞机机身都沉下去一大截,这家伙怕是有200多斤重吧,好一身肥肉。

    这应该是科考队的正式成员,并没有出现幽冥嘴里说的保护者。

    到了柴达木德令机场之后,郑亚倒是明白了,这个科考队的向导还有保护者,都是由青海这边安排,老头来了之后,拨打了几个电话,那边马上表示已经早有安排,所有后勤力量会在今日之内完全到位。

    恢复了一点精神,站在老头身边的郑亚心中鄙视,老头这种安排工作的方式明显不科学,完全可以在大家动身之前就电话告知,那样,对方就可以提前来接机了。

    但很快,郑亚就知道老头是故意这样安排的。

    打完电话,老头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热情洋溢地聊了几句之后,老头在空中一个响指,嘴里说道:“各位科考队成员,科考还没开始之前,我先给大家安排了一个特殊的意外惊喜,大家跟我一起,绝对有好事,我柄天老师,绝对不是古板的人,10分钟之内,有人会开车来接我们,出去吃饭了……”

    这家伙能量不小,这地儿都能找到朋友开车来接大家。

    出门在外,一切听队长的。

    郑亚没有什么异议,这样的社会活动,随着自己的成长,应该会接触到吧,当年老祖宗郑冠的社交活动可是真心不少的。

    衣禾摸摸自己的金丝眼镜,嘴里说的:“李教授,我们是来科考的,不是来郊游的!”

    李炳天挺直自己的腰板,笑着说道:“劳逸结合才能有更好的科考成果,放心,我的朋友都是正经人,他们可是真正的大公司大企业,国内知名,旗下很多明星,行了,小衣,不要紧绷个脸,明天才进入工作状态。”

    李达春在边上笑着说的:“师兄们都说教授你交友遍天下,朋友满街跑,以前还不知道,这次科考,一出门就见识到了。不仅仅是青海派足了力量,地方上也有朋友开车来接。”

    李炳天竖起一根手指:“地方上?NO、NO,我这朋友来自京城,不过是在这边拍戏而已,知道我要来,专门从外景基地跑来接我……”

    京城?来这边拍戏?

    郑亚心中不由微微一动,心想:“该不会是虢子强他们吧?”

    好似娜娜说过,他们剧组就正好在柴达木盆地的天空之镜取景,要真是他们,自己倒是能够看到不少朋友了。

    李炳天脸上露出丝丝矜持的笑容,嘴里说道:“小衣,我们搞研究的,必须懂得合理调节自己的时间,调节自己的兴趣爱好,不要把自己养成了死宅,那样,自己的研究就会容易钻进死胡同,不懂得变通,不懂得接受新鲜事物,最终变成别人眼中的老古董。”

    衣禾认真地说道:“我明白了,谢谢李教授。”

    李炳天哈哈大笑:“不要那么严肃,跟我接触多了,你就会知道,别看我李炳天喜欢穿正统中山装,其实我是一个相当随意的人,我穿中山装,那就是为了中和一下我随意的性格,在学校的时候,能够得到更多人的尊重,出来以后,科考期间,大家就都是兄弟姐妹了。”

    衣禾还是清冷地说了声:“明白了,李教授,你果然不愧是学术带头人,跟你一起科考,希望能够学到一些东西。”

    李达春旁边拍了一记马屁:“天先生果然不愧是社科院最出名的教授之一,选你当导师,我感觉真是这一生最为荣幸的事。”

    李炳天瞄了郑亚一眼,笑笑说道:“小春,你也不错,16届理科全国前十,聪明好学,跟我一起,好好科考,将来的成就可能还在那些当年考试排位在你前面的家伙。”

    郑亚摸摸鼻子。

    李达春笑了起来:“天导师你过奖了,状元郎当面,可不敢这么说。”

    李炳天恍然大悟一般地说道:“是了,差点忘了,16届郑大状元郎在这儿呢,话说当年,社科院的庙小了点,没能招来状元郎,真是遗憾。”

    衣禾终于是多看了郑亚两眼,看来,状元郎还是有些含金量的。

    郑亚又摸摸鼻子:“李教授说笑了,当时郑亚家里遇见一些事,国科大给了最优惠的条件,帮了大忙,所以……”

    李炳天打断郑亚的话:“行了,幸好你没来社科院,就你这种身体,酒色已经掏空,我可是有点害怕你荒唐地因年早逝。”

    郑亚……这家伙一定看得出来一些东西,这是在讽刺自己了。

    自己偶尔荒唐一次,居然就遇见个识货的!这还真是有道理都没处讲了。

    这件事,还真不好解释。

    郑亚感觉有点小尴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