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0章 生动一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裁判实在看不下去了,吹响了哨子,宣布比赛结束。

    金童郑亚VS泰王播不求,恶战三局,金童郑亚KO对手,登顶华山之巅。

    就在裁判宣布比赛结束,郑亚获胜的这一刻,体育馆内,热情高涨,几面大大的五星红旗,几乎是占据了全场的小五星红旗随风飘扬,波浪一般连绵起伏。

    有个脸上纹有五星红旗,背上印了郑亚加油的小青年,站在了一个方阵面前,一个指挥的手势,嘴里一声大吼:“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预备起……”

    满场观众,在那个方阵的带领下,响起了嘹亮的国歌。

    这是一个充满了激情,充满了呐喊,沸腾了的体育馆。

    林之语和杨紫洁抱在了一起,热泪盈眶,历经艰难,郑亚终于登顶华山,最重要的是,郑亚终于不用再打比赛了。

    依然是那个酒馆。

    依然是几个铁哥们,依然是一些比较固定的,聚在一起看比赛的拳迷,在裁判宣布比赛结束,郑亚获胜的这一刻,陈真猛地从座位上一站而起,嘴里一声呐喊。

    “啊……”

    酒馆内,一呼百应。

    不下十个拳迷,齐齐咆哮,呐喊起来。

    如同赛场一般,酒馆里边也激情地翻腾起来。

    大家吼了几嗓子,认识的,不认识的,齐齐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大吼:“干,干,为金童干杯,为郑亚干杯……喝……”

    一干二净!

    陈真一脚踩在椅子上,酒兴上涌,一只手高高地举起,嘴里大声说道:“兄弟们,陈真我高兴……”

    话没说完,他身边的铁哥们眼明手快,一手把他的嘴给捂住了,对周围的拳迷大声说道:“这小子就剩几个路费了,就喜欢打肿脸充胖子。”

    酒馆里,哄堂大笑。

    陈真不服气地挣扎了几下,被哥几个强行给摁在了椅子上。

    酒馆老板,那个看起来一直老奸巨猾的大叔,此时突然从吧台后面站了起来,大声吼道:“哥几个,今天你们敞开了喝,今儿个真高兴啊今儿个真高兴,高兴,高兴,高兴,所有兄弟,今日免单……”

    酒馆内,哄然叫好,有好事者大声问道:“老板,你今儿个免了多少。”

    老板看也没看,信口胡诌:“五万八。”

    反正都已经免了,多少无所谓。

    陈真挣脱了哥几个,又腾地站了起来,对老板竖了个大拇指,嘴里大吼一声:“好,老板够义气。”

    老板把自己的老花镜往下拉一拉,透过镜框看向陈真,嘴里说道:“小兄弟,你的热血和激情,老梁我很欣赏,但是给你一个忠告,日后要想更好地照顾到其他人,你还得加倍努力,让自己赚更多的钱,光有激情,办不成事的……”

    陈真的双眼之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嘴里大声说道:“谢了,老梁,对了,老梁,难得你全免,有米有82年的拉菲,给我来一瓶……”

    老梁猛翻白眼,嘴里没好气地说道:“82年的拉菲没有,82年的雪碧倒是有几瓶……”

    酒馆里哄堂大笑。

    项涛温馨的新房内,又是另一番场景。

    小倩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面前一边小跑一边热情洋溢看电视的丈夫,无语至极,瘪瘪嘴,低声说道:“涛涛,憋尿不利于身体健康,你都憋跑步了,怎么不先上个厕所再来看?”

    项涛脸色红润,目不转睛看着电视,嘴里说道:“郑亚登顶华山之王的关键时刻,怎么能跑去拉尿,我跑,我跑……”

    小倩也是醉了,嫁给这样的奇葩老公,真是无语问苍天,小脑袋左右看了看,小跑进侧卧,拿了个塑料袋递了过来:“给,尿里边吧,憋狠了会得肾病的。”

    项涛双眼一亮,顺手接过袋子,身躯在电视机前面耸了起来,半响之后,电视里边,裁判走到场中,叫来郑亚和播不求,准备宣布比赛结果,项涛一个冷战,嘴里吼了一声:“舒服。”

    小倩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德岸大师端起了茶杯,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小子不错,应该还有些自己也没看明白的手段,居然能够绝地大反击,强势胜出,打出了国术的威风,大涨国人志气,小子,真心不错。

    武僧大龙握紧了双拳,高高地举起,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郑亚终于胜利了,自己的一番心没有白费,郑亚没有让自己失望,国术不是不厉害,而是自己修行不到家,自己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修行更加刻苦才是。

    李文泰狠狠地踢了一脚茶几,在房子里边骂骂咧咧,不爽至极。

    李文涛愤怒地一扫,茶几上的茶具打落一地。

    一直关注着电视收视率的技术员惊喜若狂地传来了最新的消息:“收视率,破掉了15%,开创了体育单项赛事的绝对新高,胜过了大多数极为火爆的大型综艺节目……”

    郑亚拍拍身边的林之语和杨紫洁,走向擂台中央,等待裁判宣布比赛结果。

    播不求也从另一边走了过来,此时的播不求形象极惨,左边脸庞肿起老高,左眼眉框裂口,冒出丝丝血迹,最后一击,真正是遭受了重创。

    来到擂台正中,郑亚看到播不求向自己走了过来,张开双臂,表示拥抱的意思。

    战斗已经出来结果,擂台上,基本的礼仪是必须的,郑亚脸带笑容,走上前去,跟播不求轻轻地拥抱了一下。

    拥抱完毕,郑亚完全没有戒心的时候,播不求突然曲肘,速度极快地,一肘子顶在了郑亚的肋骨下方,正中了郑亚的章门穴。

    打击来得十分突然,郑亚措手不及,感觉胸口一阵巨疼,情不自禁地,单手捂住了腹部,身躯一挫,半蹬在了地上。

    欢腾的体育馆猛地一静。

    瞬间又彻底爆炸,大骂声冲天而起“卑鄙,无耻,下流,龌龊,滚出去,下三滥,狗曰的……”

    德岸大师一手打翻了自己的茶杯,大骂一声:“该死”,他已经看出,这是一种奇怪的穴道打击之术,郑亚的气血受损,伤势怕是不轻,希望郑亚不要出事才好。

    狂怒的观众,向擂台上倾泻不满,裁判跑了过来,站在播不求的面前,大声警告几声,这才走到郑亚的面前,查看情况。

    豆大的汗珠子不停地从郑亚额头冒了出来。

    播不求这一肘子,让郑亚伤上加伤,血手印真正被全面引动,易筋经也有点压制不住,金刚不坏体神功也被逼调用出来帮忙,脑海之中,星月菩提子给出了十分危险的红色提示。

    郑亚的嘴角已经出现了鲜血,这是心脉受损的迹象。

    蹲在地上,郑亚也在深深地自责,自己还是太天真,对人性的丑恶预计不足,没想到泰王播不求在已经失败的情况下,居然还对自己出手,击中自己的要害。

    自己大意了,这次华山论剑,还真是给自己上了生动的一课。

    稍稍感受体内伤势,郑亚心中有着丝丝侥幸,要不是郑亚的易筋经正在全力以赴地治疗伤情,自己并不是完全没有防御,如此重伤,自己就算不死,估计也得重伤。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亚搀扶着裁判站了起来,低沉地说道:“宣布比赛结果吧。”

    按照大赛的赛场安排,本场比赛完毕之后,还有一系列的整个大赛的庆祝仪式,比如给华山论剑之王颁发奖金,颁发勋章等等。

    郑亚感受体内的伤势情况,发现治疗刻不容缓,真不能耽搁,如若不乘机尽早治疗,怕会落下不轻的后遗症。

    如若不行,最后的庆祝仪式,就只能缺席了。

    裁判也感觉到了郑亚的状态不是很妥,没有耽搁,走到擂台中央,举起了郑亚的右手,大声说道:“获胜者,郑亚……”

    红旗飞舞,满场欢呼,体育馆内成了欢乐的海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