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8章 截血异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郑亚找到心血管科重症监护室的时候,万哥病房门外已经等了许多国术馆学员。

    看到郑亚过来,几个认识郑亚的学员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叫了一声:“二师兄。”

    他们看到郑亚,心中本来是相当意外和高兴的,可是万泰宏病重,已经命悬一线,他们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郑亚走了过来,低声问道:“万哥怎么样了?”

    学员秦威白低声说道:“医生说不行了,刚刚叫了师娘师侄进去,大师兄也去陪他们了。”

    郑亚心中不由一沉。

    脑海里边转了几下,郑亚大踏步走向病房,嘴里轻声说了一声:“医生,我是郑亚,可以进来看看吗?”

    里边的医生还没说话,万嫂悲惨的哭泣声传了出来:“泰鸿,泰鸿,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你还一句话都没跟我说,你不要走啊……”

    万宇的哭声也传了出来:“爸,爸……”

    病房之内,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好似有医生在跑动。

    门外,学员们齐齐站了起来,边上几个病房,不少病人家属齐齐向这边探出了脖子,观望着这边的情况。

    郑亚知道,这个时候没人会在意自己是否进去。

    郑亚心中,也有着一种深深的焦急和悲伤,万哥出事来得如此突然,自己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真需要进去看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亚推开房门,大踏步走了进去。

    病房里,一片紧张,肃然,几个医生正在病床前坚持,万嫂和万宇正在强忍住悲伤,低声哭泣,心中有着最后的期望。

    万长青抱着万宇,紧咬牙关,看到了推门而入的郑亚。

    郑亚对他点点头,几步站在了他的身边,抬眼向万泰宏看去。

    两个医生正在拿手电筒照射着万泰宏的瞳孔。

    手电筒的灯光之下,万泰宏的脸色十分红润,好似在发烧一般。

    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红润,郑亚心中蓦然一动,眼睛瞬间移动,看向万泰宏的太阳穴,那个位置,郑亚看到了好似蚯蚓一般卷曲的血管。

    手电筒的灯光之下,这血管好似还在缓缓的游动。

    拳头紧紧一捏,郑亚的心中顿时如坠冰窖。

    截血异术!一种类似自己使用过的,除掉兰若平一般的异术,居然出现在了万哥身上,更为可怕的是,这异术已经真正地发作,完全损伤了万哥的心脉,哪怕是自己现在动手,也已经迟了。

    双目紧紧闭上,郑亚的拳头越捏越紧,眼前好似看到了万哥正在热情地跟自己说说笑笑。

    是谁?郑亚的心中呐喊了起来,是谁下此毒手,万哥这么好的人,怎么也会遭人暗算?

    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亚再度张开了双眼,目光炯炯,看向万泰宏。

    一个护士紧张地守着心电图。

    就在郑亚睁眼的时候,护士小声而又声音有点发抖地说道:“停止了,没有了,没有了,完全没有了……”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缓缓站直了身躯,低声说道:“节哀顺变,他已经走了。”

    “泰宏,泰宏,你醒醒啊,你醒醒啊”,万嫂趴在了万泰宏的身上,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万宇也挣脱了万长青,扑倒在父亲的身上,大声地喊了起来:“爸,爸爸,你起来啊,你起来啊,你答应带我去看雪山的,你答应带我去看雪山的,你起来啊……”

    医生低声说了句:“人走为安,节哀顺便,来个家属,办些手续,心梗就是这样,一来就倒,没办法的事。”

    说完,医生摇头,推门出去。

    身为医生,见多了生离死别,此时也不免唏嘘,这人正值青年,孩子还不大,走了之后,留下孤儿寡母,还真是让人倍觉凄惨。

    万长青是国术馆大师兄,也是万泰宏本家族侄,眼看万嫂已经没了主张,只能咬牙说道:“小亚,你帮我看着婶子和侄子,我去办手续,万叔爷马上就会来,你先帮我顶一下。”

    说完就待出去办事。

    郑亚一伸手,抓住万长青,双眼看向万泰宏,嘴里说道:“长青,嫂子,我有办法让万哥短暂地醒一下,让他跟你们道个别,对不起,我只能做到这样,万哥心脉已断,再多我也无能为力了。”

    万长青一愣。

    万嫂猛地一头跪在了郑亚的面前:“小亚,小亚,你让你哥醒一醒,醒一醒,他倒得太突然了,我完全没思想准备,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小亚,你行行好。”

    郑亚向旁边的护士看了一眼,伸手飞快扶起万嫂,低声对万长青说道:“快,关上房门,万嫂,顶多五分钟,万哥自己其实还知道现在的情况,只是无力表达,你不要多说,尽量给万哥时间。”

    万长青飞快关上房门,拉上窗帘。

    郑亚丹田内力一抖,易筋经和金刚不坏体神功飞快运到极致,布与双手之上,双手同时齐齐点出,噗噗两声,点在了万泰宏的膻中穴和丹田穴上,右手紧紧一贴,紧挨在他的丹田穴上,源源不断地输出易筋经内力。

    僵直的万泰宏猛地一抖身躯,在护士惊讶莫名的眼光之中,吐出一口献血,双眼竟然真的猛地睁开了。

    脸上有着丝丝苦笑,开口,十分微弱地说道:“谢谢小亚,我眼看就要睡过去了,你把我唤醒。”

    万嫂惊喜地抱住了他,嘴里哭到:“泰宏,泰宏。”

    郑亚全力驱动易筋经内劲维持着万泰宏的生机,嘴里飞快说道:“万哥,时间不多,不要客套,有什么遗言,你尽快交待,我只能做到这样。”

    万泰宏精神勉强一振,看向妻儿,眼中露出浓浓的不舍,嘴里断断续续说道:“露,家里存折在老箱子里放着,卡都是你熟悉的,我去了之后,你不要惊慌,家里的存款,足以让你母子两无忧无虑过许多年,你记住,一定要把宇儿抚养成人,为我传宗接代。”

    万嫂眼泪汪汪,连连点头。

    万泰宏看向万宇,轻声说道:“宇儿,要听妈妈话,少上网,多学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你郑亚叔叔。”

    万宇哽咽着说道:“好的,爸。”

    万泰宏又看向了郑亚身边的万长青,嘴里说道:“长青,郑亚家里修房的事,你负责到底,一定替叔做好。”

    郑亚心中一恸。

    万长青肯定地点头:“叔,你放心,我会当自己的事情做好。”

    万泰宏又说道:“我死了之后,尔康师弟会回来主持国术馆,长青,希望你带句话给他,希望他每年给小宇一些生活费。”

    万长青哽咽着点点头。

    万宇又叫了一声“爸爸”,泣不成声。

    时间过得很快,如此逆天改命对郑亚的内力消耗很快,万泰宏精神明显不行了,勉勉强强,断断续续地,继续说道:“露,你还年轻,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吧。”

    万嫂趴在他身上失声痛哭。

    勉力伸手摸摸万嫂的脑袋,万泰宏的目光,看向了自己身边的郑亚,嘴巴动了几下说道:“小亚,如果可,可以,麻烦,麻烦你帮我看着她娘儿俩……”

    此时的万泰宏,涣散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恳求。

    郑亚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声:“好”,跟着问了一句:“是谁。”

    万泰宏身躯猛地一震,嘴巴动了动,十分勉强地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说完,身躯一抽,脑袋偏向了一边,抚摸着妻子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万嫂失声痛哭起来:“泰宏、泰宏……”

    万宇也扑倒在他身上,歇斯底里地大声喊道:“爸,爸……”

    郑亚心中一恸,低声说道:“嫂子,人走为安,还请节哀顺变。”

    心中,郑亚却在暗暗发誓,无论是谁,只要不被自己找到,要不然,自己绝对会给万哥报此血海深仇。

    万哥是什么时候中的截血异术呢?

    眼中一片深邃,郑亚嘴里悠悠说道:“长青,先叫个老司公,给万哥安神开路。”

    万长青身躯微微一震,双眼看向郑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