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7章 春节那些事(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林之语也已经习惯了大大方方地站在了郑亚的身边,有时候,还大方地挽起了郑亚的胳膊,真正地坦然承认了和郑亚的恋爱关系。

    读书考中状元郎,还夺走了班上含金量最高的白富美芳心,不少男童鞋,都表示自己眼红心里嫉妒恨,要跟郑亚大干三杯。

    郑亚来者不拒,杀了几个自持酒量好的家伙一个人仰马翻,嘻嘻哈哈,好不快活。

    热热闹闹,和童靴们玩了几天,一直到腊月28,郑亚才回到了自家的农家小院,此时,小院里边已经被爸妈和美繆姐打扫得焕然一新。

    不过,还有一些事,等着郑亚回来去做呢。

    比如贴春联,扫阳尘等等一些春节习俗,郑爸特意留给了长子郑亚来做。

    真正春节来临的时候,郑亚又有了跟以前格外不同的感觉。

    按照张市的习俗,到了28,一些春节的规矩已经提上了日程,郑亚也开始帮助家里忙这忙那。

    张市春节有三洗,叫“二十八,洗邋遢;二十九,洗腊狗;三十牙,洗菩萨……”

    按照郑爸的解读,这个习俗简单点说,就是28这天,全家都要好好洗个澡,身上的污垢就是邋遢,必须这一天给洗掉;29这天,则是杀猪烧狗的,洗猪头炖猪蹄;至于三十,那就是供奉菩萨的日子……

    跟以往一样,在农家小院里烧起旺旺的柴火,架起炉锅,烧开滚烫的开水,一家人,包裹小云和美繆姐,轮流洗澡。

    火坑屋里,烧起了柴火取暖,大洗澡盆放在了火坑的边上,坐在澡盆子上,烤火洗澡,水有点烫,需要慢慢地提起毛巾,慢慢的洗,同时,冬天的天气比较冷,木房子的遮风效果并不是特别好,烤火的一边十分烫,而不烤火的一边却又冰凉冰凉。

    这是一种久违的农家味道,郑亚感觉别有一番风味。

    相信美繆姐和小云也必定深有感受,美繆姐洗澡的时候会有什么表情,郑亚不知道,但是小云洗澡的时候,那是大呼小叫,一会叫热,一会喊冷,一会喊烫,还一会哎呀呀……有意思之极。

    但无论怎么叫,小云的语气之中,都有着一种幸福的感觉,都有着一种新奇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春节的味道。

    腊月29,对张市百姓来说,又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时候,这个晚上,家家户户熬猪头,小时候,郑亚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时候等在灶锅边上,看着香喷喷,油乎乎的猪头煮熟,等着爸妈把油乎乎的猪头扒开,取出里边拳头大小,精瘦的核桃肉,大口大口地啃着吃。

    家家户户有煮猪头,但是家家户户猪头的核桃肉都在煮熟的时候,被等候在边上的小孩子们,快快乐乐,高高兴兴地给掏出来吃掉了。

    今年春节,少了妹妹跟自己争抢核桃肉,倒是多了个小云。

    因为各地习俗不同,小云是第一次经历这么有意思的事,小脸上充满了好奇,大眼睛之中,充满了憧憬,跟郑亚一起哄抢核桃肉,更是其乐融融。

    28,29,两天,郑亚倒是感受到了一些往年的年味,这才是自己熟悉的感觉。

    倒是,一过29,到了凌晨之后,郑亚的感觉马上就截然不同了。

    张市这边的习俗特别地重视大年三十。

    春节有许许多多的讲究和忌讳习俗,以前郑亚小的时候,倒是真没有留意这么多,通常,吃完核桃肉之后,也会如同现在的小云一般早早去睡觉了,等待第二天早上的团年饭。

    但是这次,郑亚长大了,自觉没有睡得那么早,而是跟郑爸一起,收拾猪头,开始准备大年三十的敬菩萨。

    以往,郑爸并不需要郑亚做这些事,更多的时候,都是他自己推着轮椅去完成,但是今年,郑爸出去的时候,低声说道:“小亚,你已经读大学了,而且,也已经撑起了家里的台柱子,所以,今年以后,家里的很多事,就该你来做了。”

    父亲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神态都很肃然,好似是在前传后教,给自己交付接力棒一样,郑亚心中不由微微凛然,嘴里说道:“爸,你身体还好,你继续做主,我……”

    父亲脸上一正:“交给你,你就做,你如果得不到我的认可,我还不交给你呢,你爷爷都是等我生了你小子之后,才让我做这些的,不要废话,听我招呼。”

    这居然还是一种待遇,而且,老爸的口中,貌似当年得到这种待遇还稍稍有点迟,好似心中颇有怨言,还真是什么跟什么啊!

    郑亚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跟老爸别扭,嘴里说道:“爸,你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吧,我听着呢。”

    父亲这才点点头,低声说道:“搬上茶水盘,把那些肉和水果带上,我们先去敬土地公公。”

    看着父亲肃然的表情,郑亚突然明白了过来,自己现在接触到的,应该是郑家家传的,一种比较神圣的祭祀仪式,或者是张市这边普遍流行的,一种家庭祭祀仪式,自己可以不理解,但是不能不尊重。

    恭恭敬敬,端起茶水盘,郑亚跟随父亲,走到了小院之外,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只有饭桌大小的土地庙,恭恭敬敬上香,鞠躬,敬上饭菜和水果,点上蜡烛,跟随父亲,简单地说了几句:“土地公公保佑咱家来年五谷丰登,家庭幸福安康……”

    放上一小挂鞭炮,敬土地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就是回到自家的堂屋,开始祭祖。

    这又是一个相当严肃的仪式,而且,父亲又特别重视的祭祀仪式,郑亚敢打赌,自己这个时候要是稍稍有点不敬,父亲绝对会横眉竖眼,怒气大发。

    这个春节,好似跟以往有了巨大的不同,敬土地下来,进行祭祖的时候,郑亚突然觉得,好似自己这一刻真的长大了,肩上肩负的东西瞬间多了一些内容。

    按照父亲的教导,郑亚在堂屋正中跪下,面对写有“天地国亲师位,郑氏历代祖先”红纸的堂屋正堂恭恭敬敬三叩首,然后上香。

    郑亚上香之后,刚刚站直,看向父亲,准备说话时,父亲的声音,又透出了威严,低声说道:“郑氏第二十三代长孙郑亚。”

    这个称呼好像很正式,郑亚心中微微一惊,嘴里说道:“爸,我在这。”

    父亲语气依然严肃:“跪下,接家传。”

    原来有家传要接,郑亚赶紧跪倒在地,嘴里说道:“郑氏第二十三代长孙郑亚接家传。”

    父亲郑林肃然说道:“当年传世‘福慧智子觉,了本圆可悟’,今日以至,‘德行永延恒,妙体常坚固’,郑氏二十二代孙,传家于长子,还请先祖明鉴。”

    嘴里一边说,父亲郑林一边跪倒在了郑亚身边,恭恭敬敬三叩首。

    父亲没叫自己起身,郑亚于是也就继续跪。

    果然,父亲叩首上香之后,又来了议程,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父亲取出了一个红绸布包着的小箱子,肃然说道:“小亚,接祖物。”

    居然还有祖传之物流传?

    郑亚依言伸出双手。

    父亲的小箱子慎重地放了下来。

    小箱子入手居然一片清凉,而且十分沉重,是个铁箱子,更让郑亚十分惊讶的是,接到小箱子的时候,自己丹田之内的内力飞快地运转起来,好似是小箱子给了自己莫名的吸引力一般。

    心中充满了疑惑,郑亚收拢丹田真元,让其安分下来,嘴里,郑亚低声问道:“爸,这是?”

    父亲郑林叹气说道:“这是郑家老祖宗传下来的家宝,传说我郑家当年乃是少林嫡传的俗家弟子,而这个铁箱子里边,就隐藏着我郑家的一些往事和机密,但是需要一定的条件才能有得到机密的机会,你爸我研究了多年,没有丝毫所得,现在传给你,希望你能得到一些东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