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5章 破茧新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小勇吓了一跳,嘴里大声说道:“离婚协议签字生效,小子,你抢了我的离婚证书,我要搞你第三者插足。”

    他妈身边,一位浓妆艳抹的大姐低声说道:“妈,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你不要得寸进尺,搞得大家都不舒服。”

    他妈倒是捶地大叫起来:“没良心的,你们都有借条,都会得到还钱,只有老娘我没有半个铜板……”

    郑亚伸手一甩,唐小勇的离婚证扔了回去。

    掉头,轻轻扶起了美繆姐,向民政局外走了出去。

    大厅之内的人相互对望一眼,跟随两人身后,也快速地跑了出来。

    刚刚走出民政局,没有走出多远,手臂纹龙的混混几个大踏步,站在了郑亚的面前,嘴里一声大吼:“不交代清楚就想走?没门,今儿个要是不给个准信,管叫你走不出这鱼子巷。”

    郑亚面色一沉,嘴里冷冷说道:“你要什么准信?”

    后面,有人喊道:“还钱,什么时候还钱的事,今儿必须给个说法,要不然,李美繆今天跑了,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找她。”

    纹龙混混得理不饶人一般,手推了推郑亚,嘴里说道:“对,必须给准信,给说法,要不然,今天你们给我横着出去。”

    郑亚身体纹丝不动,如同一座大山,挡在了李美繆的身前,嘴里冷声说道:“如果我说不呢?你们谁要是敢动手,我将他的狗爪子当场打断。”

    纹龙青皮脸色一红,正待发作,心中猛地想起小勇好似说过,这小子是练家子,心中微微凛然,后退一步,站在了几个兄弟的中间,大声说道:“兄弟们,操家伙,我就不信,砍不死他。”

    几个混混从腰间纷纷抽出铁棒和马刀,小巷子里边发出阵阵蹡蹡响声。

    李美繆站在郑亚身后,大声说道:“借条上还款日期写得明明白白,三年之内归还,期限没到,就算打官司,我也不怕你们。”

    纹身混混嘴里一声大吼:“不还钱就先挨打,兄弟们上,让这****见见血。”

    几个混混随机大声吼叫起来,手持武器,向郑亚砍了过来。

    明晃晃的刀棍让李美繆脸色大变,一拉郑亚的衣服,嘴里大声喊道:“小亚,你先跑,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郑亚回头,对李美繆笑了笑,说了一声:“没事。”

    转过头来,郑亚一声虎吼,不退反进,向四个混混冲了过去。

    四个混混之中,两人持棍,两人持刀,劈头盖脸,胡乱挥舞着向郑亚砍了过来。

    四人气势汹汹,看起来声势吓人,但是却完全没有章法,郑亚发现其中一个家伙居然是闭着眼睛在胡乱挥棍。

    第二层金刚不坏体运转开来。

    龙行虎步,郑亚踏步向前,双手带着淡淡的光芒向前挥舞了过去。

    啪啪……两声,郑亚的身上挨上了两棍,棍子如同敲中铁板,反弹回去。

    而几乎是同时,郑亚的双手已经分别抓住了两个马刀混混持刀的手,巨大的力量让两人根本就砍不下来,顺着自己的前冲动作,郑亚强挨了两棍,双臂猛然向后一拉,两个混混扑通扑通,齐齐被郑亚贯倒在地。

    双腿一沉,身躯微微一沉,不等两个混混有过多反应,郑亚的双肘狠狠地砸落下去。

    啪啪两声,两个混混发出大声的惨叫,趴在地上,痛苦的挣扎起来。

    李美繆睁大了双眼,心中恐惧万分地,发现另外两个混混又挥舞着铁棍向郑亚砸了过去,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勇气,嘴里一声娇呼:“小亚小心。”

    娇躯向前一扑,李美繆挡住了一个混混棍子的去路。这个混混冲郑亚的脑袋上砸了过去,李美繆情愿自己受伤,也不愿郑亚被砸中了脑袋。

    电光火石之间,眼看混混的棍子就要砸中美繆姐,郑亚一声虎吼:“美繆姐小心”,右手前伸,用劲一拉,身躯一转,美繆姐瞬间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同时身躯转了过来,背后微微一疼,却是结结实实挨了一棍。

    正如郑亚一生之中看到了许多美好镜头,记忆深刻无比一般,李美繆此时睁大了双眼,被郑亚掩护在怀,看到了自己一生难以忘怀,一生感动的一幕。

    郑亚严严实实地把自己保护在身边,背后微微拱起,代替自己结结实实挨了一击重棍。

    这一刻的时间好似变慢,李美繆的心中,瞬间涌上了担心,感动,兴奋,焦急还有喜悦等等复杂之极的感觉,双眼微微有点湿润,甚至,她好像看到了郑亚重棍击中的那一刻微微皱眉的表情。

    一定很疼吗?

    对李美繆来说,这一刻就是永恒,时间也变得好似很慢地牢牢铭记在了她的脑海深处。

    但是对郑亚来说,这不过是对抗之中极为短暂的一瞬间。

    就在被重棍击中之后,郑亚飞快侧身,右脚飞旋踢出,挥舞重棍的纹龙混混被一脚踹中了胸部,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此时,最后一个混混又闭着眼睛冲了过来。

    郑亚带着美繆姐轻轻一让,闪过棍子,一个扫腿,直接讲这个混混也给扫倒在地上。

    刚刚的打斗进行的十分迅速,小街道上,很多百姓刚刚发现有人在打架,刚刚看到有混混在拿刀持棍砍人,但瞬间,战斗已经结束,地上,四个混混横七竖八,东倒西歪,哼哼唧唧,已经形不成战斗力。

    好快的战斗节奏,那少年好强的战斗能力。

    旁观群众不由齐齐感叹,同时心中暗自叫好,这些混混平时没少为祸相邻,被收拾掉,还真是大快人心。

    郑亚手扶美繆姐,虎目左右看看,脚一抬,狠狠地踩在了纹龙混混地身上,巨大的力量,直接讲混混压在地上爬不起来,嘴里,郑亚沉声说道:“你们谁要是再敢递爪子,我直接废了他。”

    几个正待爬起来动手的家伙心头一寒,趴在地上,只顾哼哼,却是不敢起来继续找郑亚的麻烦了。

    郑亚眼睛看向那些找美繆姐要钱的,曾经的美繆姐的亲戚,脸色阴沉,嘴里冷冷说道:“人在做,天在看,美繆姐孤儿寡母,孩子还在生病,你们作为她曾经的亲属,不仅仅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反而落井下石,美繆姐说好准时还你们的钱,你们居然还不依不饶,找了这几个混混过来收账,真是无耻之极。”

    那几个亲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个中年女人大声说道:“李美繆逞强,非要治什么绝症,那绝症就是无底洞,多少钱都没有回来的,我们都是平常人家,三五万都会伤筋动骨,如今李美繆可能有点钱,不让她还,难道让她继续浪费在那个白血病身上啊……”

    另一个中年男人也大声说道:“就是,李美繆根本就是一意孤行,我们看不到她还账的丝毫诚意,今日她离婚,以后会不会回来都说不定,我们小本人家,这点钱难道打水漂不成,借钱还钱,天经地义。”

    郑亚看着那些唯唯诺诺,有点畏惧自己,同时又极度不甘心的普通人,心中也稍稍理解了他们的想法,他们知道这钱一时半会还不了,他们以为小云没治好,还需要大量投入,怀疑自己的几个辛苦钱最终会打水漂,这才抱团取暖,集体闹事,试图让美繆姐乖乖就范。

    真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或许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一般,三五万对他们的家庭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他们才如此着急,才如此的,放弃了一些自己必须坚持的东西,走向了另一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亚看向美繆姐,嘴里说道:“美繆姐,这笔钱,我先帮你还上,将来,你只要还给我一个人就成,你看可好?”

    郑亚心中明白,美繆姐其实有能力还账,这点钱,不要两年就能还清。

    而且,郑亚很不喜欢这些人,尤其不喜欢他们的做法,更不希望以后美繆姐会受到小混混的骚扰,干脆一劳永逸,直接把钱给还了,为美繆姐把这个难题彻底解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