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3章 美繆家事(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美繆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泪眼婆娑,无助地看着郑亚,一脸的凄婉。

    虽然说,自己一个人带着小云出来治病,就想到会有这一天,但是,真正面临被辱骂,被误解的时候,李美繆的心中,依然升起了浓浓的酸楚。

    而郑亚,却是她心中唯一可以给她依靠,给她遮风挡雨的人。

    此时,林之语终于也站了出来,挺身而出,手拿一个水瓢,站在了李美繆的身前,嘴里厉声说道:“郑亚是我男朋友,你说的,都是一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啊,以前美繆姐说你有多混蛋,我还不信,现在,我却觉得,美繆姐真是美化你了,你真是让人太恶心了……”

    林之语在郑亚的面前,也表现出来她当年大侠的泼辣一面,一边说话,手中的水瓢,往前就是一浇,一大瓢水冲向了青年。

    这青年被林之语的话怔住了,加上没想到小姑娘手脚那么麻利,呼啦一声,没来得及躲开,已经被完全淋湿。

    变成了落汤鸡。

    郑亚心头暗中发笑。

    青年楞了楞,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嘴里对林之语出口骂道:“小****,你找死。”

    林之语小脸一红。

    郑亚心中却是怒气狂涌而出,林之语玉洁冰清,心思单纯,郑亚爱护有加,现在居然被人当面辱骂,真是见他娘的鬼。

    嘴里一声怒吼:“嘴巴放干净点”,郑亚已经往前一步,站在了青年的对面。

    青年脸上一红,嘴里破口大骂:“骂了又怎么样?我还要揍你呢”,说话之间,拳头向郑亚猛地打了过来。

    郑亚是真的怒了。

    伸手一挡,反手一抓,一手拿住了青年的手腕,一个顺手把青年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另一只手飞快地勒了上去,紧紧地箍住了他的脖子。

    青年大声喊道:“杀人了,奸夫**杀人了!”

    李美繆终于彻底受不住了,大声吼道:“小亚,把他给我扔出去,我不想看到他了,滚,给我滚……”

    青年大声吼道:“臭****,当年我日得你爽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好好,老子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下周二,我们民政局见,离婚,离婚……”

    这家伙的嘴奇臭无比,郑亚不知道美繆姐怎么会看上这种素质的人,心中恼怒无比,不等他说完,手上一紧,让他彻底说不出话来,随即双手前推,用劲将这家伙给推出了房门,二话不说,就这样勒住了他的脖子,飞快地将他推下了楼房。

    房子里边大吵大闹的声音已经惊动了楼道不少人出来看热闹,李美繆感觉心力憔悴,无力地靠在了林之语的肩上,低声哭泣起来。

    郑亚心中十分恼怒,手底下劲道不小,很快把依然在挣扎的男子推进了院子之中,双手向前用劲一推,嘴里骂道:“滚……”

    这家伙刚刚挣开,马上又挥舞着拳头,向郑亚毫无章法,没头没脸地打了过来。

    郑亚侧身闪过他的拳头,嘴里大声教训:“你身为男人,没有担当,没有责任,今日,更是没有任何涵养,下周离婚,美繆姐会准时到,今天,我就先给你一点教训,让你知道,这世上有些人不是你能招惹的……”

    大喝声中,郑亚飞起一脚,直接踹中这家伙的腹部,将他踢倒在地,一个大踏步,冲上前去,右手抓住他的衣领,勒住他的咽喉,左手一个耳光扇了下去,嘴里狠狠说道:“这是给小云打的,那么可爱的孩子,你居然忍心抛弃,你不是男人……”

    一巴掌下去,男人脑袋一歪,脸上开始发肿,脑袋也有点发晕,郑亚的一脚一巴掌,彻底将他打懵了,同时也把他打怕了,他终于知道自己可能完全不是郑亚的对手。

    等男人的脑袋刚刚恢复一点正常角度,郑亚的第二记耳光又扇了下去:“这是给美繆姐打的,这么好的女人,你居然不懂得珍惜,居然还口出污言秽语,你该打……”

    连续两巴掌,打得都不轻,男人已经晕头转向。

    但郑亚还没完,又是第三巴掌扇了下去:“这最后一巴掌,是替我女朋友打的,我女朋友单纯无邪,我从来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你居然敢骂她,要不是看在你是小云爸爸的份上,我让你下半辈子一条腿走路。”

    说着,郑亚狠狠地一脚,踹在了男人的腿肚子上,踩得他只咧嘴,但是喉咙被郑亚给掐住,却是喊不出来。

    扇了三巴掌,踩了一脚狠的,郑亚这才一松手,将男人推开,嘴里冷冷说道:“如果你不想死,你就尽管玩花样,实话跟你说,我女朋友的老舅是国计委的,摆平你个小卒子,不费吹灰之力,滚,下周二,我会带美繆姐来跟你办理离婚手续,你这样的人渣,还真配不上美繆姐。”

    男人后退几步,有点畏惧地看看郑亚,跑得老远之后,跳起来,破口大骂:“小兔崽子,你等着,我要你好看,我要杀你全家。”

    郑亚作势,往前冲了几步,男子吓了一大跳,飞快地撒腿就跑,嘴里大声喊道:“离婚,李美繆一分家产都别想,所有债务都归她,归她,那是她自己找来的……”

    郑亚一声吼:“滚。”

    男人该说的话说完,撒腿就跑。

    郑亚看着男子远去的背影,不由摇头微微叹息,美繆姐还真是红颜薄命,遇人不淑,居然嫁了这么个家伙,难怪他会狠心不治小云,实际根本就是一个混蛋。

    郑亚返回房间时,李美繆依然梨花带雨,轻声哭泣,神态凄婉,说话哽咽,十分伤心。

    林之语正轻言细语地安慰着她。

    郑亚进来之后,林之语低声问道:“他走了吗?”

    郑亚点点头,看向美繆姐,嘴里说道:“嗯,被我赶走了,美繆姐,你换个小区吧,这儿不安全。”

    那个家伙的人品极为低劣,知道了美繆姐的住处,以后出事的可能性可说不小,郑亚觉得换个地方更好。

    李美繆止住自己的哭泣声,看向郑亚,嘴里问道:“他走的时候怎么说?”

    郑亚想了下,实话实说:“他说下周二,区民政局离婚,还说家产不给你分,债务也由你去还,说钱都是你借的。”

    李美繆的脸色,此时倒是彻底平静下来,嘴里低声说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我心中那最后一点念想也彻底破灭了,离就离吧。”

    郑亚心中悠悠叹息,但是感觉离了也好,跟这样的人渣生活在一起,美繆姐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幸福可言。

    林之语也是一样的看法:“离了更好,那就是一垃圾,不值得留念。”

    李美繆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双眼看向窗外,嘴里轻声说道:“之语,小亚,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其实他以前很好,没想到小云出事,各种压力之下,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现在,已经变得我都不认识了,以前那个朝气开朗的人不见了,乐于助人的人也不见了,我在他身上,只看到了自私自利,唯利是图……”

    林之语叹了一口气,没有做声。

    郑亚心中叹气,嘴里说道:“那可能是压力之下,彻底奔溃,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说来其实他也挺可怜的,人如果过不去自己那一关,一旦做出了不当的选择,人生的信念完全坍塌之后,就会暴露出真正的本性。”

    说完这些话,李美繆心里舒服了许多,嘴里自嘲地说道:“要不是遇见郑亚和之语,说不定此时的我也不比他会好上许多,而且,他变成那样,也跟我的坚持有关,我当了伟大的母亲,却把他比下了道德的深渊,算了,他说得对,这些都是我自己选择的,就按他说的办吧,我只要小云,其他的都随他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