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1章 断血截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完,脑袋微微一垂,双手对郑亚拱了下去,腰身微微一躬,算是认错。

    郑亚上前一步,双手伸出,热情地握住了兰若平的一双手腕,嘴里说道:“兰师兄说哪儿话,大家应该是不打不相识,以后一定会成为好朋友。”

    低头而立的兰若平眼中闪过一丝阴毒的光芒,心说,老子先忍你今天这一回,下次,我要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嘴里,兰若平大声说道:“不错,我们今后会成为好朋友的,你跟宋二不也同样是朋友了吗?”

    郑亚的手稍稍用尽,把兰若平扶起,右手不经意间,闪过一道微弱的青光,十分轻微而又自然地从兰若平手腕脉搏之处一划而过。

    斜靠在柱子上的幽冥身躯微微一震,迅速恢复正常,若无其事地,拉拉自己的鸭舌帽。

    兰若平安全没有感觉,顺着郑亚的动作,站直起身,哈哈大笑。

    郑亚扶着兰若平也哈哈大笑起来。

    郑亚从来没有经历过阴谋诡计,社会经验不足,但不代表郑冠也没经历过,郑冠那个年代正是大唐风雨飘摇的动荡年代,郑冠在世期间,皇帝换了几个,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兰若平的那点心思,瞒得过郑亚,瞒不过郑冠。

    星月菩提子捕捉而展示给郑亚的,兰若平眼含怨毒的表情,让郑亚不寒而栗。

    加上警局之内听到的,兰若平那种杀伐果断的绝杀令,更是让郑亚知道,如若自己就此放过兰若平,怕是今后就会埋下无穷后患,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会万劫不复。

    而且,不仅仅是自己,怕是只要有机会,小君也在兰若平的谋害之列。

    无毒不丈夫,正是兰若平最为真实的写照。

    可以说,兰若平是郑亚真正心生杀机的第二个必死之人。

    郑亚扶起兰若平时,右手的青光就是真正的二层的易筋经内劲,而从兰若平手腕脉搏之处划过,却正是一种郑冠记忆之中十分阴毒无形的断血截脉之术。

    这也是郑亚第二次施展如此阴毒的武技去对付自己的敌人,前不久,黄克俭是第一个惹恼了郑亚的人,也是第一个郑亚暗中施展了断血截脉之术击中的人。

    这一次,郑亚又悄无声息地,击中了兰若平。

    易筋经最大的功效就是改善修炼者的经脉,增强修炼者的体制,里边最为讲究的就是计算血脉的运行,计算各处穴位的血液奔行时间,什么时候,什么穴位不能遭受重击,易筋经之内,都有详细描述。

    郑亚所学,正是少林正宗易筋经,内有口诀:“人身之血有一头,日夜行走不停留;遇时遇穴如伤损,一切不治命要休……”

    说的就是,特殊的时间段,特殊的穴位是不能受到攻击的。

    而郑亚的断血截脉之术,正确修炼使用时,乃是一种壮大自身经脉的修炼法门,但是用之对敌,只要是在特殊的时段,用特殊的内劲截断血液行走的路线,截断脉络的供给,自然而然,就会造成不可估计的损伤。

    这种武学最为厉害的是潜伏期和无形无相,如若不是真正的武术高手,不是真正的内家高手,很难发现其中蹊跷。

    就算发现,如若对穴位的了解不够,对血液的流向不清,也很难驱逐攻入受伤者体内的异种内劲。

    郑亚把兰若平列为了必杀,脸上笑容满面,手下毫不留情,一招断血截脉,直接打入了一缕易筋经内劲潜伏在了兰若平的身体之内,不用三个月,伤势自然就会发作,到时候,就算是有武术高手前来,也难救兰若平一条小命。

    看到兰若平和郑亚把臂大笑,宋俊文嘀咕了一句:“说一套,做一套,笑里藏刀,说的就是你们,恶心死我了……”

    兰若平哈哈笑着说道:“宋老二,你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好不好,我和郑亚如今握手言和,难道你不满意吗?”

    宋俊文指指地上,依然在晕倒之中的周宇,大声说道:“我真是服了你,兰二哥,自己的表弟被人两枪撂倒在地,生死不知,你居然还笑得出来,是你生性凉薄呢?还是你心中另有打算呢?”

    兰若平扫了一眼地上的周宇,嘴里说道:“不过是腿上中枪而已,回头取出子弹,休息几个月,自然就没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小兵,小强,你们先送小宇去医院,我待会就来。”

    两个小弟应声说好,其实也是有点怕王小君,飞快地架起了周宇,匆匆忙忙,向四合院外边走了出去。

    很快,院子里边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兰若平向郑亚笑了笑,对王小君说道:“小君,几年没见,你却是越发的英姿飒爽了,今日,更是吓了二哥一大跳,这次算是二哥不对,如今你打也打了,我也和郑亚讲和了,二哥是不是也可以撤了?”

    王小君看看郑亚。

    郑亚笑着说道:“周宇受了枪伤,兰师兄去看看也好,小君,我们许久没见了,也需要找个地方单独聊聊。”

    王小君不由想起了郑亚毛手毛脚的经历,脸上微微一红,白了郑亚一眼,嘴里说道:“好吧,兰二,你走吧,记住给京城那些混子们说一声,以后不要招惹郑亚,要不然我见一个打一个。”

    兰若平此时表现出极好的涵养,嘴里爽快地说道:“行了,我知道了,其实小君你今天闹了这么一出,不出三天,传遍京城,今后啊,谁见到郑亚都要绕道走,哈哈哈……”

    大声笑着,兰若平告辞而去。

    汽车开出老远,兰若平猛地一踩油门,停在了路边,点了一根烟,默默地走下车,靠在路边栏杆上,慢慢吞吞地把烟吸完。

    斯斯文文把烟蒂扔进垃圾桶。

    站直身躯,猛地一脚踢在了垃圾桶上,嘴里一声冷哼:“郑亚,王小君,今日侮辱,来日我要加倍奉还,哼,王小君,你等着,看我怎么炮制你……”

    说完,好似发泄了心中的怒火,兰若平跳上汽车,扬长而去,方向并不是医院,而是直接向中传媒开了过去。

    兰若平离去,四合院里的气氛好了许多。

    宋俊文耸耸肩,嘴里说道:“小君,我也算是明白了,你对这小子情根深重,我表示服了,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88,兄弟们,没什么好戏看了,走了……”

    一声吆喝,宋俊文也带着他的兄弟,走出了院子。

    郑亚看向依靠在柱子上的幽冥。

    幽冥拉拉自己的鸭舌帽,摸摸自己的眼睛,一跃而起,跳进了走廊,大踏步,如飞而去。

    刚刚还比较热闹的四合院,随着这些人的离去,安静下来。

    郑亚连带笑容,向王小君张开了双臂,嘴里说道:“娘子,你这一去杳无音讯,想死小生了。”

    王小君嘴巴翘了起来,但是却并没有躲开郑亚的拥抱。

    郑亚一抱把王小君抱住,紧紧拥入了怀中,嘴巴凑到她的耳朵边上,低声说道:“娘子啊,小生这颗心可是咚咚直跳,兽血沸腾了。”

    王小君虽然被郑亚抱住,但是心中有点小别扭,身子如同站军姿,挺得笔直,嘴里似娇还嗔地说道:“你是不是经常在林之语面前兽血沸腾啊?”

    郑亚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嘴里说道:“启禀正宫娘娘,林贵妃身子骨没你丰满,杀伤力各有不同,各有不同……”

    说话之时,开始毛手毛脚,一巴掌按在了王小君挺翘的玉臀之上,轻轻地揉了几下。

    原本还傲娇地,站得笔直的王小君身躯好似触电,轻轻颤抖,终于是全身一软,靠在了郑亚的肩上,小嘴一张,有点气不过地,就近一口咬在了郑亚的肩膀上。

    郑亚嘴里轻轻闷哼一声,另一只手也猛地搂了上去,一侧头,挣开肩膀,找到了樱桃小嘴,深深地盖了下去。

    王小君绷直的身躯逐渐柔软下来,全身软绵绵,完全靠在了郑亚的怀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