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6章 负隅顽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凡和贺杰经常跟文物打交道,却是认得钱老,也知道,既然钱老这样说,那么这所谓的神龙本兰亭,其实就是一件不值钱的赝品。

    林凡心中叹了一口气,看向贺杰,沉声问道:“怎么回事?一件赝品,也如此兴师动众?还差点冤枉了郑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交待?”

    贺杰抓郑亚的理由就是倒卖文物,但是现在,根本就不是文物,而是赝品,那么郑亚的罪状根本就不成立,哪怕是林凡再强势,也根本没有说话的立场了。

    贺杰的脑袋上,蹭蹭冒汗。

    这倒也不能怪他,以前他们这么诬陷对手的时候,通常情况下,根本就没人会想到请个文物专家来,就算偶尔想到,文物专家也大多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谁知,这次踢中了铁板,被人生生当场揭穿,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自圆其说了。

    嘴巴动了几下,贺杰这才勉强说道:“这都是线人的情报失误,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情况,对了,线人就是那个被击毙的文物大盗,我只想到他会立功,没想到,他也会受骗……”

    说到这儿,贺杰手对郑亚一指,大声说道:“对了,这是郑亚故意拿赝品欺骗线人,想骗钱,郑亚是不是文物窃贼,还有很大嫌疑。”

    郑亚愣了愣,还真没想到,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贺杰居然还打死不告饶,还在揪住自己不放,这样的人,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古天河气急而笑:“哈哈哈,林局,我算是见识了,指鹿为马,逼良为娼,说的就是你这支队伍,佩服,佩服。”

    现在古天河占理,本来心里就憋了一口气,说话可是不留一点情面,开始发飙。

    林凡眉头微微皱起,沉声说道:“贺杰,没有证据的事,不要随便指责,既然郑亚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我们自然不能继续羁押,古伯伯放心,我们马上就放郑亚离去。”

    古天河淡淡地说道:“林局位高权重,不敢高攀,郑亚能够从林局这儿走出去,还真是多谢高抬贵手,不过,郑亚的问题说完了,我们还得说说他们三个的问题……”

    古天河对贺杰一指,斩钉截铁地说道:“刑讯逼供,栽赃陷害,知法犯法我想看看,林局会怎么处理这几匹害群之马,我拭目以待,如若林局不会处置,我不介意亲自过问。”

    正如古天河跟郑亚所说的一般,这就是得理不饶人。

    既然大家都开始斗了,那就需要斗出一个结果,古天河扣上去的这几顶帽子一旦落实,贺杰三人不仅仅公职难保,怕是还有牢狱之灾。

    林凡沉声说道:“刑讯逼供,知法犯法确有其事,栽赃陷害,却是没有,古伯父放心,我们会严肃处理的。”

    古天河嘿嘿冷笑。

    郑亚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过关了,有了古天河和小君招来的帮手,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公正公平的说话权利,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这件事的真正幕后是谁,郑亚心知肚明,现在,却没到讨债的时候,现在,能够拿下三个狗腿子,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郑亚的平静,古天河的不依不饶,林凡的为难,看在了贺杰的眼中,知道自己接下来怕是最终跑不脱处罚,贺杰心中一横,彻底豁出去了,站在原地,腰杆反而挺了起来。

    多年办案经历,倒是给贺杰添了几分血性,如今,却也产生了一些气势,丝毫不惧古天河带来的强大压力,笔直站在地上,嘴里大声说道:“郑亚虽然侥幸洗脱了倒卖文物的嫌疑,但是,大家别忘了,郑亚的身上,还系了一桩人命官司,康淼之死,所有证据都指向了郑亚,哈哈哈,郑亚要想走出局子,却是言之过早。”

    现场微微安静了一下。

    郑亚沉声说道:“当日我和康淼对练,不过是碰巧替中了他的下体,是不是跟他致死的原因有关,一查就知道,普通人的力量,一脚下去,根本就难以致命。”

    贺杰看到郑亚说话,不由哈哈狂笑起来:“郑亚,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在装。”

    狂笑声中,贺杰指向郑亚,大声说道:“我们三个,训审你一个晚上,你晚上看起来奄奄一息,但实际上,你在扮猪吃虎,哈哈,老黄已经跟我说了,你一个晚上的疲惫根本就是假象,你其实是个武林高手,能够轻松顶起一张桌子,所以,你踢死康淼完全可能……”

    话没说完,古天河缓缓地拍起了巴掌,嘴里说道:“林局,你看到了吗?这位贺队亲自承认他刑讯逼供,你还需要证据吗?”

    贺杰压根儿就没有否认的意思,脸上狠厉的神色一闪而过,嘴里继续说道:“那又怎么样?我们虽然有些过错,但是我们抓住了一个凶残暴徒,哈哈,将功抵罪,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林大,郑亚涉险意外伤人致死,万万不能放了,最好,我们接着查一查。”

    这家伙,揪住了郑亚的小辫子不放,打定主意要真正跟郑亚身后的力量纠缠不休,不求克敌,只求有机会同归于尽。

    郑亚也没想到,这个贺杰居然如此难缠,而且脑瓜子也十分灵活,这么短的时间里,抓住了重点,试图负隅顽抗,把自己也拖下水去。

    林凡看向古天河,压低声音说道:“大家各退一步,郑亚是不是伤人凶手,真的是两说,我们也需要全面查阅资料,分析现场,才能真正得出结论,不过贺队有一点没说错,郑亚的确是有所嫌疑。”

    林凡的语气已经有所放松,而且,也深知这次的事件疑点很多,已经有了息事宁人,双方各退一步,皆大欢喜的心思,当然,在他看来,给予贺杰适当的处理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但是,古天河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郑亚伤人的事情,大不了可以重新排查,现在,古天河却是铁了心要拿下贺杰。

    脸一板,古天河沉声说道:“郑亚是不是有嫌疑,我们可以动手去查,现在,立刻,马上,我想看看林局如何处置这几个知法犯法,刑讯逼供的害群之马。”

    黑幽自从钱老认出神龙本兰亭是赝品之后,就一直脸带笑容看好戏,此时,见古天河态度坚决,也站出来表示支持:“我也觉得,咱们首先得肃清一下队伍纪律,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林凡看看咬住自己不放的两个不速之客,眉头微微一皱。

    贺杰现在已经完全将脸皮撕破,既然对方依然死抓着不放,那么大家就来个鱼死网破吧,嘿嘿冷笑几声,贺杰冷冷说道:“既然大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不介意多说几句,林局,郑亚当日击伤康淼,有张继伟和雷佳宇两个人证,他们均一口咬定是郑亚击伤了康淼,伤势过重,致死,嘿嘿……”

    林凡眼前微微一亮,但是脸上却是一沉,嘴里说道:“既然是有人证,而且,郑亚也真正地伤到了康淼,那么,过失杀人,也就的确是存在,郑亚你倒是真的不能轻易放出去了,这可是真正的人命案。”

    古天河昂首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林小三,今日,我算是真正领教了,郑亚说他只是击伤了康淼的下体,既然你们一口咬定是郑亚干的,那么好吧,我们马上去看尸检报告,难不成白的还能说成黑的不成?”

    贺杰此时,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也不怕把古天河得罪得太狠,嘴里冷冷说道:“古老爷子,你怕是没有听清,我的两个证人都亲眼看到郑亚击伤康淼,而且,击中的,也不仅仅只是下体部位,郑亚,你过失杀人的罪,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如今,死者家属还围住了云铁国术,要讨个说法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