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5章 意外助力(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房子外边,贺杰大声说道:“小张,你去给我买点葱油饼来,给……”

    小张笑着说道:“贺队,这才几个钱,我请客,那就这样了,我去去就来。”

    贺杰大声说道:“记得到对面街上,王老爹那家去买,现做的,才好吃。”

    小张已经在往楼下走,嘴里笑着说道:“好喽,贺队放心,我记住了。”

    审讯室内,黄克俭揉揉被砸疼的脚,倒是没有着急对郑亚下手,小张还没走远,一旦枪响,他回来的速度快了,怕是会坏事。

    小张虽然也是自己人,但是多一个知情者毫无疑问就多了许多不可预测的意外因素,还是让小张走得更远点了,自己才能真正地下手。

    黄克俭看着地面上卷曲的郑亚,心中不由微微叹息,小伙子,不是我心狠手辣,实在是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过了一会,黄克俭看看自己的手机,觉得小张应该已经下了楼梯,去买早餐了,心中一动,小张买早餐到回来,大约需要一刻钟左右,这段时间,足够自己布置好一切了。

    拿着手中的枪,黄克俭慢慢地走了过去。

    郑亚此时,好似很多被审讯了一夜,筋疲力尽的受审者一般,卷曲着倒在了地面上,可能受不住折磨和煎熬,已经沉沉睡去了。

    黄克俭走到椅子面前,不由眉头微微一皱。

    郑亚此时,卷曲在了审讯办公桌的下边,紧紧地靠着办公桌。

    审讯桌是个两边通的造型,郑亚躺的位置从两边应该都很容易看到,但是,无论从哪边去看,都很难找到郑亚真正的要害。

    郑亚十分随意地靠在了办公桌下,一眼看去没有丝毫异常,但靠的位置实在是不好,黄克俭的射击位置被桌子挡住了。

    站在桌子前面,黄克俭大声叫到:“郑亚,出来,大清早了,出来洗脸了。”

    郑亚在里边毫无动静,同时,通过办公桌的桌面缝隙,仔细地观察着黄克俭的举动。

    黄克俭手中有枪,一旦被射中要害,就算是有易筋经内劲和金刚不坏体神功估计也救不了自己的性命,自己现在需要考虑的,恰恰是如何能够渡过眼前这最大的危机。

    反应不能太激烈,要不然真的可能会让黄克俭狗急跳墙,一通乱射,同时,也不能完全没反应,一定要按自己的想法自救。

    郑亚静静地,好似在桌子底下睡着了一般,死活不出去。

    郑亚倒是想看看老黄会怎么做,很想知道老黄心里有没有底线,同时,他又会用什么办法逼迫自己出来。

    老黄连续叫了几声,郑亚完全没有反应。

    老黄怒了,走到办公桌边,用劲向里边踹了进去。

    一脚踢进来,郑亚一个翻身,躲了过去。

    老黄一脚踢中了桌子坚实的抽屉,咚的一声,力量不轻,郑亚听到老黄发出了哎呦一声闷哼。

    连续两次出现意外状况,黄克俭有点明白,郑亚应该是看出了一些什么,在刻意为难自己。

    黄克俭抱着脚叫了几声之后,心中一横,既然对方都看出蹊跷了,那也就撕破了脸皮,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了。

    距离桌子不到两米的地方,黄克俭匍匐在地面上,双手持枪,寻找郑亚的要害。

    从上往下看,的确发现不了郑亚的紧要部位,但从下边看,郑亚就躲不掉了吧。

    黄克俭的动作,郑亚都一一看在眼中,几乎是黄克俭匍匐在地的同时,郑亚身躯猛地从地面一蹬,往上一顶,沉重的审讯桌,被郑亚巨大的力量给顶了起来。

    在黄克俭瞄准自己之前,郑亚已经飞快地掀起了桌子,向黄克俭砸了过去。

    黄克俭正好趴在地上,没想到桌子会在这个时候砸落下来。

    双手只来得及捂住头部,轰的一声,桌子已经砸落下来,砸在了他的双手,还有头部,背部之上。

    郑亚的双手被铐住,但脚下动作飞快,眼明手快,一个箭步,急冲而上,重重的一脚踩在了桌子上,把黄克俭压在了椅子下边。

    黄克俭嘴里不由哎呀一声惨叫,被巨大的力量,给生生地砸晕了过去。

    审讯室内的动静,并未惊动此时正在外边放风的贺杰。

    为了遮掩这栋楼里边的声音,贺杰故意把监控室内的电视声音开得老大,而且,还切断了几个关键部位的监控,方便黄克俭办事。

    只不过,让贺杰比较纳闷的是,老黄这家伙办事太不利索了吧。

    这都几分钟时间过去了,居然没有半点动静。

    要不是他需要在这里守住监控,盯着可能到来的警察,贺杰其实都有心自己亲自去动手了,这栋楼房有三层,一层的值班警察已经在开始活动,不需要多久,这儿虽然是特勤组,平时警察都出去办案,留守的不多。

    但是每一天总是有几个的,夜长梦多是经常的事。

    看看手表,过去了8分钟,老黄这家伙怎么会事?

    顶多还有3分钟的行动时间,再往后,小张就很有可能回来了。

    贺杰皱起了眉头。

    审讯室内,郑亚的眉头也不由轻轻地皱了起来。

    刚刚虽然砸晕了老黄,但是毕竟力量不大,老黄本身又是警察,身体素质不错,仅仅只是晕了几分钟,就已经醒了过来,摆着脑袋,伸出双手,开始向外推审讯桌,同时嘴里阴狠地说道:“臭小子,居然敢暗算老子,我要一枪蹦了你,不灭了你,我不姓黄……”

    郑亚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热心肠的败类,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右脚举起,郑亚正待踢向黄克俭,院子里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几个比较熟悉的说话声,传入了郑亚的耳朵之中。

    来人了。

    郑亚飞快地扫了一下审讯室,心中不由一动,只要有人过来,那么自己应该也就是暂时安全了,能不能出去还不一定,但是,最好却不要造成袭警的现场。

    从审讯桌子上,郑亚一跃而下,眼中寒芒一闪,好似十分随意地踹了老黄一脚,身躯微微一拱,把审讯桌拱在了肩上,向外一翻身,审讯桌已经再次立了起来,刚刚好立在了前面倒下的位置。

    一个飞身,郑亚落在了自己受审的椅子上。

    速度极快,郑亚搞完了这一切,老黄在地上看得目瞪口呆,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这小子,不是被自己和贺队折磨了一夜,奄奄一息吗?

    现在怎么又生龙活虎了?

    还有,这小子什么意思?把一切都复原了?

    正这么想呢,老黄的耳朵里边,传来了贺队的声音:“贺杰见过老爷子,什么风把老爷子你也给吹到了我们这个旮旯里来了,真是稀客稀客……”

    贺杰的声音很大,明显是告诉他事不可为。

    黄克俭犹豫了一下,心不甘情不愿地收起了自己的手枪,看向躺在椅子上装死的郑亚,没由来地心中一个寒颤。

    这小子太能装了。

    而且,这小子也太能忍了,要不是自己和贺队有心要取他性命,估计这小子到现在还在装。

    自己为了个一官半职,得罪这样的狠人,也不知道是祸是福,早知道如此,贺杰的这件事自己就怎么也不瞎掺和了。

    到了现在,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希望平少能够厉害一些,能够有手段摆平这小子,要不然,自己和贺队都会死得很难看。

    正这么想着呢,审讯室的大门咚的一声打开了。

    几个人鱼贯而入,贺杰在后面一边赔笑一边说道:“老爷子,这儿不过是常规的审讯室,我们在审一个要犯,老爷子,还请不要干涉公务啊……”

    郑亚已经听出了几个老爷子的声音。

    不过,听出来之后,郑亚却感到十分奇怪,古老几个怎么跑这儿来了?

    没有这么巧合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