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4章 意外助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到6点,京城的天空已经在放亮,习惯早起的锻炼者已经开始在公园,在马路上活动开来。

    而睡不着觉的人,也早早地起来了。

    杨紫洁忧心忡忡,早早地起床,开始跑步。

    郑亚被人暗算,她在尽力呐喊,但是,倒卖文物,过失杀人,两宗大罪压下来,让她觉得呼吸不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知道有人陷害郑亚,但是,她却无能为力。

    虽然知道陷害郑亚的人早就摸清了郑亚的活动规律,设计在自己的健身房外行动,跟自己其实关系不大,但是,杨紫洁心中,却始终有着深深的内疚和不安。

    如若不是自己这样缠住郑亚,要让他来接自己,他会不会出事呢?自己这么做,真的对吗?对得起郑亚,对得起林大吗?

    杨紫洁的心中,有着深深的不安,不知不觉,跑到了郑亚经常锻炼的区域。

    她留心这个区域很久了,郑亚锻炼的时候,她也会隔三差五地,前来给郑亚打个招呼,可是今天,这儿没了郑亚。

    慢慢地从郑亚经常锻炼的地方跑过去。

    杨紫洁听到了一个和蔼的声音:“小姑娘,小姑娘,问你一件事……”

    杨紫洁看到了几个老头,在凉亭边上打太极拳的老头,想了想,跑了过去,脆声叫到:“爷爷,叫我有事吗?”

    老头笑着说道:“老朽古天河,你可以叫我古爷爷,我就是想问问小郑这几天干什么去了?怎么没见他来。”

    几个老头经常和郑亚一起聊天,杨紫洁也看到过一两次,知道他们有些关系,因此,倒也没有隐瞒,脸色一黯,低声说道:“古爷爷,小亚他被人陷害,说是他倒卖文物,被抓进了特案组,已经两天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几个老头齐齐一愣。

    其中一个说道:“荒唐,小郑怎么会去倒卖文物?”

    另一个说道:“一看就有问题,小郑的人品这么好,怎么会干那样的事,身为国科大的尖子生,没有必要,也没有时间去倒卖文物,这是谁家的孩子胡乱办案?”

    还有一个说道:“居然栽赃陷害到了国科大,真是岂有此理。”

    老古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异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老古说道:“好了小姑娘,你去跑步吧,我们几个老头子继续打拳……”

    杨紫洁点点头,自顾自去跑步,同时,心中也在无比地担忧郑亚。

    等杨紫洁跑远,几个老头看向古天河,老张开口说道:“抓去两天,国科大没要回来,估计出手的人不简单。”

    老林叹了一口气,嘴里说道:“我家小子昨天接到电话,有人让他把特案组的事,压到今日上午,也不知道跟此事有没有关。”

    古天河一拍大腿,嘴里说道:“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走,我们现在就去特案组坐一坐……”

    老林低声说道:“我们都是颐养天年的人了,晚辈的事,跟我们无关,就不参与了吧!”

    古天河眼珠子一瞪:“跟你无关,但跟老古我有关,我的这身病,有了小郑推拿已经好了许多了,小郑可不能出问题,你们爱去不去,反正我去了。”

    说完,手持拐棍,大踏步,走出了亭子,一边走,一边掏出了手中的电话。

    老张大声喊道:“等等我,等等我,老古,我也一身病,不去不行啊……”

    一个夜晚下来,贺杰和老黄,小张三人都双眼熬得通红。

    郑亚就更是凄惨,头发散乱,浑身汗出入浆之后,贴在身上,黏黏糊糊,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双手,双脚已经痛麻木了,肩上,背上,腿上,能够看到许多明显的伤痕。

    这些伤痕,郑亚并没有运功相抗。

    一夜蛰伏,郑亚外表伤得很重,但是金刚不坏体和易筋经内劲依然充沛,关键时刻,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

    时间到了7点多,距离图穷匕见的时候已经不远。

    郑亚看似迷迷糊糊地歪着脑袋,斜靠在椅子上,但是精神已经高度集中,内劲也随时处于了戒备状态,一旦情况有所不对,郑亚随时可以爆发。

    一夜下来,郑亚已经无比明白,只要自己略有疏忽,自己就可能万劫不复,而且,只要是自己签字画押,说不定就会真正出问题,为今之计,只能在对手爆发的时候,暴起发难,抓住证据,为自己求得清白。

    兰若平的狠毒,郑亚见识了,如若有可能,兰若平如果落入自己的手中,自己怕是也必须斩草除根,这样的对手藏在暗处,实在危险。

    7点15。

    贺杰接到了兰若平的电话,两个字:“动手,以免夜长梦多。”

    郑亚的心提了起来。

    贺杰在门口叫了声:“老黄,你出来。”

    黄克俭走了出去,然后,郑亚听到两人在外边低声争吵了起来。

    两人都不蠢,谁都知道,一旦走上那一步,可就真正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说不定就不是双开这么简单了,因此,谁都不愿意开枪击杀郑亚。

    这可是真正的一条人命,而且,还是当前各方关注的焦点,到时候,怕是谁都帮不上自己,陷害可以,但是,自己却不能进去。

    两人争了几句之后,贺杰说道:“我们已经拴在了一起,如果你光棍点,一旦出事,顶多坐牢,老婆孩子有人帮你照顾,经济上,绝对不会亏待,你自己看着办吧!”

    黄克俭咬牙,压低了声音说道:“一口价,200万,给我老婆,这一票,我做了。”

    贺杰好似松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好,枪给你,你行动利索点,不要拖泥带水,事后我们还得布置现场。”

    黄克俭接过手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审讯室。

    郑亚坐在椅子上,微微转动身躯。

    老黄走进来一看,眉头微微一皱,嘴里说道:“小张,郑亚也捆了这么久,该给他松松绑了。”

    小张说了一声“好”,开始给郑亚解绑,嘴里说道:“这小子有点武功底子,解绑之后,会不会动手反抗啊?”

    黄克俭心说,你能这么想就好,举举手中枪,十分随意地,黄克俭大声说道:“他敢袭警,我这手枪可不是吃素的,一枪就能给他个透心凉。”

    两人把郑亚的双手,双脚从捆绑之中解开,但是,双手依然用铐子铐住,摁在了椅子上。

    小张还扇了郑亚后脑勺一巴掌,嘴里说道:“老实点,小子,让你舒服点,你别给脸不要脸。”

    郑亚没有做声,好似虚脱一般,瘫倒在了椅子之中。

    外边,贺杰此时叫了一声:“小张,你出来一下,有事问你。”

    小张松开郑亚,嘴里笑着对老黄说道:“小心点啊,黄哥,贺队叫我出去,你一个人可千万别被这小子给打趴下了。”

    黄克俭抖抖手中枪,眼中闪过丝丝狠毒,嘴里说道:“就怕他不反,他要是敢动,我马上枪毙他。”

    小张走出了房门,嘴里说道:“贺队,我来了。”

    房间之内,黄克俭手中手枪一举,看向座椅。

    意外地发现,座椅上,居然没有人,再定神一看,可能是太累的缘故,郑亚已经瘫倒在了椅子上,恰好,椅子就挡住了自己的射击路线,击毙袭警者总不能从椅子后边。

    老黄心中狠了狠,大踏步走了过去,站在了正对着郑亚的地方,心中一横,双手举起了手枪,指向了郑亚。

    郑亚一个翻身,从椅子上滚了下去。

    椅子被郑亚一带,旋转着,速度极快地,噗的一声砸在了老黄的脚上。

    椅子又挡住了射击路线。

    而且,刚刚这一下的砸落力量不小,老黄不由轻轻地闷哼了一声。

    小张在外边问道:“黄哥,没事吧?”

    黄克俭强忍着被砸痛的感觉,回答道:“没事,桌子碰了一下膝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