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2章 凶险异常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过失杀人?

    郑亚心中微微一惊,自己什么时候,会有过失杀人?稍稍回想一下,郑亚马上明白问题可能出在康淼身上。

    进来之前,自己的确跟康淼交手,而且,也击伤了康淼,更加重要的是,贺杰让自己签字画押的,就是跟康淼交手的事,那么,他们的意思是说,康淼死了?

    可是,那又怎么可能?

    自己明明只是击伤了康淼,而且,伤势并不重,绝对不可能致死。那么就是说,康淼的死因就十分蹊跷了。

    还有,郑亚清晰记得,贺杰让自己签字的时候,旁边做记录的警察,记载的东西跟自己所说的东西一直略有出入,当时自己没想那么多,但是现在一想,其中怕是有很大的问题。

    心狠手辣,真是心狠手辣。

    郑亚的心中不寒而栗,好一个兰若平,为了置自己于死地,居然再度下黑手,这样的人物,真就是毒蛇了,如若不能想办法清除他,郑亚感觉自己会寝食难安。

    而且,郑亚还能感知得到,如若不是自己修炼了内劲,实力了得,说不定,康淼几个就会直接在训练的时候,将自己过失掉了。

    而自己在健身馆之前如若稍稍有逃跑的迹象,怕是也会马上被射杀当场了。

    如若不是杨紫洁等人在场,喊出了一些煽动群众的话,怕是自己进了警察局之后,也会人间蒸发了。

    好凶险的兰若平,好狠的算计。

    其实,郑亚猜测,自己背包之中的《神龙兰亭序》应该就是康淼几个放进去的,因为那本来就是国术馆的更衣间,而自己平时又比较随意,也没想到会有人惦记,被他们塞进去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压根儿就很难留意。

    可是现在,康淼一死,也就是掐断了自己的怀疑线索,同时也给自己套上了一个过失杀人的罪。

    真是好算计,好歹毒,好心机。

    草菅人命,如同儿戏,郑亚感到,这样的对手,真正让自己感到毛骨悚然。

    贺杰得到了兰若平的授意之后,亲自回到了审讯室,主持对郑亚的审讯。

    不过现在,偷听了贺杰和兰若平的电话之后,郑亚却是怎么也不会有任何屈服的可能。

    兰若平的阴狠,让郑亚心惊。

    一旦自己如同兰若平期待地那样进入到牢笼之中,怕是绝对会遭遇更大的危险,郑亚却是怎么也不会招供。

    新一轮,更加残酷的逼供开始。

    郑亚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借用几人力量炼体的同时,静静地等待自己能够重现天日的时刻。

    贺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郑亚嘴里掏不出半句话来。

    当他放低要求,只要郑亚承认击伤康淼,并表示只要郑亚签字画押即可释放,但是,郑亚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

    贺杰也没想到郑亚居然连答应签字画押的东西,都不再配合了,顿时感觉气愤异常,带着老黄小张对郑亚一阵拳打脚踢。

    郑亚不为所动,皮肉之苦虽然难受,但是郑亚必须得忍耐。

    此时此刻,不能爆发,只能隐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若自己能够渡过这次难关,迟早一日,刑讯逼供自己的,必然要百倍偿还。

    活下去,渡过这次难关,一切才有可能。

    过了郑亚固定的发短信的时间,王小君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没能看到任何信息,又等了10分钟,还没有。

    王小君翻到前面那个空白的信息,看了一会之后,拿起了卧室之内的内部电话,接通了自己的爷爷:“老爷子,郑亚怎么了?”

    钟老虎:“他怎么了?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保姆,要时时刻刻保护着他。”

    王小君语气低沉地说道:“我知道郑亚出事了,钟老虎你要是不说实话,休怪我当逃兵。”

    “反了天了你”,钟老虎勃然大怒:“也不看看你在什么地方,当逃兵可以直接被击毙的。”

    王小君固执地说道:“你答应帮郑亚解决困难,我才来这鬼地方的,现在,郑亚出问题,你居然袖手旁观,好,你知道的,你遗传的基因就是固执,这是你逼我的,我这就逃兵给你看……”

    钟老虎头大如牛:“别,我的小姑奶奶,你那儿我也管不到,你真的会直接被击毙,这样吧,明天,我明天就去处理,保证郑亚不会出事,怎么样?”

    王小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谢谢你,爷爷,我还要知道是怎么会事。”

    钟老虎在那边沉默了一下,低沉地说道:“小子太爱出风头,得罪的人多了,被人陷害,如今被抓进了局子,证据确凿,比较麻烦。”

    王小君声音一寒:“不知道郑亚是我男朋友吗?谁下手的?”

    钟老虎在那边大声喊道:“谁说郑亚是你男朋友了?老虎我都没认可,不算,谁下手的不重要,你好好训练吧。”

    说完,钟老虎挂了电话,自言自语地说道:“一晚上时间,看看你们能不能彻底坐实郑亚的犯罪证据,如若成功,让他进局子也不错,断了丫头的念想,若是小子能坚持下来,就是个人物,我老钟高看你三分。”

    王小君挂了电话,站在原地想了想,又拨通了一个号码:“首长,我要请探亲假,对,一周,嗯,回去看看爷爷,有点想他了,好的,谢谢首长,嗯,我明天中午就走……”

    就在王小君打电话的同时,林之语也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姥姥,低声问道:“姥姥,杨部长怎么说?”

    姥姥放下电话,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姥爷不在了,姥姥说话,不是怎么灵光,杨部长答应帮忙,但是,那也是明天的事了,而且,杨部长这人我知道,他最是秉公办事,不会徇私舞弊,小亚要是真没事,他才会帮。”

    林之语微微松了一口气,脆声说道:“谢谢姥姥,小亚绝对没事的,他怎么会倒卖文物,那个过失杀人,也是莫须有,只要秉公办事,小亚就一定没事的,就怕他被人冤枉。”

    姥姥叹了一口气。

    林之语的小舅在边上低沉地说了句:“怕就怕对方把所有证据都坐实了,到时候,天王老子出来,也帮不了郑亚。”

    林之语呆了一呆,最后说道:“小亚会有办法的,我相信他不会让对手坐实证据的,绝对不会。”

    郑亚被抓,牵连两件大事,也牵动了许多人的心。

    403寝室里边,老大张明伟,老四蔡和青都是一脸愤慨,张明伟破口大骂:“谁他娘的陷害老三,简直不得好死!”

    蔡和青一脸铁青地冲宋俊文说道:“二哥,我知道你对三哥严重不满,老想着能够推翻这座大山,我也知道,你的背景不会太简单,但是,如若三哥的事真是你干的,我只能说,对你太失望了。”

    张明伟一愣,看向宋俊文。

    宋俊文呆了一呆,面色一沉:“老四,你二哥素来高尚,特么的,我要斗,都是光明正大,正面竞争,从来就不玩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信不信由你,这事绝对不是我干的……”

    说完,头也不回,摔门而去。

    蔡和青和张明伟对望一眼。

    张明伟低声说道:“不像是老二。”

    蔡和青叼起一根牙签,点点头:“刺激刺激他,看看他会不会帮帮三哥,哥几个中间,就老二有点背景,或许能帮上忙。”

    张明伟点点头。

    屋外,宋俊文打通了爷爷的电话:“老爷子,有人陷害你国科大的第一门生,你居然也无动于衷,不出手帮一帮?”

    云老的声音充满了惊讶:“小文文,他不是你的最大竞争对手吗?我这还指望你来痛打落水狗的呢,怎么?居然要我去帮他?”

    宋俊文低沉地说道:“郑亚人不错,竞争是一码事,朋友又是另一码事,我不想自己有多高尚,但要让我看朋友出事儿无动于衷,我做不到。”

    云老爽快地说道:“行,那我明天找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乎是同时,郑亚的各方面的助力,都决定第二日去帮一帮,这个夜晚,倒是成了考验郑亚的一个最为凶险的夜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