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1章 打死不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亚再次从电击中醒来后,感觉驱动金刚不坏体,豁然发现,自己的神功居然在电击之中,直接进入了第二层。

    郑亚不由十分惊讶,电击也能促进修炼吗?或者是,电击的状态,乃是一种全身的攻击状态,刺激了金刚不坏体神功的全面进步吗?

    那么以后,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电击推动自己的修为呢?

    不过,估计这办法就算有用,但也不能轻易乱用,记得小时候,郑亚看过一部电影,好似是说有个极强的,叫李大龙的修炼者,曾经利用电流刺激自身,获得修为的进步。

    也曾经十分厉害,风光一时,不过,后来莫名其妙地猝死,有人怀疑,可能正是电流使用过于频繁导致。

    飞快地闪过这个念头,郑亚把电流辅助修炼的可能甩到一边,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状态。

    修炼了这么久,一直没能找到进阶契机的神功居然在电击状态之中,成功进入了第二重天,而有了自己脑海之中金刚菩提子的加持,这可就是三重天的金刚不坏体了。

    郑亚很想知道,自己三重天的金刚不坏体,到底在现实之中有着什么样的能力。

    不动声色,郑亚驱动金刚不坏体神功,脑海之中的金刚菩提子也同时驱动,瞬间,神功开动到最大。

    顿时,身上被击打的力量,降到了最低,铁棒的锤击之力,对自己不过是挠痒痒般,没有什么杀伤力。

    郑亚完全放下心来,三重天的金刚不坏,完全不惧了对手的折磨,自己只要忍辱负重,最终,必将渡过难关。

    适当调整金刚不坏体神功的强度,让自己的肉身处在一钟轻微的疼痛感之下,郑亚蛰伏起来,并利用对手的击打稳固自己的金刚不坏体。

    年轻小张依然在老黄的指导之下,对郑亚施展各种手段,都是那种打在身上十分疼痛,但是又看不出明显外伤的缺德玩意儿。

    郑亚默不作声,一声也不吭,但无论对手怎么折磨,郑亚都始终不招,也绝对不会画押签字。

    不知不觉,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外边的主审警察等待得都有点不耐烦了,推门进来,站在门口问了一句:“招了没有?”

    老黄快速说道:“没有,老大,这小子挺硬气,从头到尾,没有哼一声,打死也不画押,更别说招供了。”

    主审警察皱眉说道:“再给你们一小时,务必要让他招供,上边的压力也很大,要是不能让他招,说不定就会夜长梦多。”

    老黄点头:“嗯,克俭明白了,老大放心,我一定会让他招供的。”

    郑亚躺在椅子上,耳朵里边,清晰地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心中不由稍稍一安,看来,帮助自己的力量,也开始行动起来了。

    不过看样子,帮助自己的力量之中,主要还是之语和学校的力量,要是小君发力,估计此时,陷害自己的人已经顶不住了。

    郑亚正在这么想的时候。

    在不知名的地下空间之中,王小君习惯性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点开,心中十分欣慰地看到了郑亚给自己的短信。

    中秋之后,郑亚每日都给王小君发短息。

    看郑亚的短信,已经成了王小君的一份想念,一份牵挂。

    点看郑亚的短信,王小君十分意外地发现,内容居然是空白。

    没有内容的短信息,代表了什么?王小君不由微微一愣,再看看时间,是昨天下午5点多发过来的,而不是平时的8点多,时间也提前了。

    拿着手机,王小君微微疑惑,看看时间,距离郑亚平时发短信的还有5个小时,是不是等一下,等郑亚的下一个短信呢?

    王小君正这么想着呢,手中对讲机之中,传来了教官的声音:“027号,还有三分钟,你需要马上进入训练区域……”

    王小君低声说了句:“027收到。”

    放下手机,迅速小跑,去训练了。

    国科大教务处,几个老师围在了一起,低声说着话,梁校长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几个老师齐齐叫了声“梁校长”,梁校长穿了一身军装,站得笔直,嘴里低声问道:“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没?”

    一位副手说道:“不是昭阳区警察局干的,好像是专门稽查文物走私案的特警抓走了郑亚。”

    梁校长一声冷笑:“荒唐至极,我国科大的学生,成绩最好的学生,会倒卖国家文物吗?”

    另一位老师低声说道:“好像云铁国术那边还有一桩过失杀人事件,也牵涉到了郑亚。”

    梁校长低沉地说道:“我不管那么多,你们给公安部发函,其他不管,我们要尽快见到郑亚,并且要尽快把郑亚放出来,郑亚是国家重点培养的后备科技人才,不可能在牢里呆着。”

    学校办公室主任李少伟说道:“校长放心,公函已经发出去了,公安部也引起了高度重视,正在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国科大在行动的时候,林之语此时在自己姥姥家急得团团转,她老舅低声说道:“小语,你着急也没用,外婆已经找人去办了,但是对方能够抗住压力,估计来头不小,郑亚这次惹上麻烦了,如若没事还好,真要是犯事,估计就会被重判。”

    林之语声音之中,带有哭腔:“小舅,郑亚是被人陷害的,我知道,他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什么古董,也根本没有时间去弄那些东西,绝对有人在故意陷害他。”

    她小舅耸耸肩:“关键是证据。”

    林之语说道:“我要尽快见到郑亚,我有点担心他会受到刑讯逼供。”

    她小舅耸耸肩,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想,怕是早就逼上了,希望小子自己硬气点,能够忍住不被屈打成招,要不然谁也难帮上他了。

    可怜一个学生娃,这次要皮开肉绽,痛苦万分了。

    审讯室内,黄克俭亲自动手,开始炮制郑亚,各种能上的手段都上了,甚至是夹了郑亚的手指,给郑亚上了砖压,而且,也不再计较什么外伤,怎么难受怎么来,务求郑亚快速招供。

    郑亚额头疼出颗颗豆大的汗珠子,全身都有着虚脱感,但就是紧咬牙关,一声也不吭。

    金刚不坏体神功虽然厉害,但是只能防御面上的打击,对老黄这种直接扳手指,敲指甲的刑讯逼供之法,防御力的确是不强,郑亚感受到了十分痛苦的逼供。

    很多次,郑亚都很想直接暴起发难,直接暴打老黄一顿,但是郑亚却很难把握得准,自己是不是挡得住子弹。

    一旦自己袭警,在这封闭的审讯室内,怕是绝对难以逃脱,到时候,说不定就会真正地被枪杀在这密室之中。

    一个小时,郑亚依然什么都没说。

    主审警察再度推房门走了进来。

    老黄和小张一脸冷汗地站在了他的面前,主审警察看看郑亚,看到了郑亚身上的伤势,不由眉头微微一皱,嘴里说了句:“废物,既然动了手段,就要逼出东西来。”

    老黄抹抹额头冷汗:“老大,这小子嘴巴很紧,一言不发。”

    主审警察拿起手中电话,走出房门,走出老远,电话打了出去:“平少,小子嘴巴很紧,手段都上了,打死不招,上边压力很大,我怕是顶不住了。”

    郑亚气息微弱地靠在椅子上,双眼之中,却闪过一丝精光,平少,兰若平吗?

    主审警察站得很远,通常,不可能被人听去电话内容,但是郑亚的听力超好,却是听了一个明白。

    电话那头,果然传来了兰若平的声音:“贺杰,我给你再顶一天时间,明天中午之前,最起码,也要让他招出过失杀人,先把他整入牢房,再来慢慢炮制……”

    贺杰在这边低声说道:“明白了,平少,这一点倒是不难做到,这小子其实差点签字,不过是发现了异常,没有上当,平少放心,我会让他签字画押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