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9章 一波又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件事发生得很突然,完全没有任何征兆。

    郑亚也感觉自己身边一切都很正常,甚至是,这段时间以来,郑亚感觉自己很轻松惬意,可是谁知,居然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设计这些事的人,想得很周到,可谓是环环相扣,中间没有任何遗漏。

    一时半刻,郑亚倒是很难发现其中更多的漏洞,而且就算是有了一些发现,郑亚也只能隐藏在心间,紧紧地等待对手发招,并等待时机能够为自己辩护。

    小黑屋这种让普通人奔溃的审讯对郑亚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一天下去,郑亚若无其事。

    通过特殊渠道始终观察着郑亚的民警终于可以肯定,这小子的养气功夫实在是了得,审讯的办法必须修改才对。

    就在办案民警改变审讯办法的同时,郑亚被抓的消息已经迅速在周边传了开去。

    各种各样的传言漫天飞。

    最初的一篇新闻,乃是一个手机微友的《国科大发现文物大窃贼》,这是一篇歌颂正能量,强烈谴责文物窃贼盗取国家珍宝,外卖赚钱的新闻,作者表示了对文物窃贼的仇恨和愤怒,表示这样的人,就应该见一个杀一个,警察叔叔好样的。

    这篇新闻之中,配出了郑亚双手带镣铐的图片,但有意隐瞒了许多事实,包括郑亚是状元郎,奖学金不少的事实。

    新闻一出,不少人跟风热议,谴责郑亚的声音一片倒,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或者是一些特意的水军,一通热吵,郑亚好似是一夜之间变成了过街老鼠。

    有心人甚至是翻出了郑亚过去的几件事,提出了质疑,开始怀疑郑亚的人品。

    一些网络大V也悄悄地发布一些含沙射影的帖子,隐约指出上次有大媒体施加压力,这才给郑亚翻身的机会,要不然这样的蛀虫早就被挖出来大白天下,而怎么会有这样更加离谱的表现呢?

    这个时候,有过网上战斗经验的杨紫洁已经从自己的角度,写了两个新闻发出去:《状元郎有没有倒卖文物的动机》和《国科大新生很闲吗?》。

    这两篇新闻发出之后,首先得到了00班同学的一致认可,全班上下,集体签名,表示对郑亚的支持。

    而且,整个班级在汤雅雯的领导下,开始在各个渠道上帮助郑亚呼吁,不仅仅在杨紫洁的帖子下面,亲笔签名表示事情的真实性,而且,还积极地在国科大内四处宣扬。

    00班本身就有号召力,郑亚在国科大的影响力也很大,大家本身就对郑亚出事将信将疑,如今,再看看杨紫洁的帖子,结合实际情况一对比,倒是觉得,郑亚贩卖文物的可能性就相当的小了。

    郑亚身为状元郎,奖学金不下200万,有必要去费心费力倒卖文物吗?身为状元郎,前途无量,有必要去干这种违法违纪的事吗?

    还有,国科大的学业很重,学风也很好,基本上每一个同学的学习都排得十分紧凑,怎么可能有时间去倒卖文物。

    有个国科大新生觉得这种诬陷甚为荒唐,花了半天时间,捣鼓出一个小小说《状元郎的盗墓笔记》,风靡全校,全校同学都戏称,国科大真闲,状元郎都有了时间盗墓。

    郑亚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而此时,一波未平,一波再起,又一件事,涉及到了郑亚。

    云铁国术馆的门口,被人拿棺材给堵住了。

    原因则是因为高级学员康淼昨天在云铁国术馆之内训练之后,身受重伤,回家之后不久,伤势发作,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不治身亡。

    康淼的家属悲愤异常,抬尸进入云铁国术,讨要一个说法。

    云铁国术被围了起来,经过讨论和交谈,还有作证之后,云铁国术最终的结果指向了郑亚。

    昨天康淼和郑亚训练之后就回去了,恰好他在跟郑亚训练的过程之中,曾经被郑亚踢中了下体,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可能正是这种伤害,造成了康淼一时没能挺住,撒手西去。

    消息得到了一起训练的两位高级学员和国术馆指导老师的证实,看来八九不离十就是郑亚干的了。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没想到郑亚不仅仅是涉及到了文物案件,而且还涉及到了一桩人命案,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哪怕郑亚只是过失杀人,只怕量刑也不会太轻,何况,现在的郑亚还有一个文物倒卖的案件在身。

    郑亚遇见的事,可是真心不少。

    在国科大,郑亚真心是人尽皆知了。

    前段时间,郑亚大出风头,接而连三的表现,让郑亚神奇无比,可是那都没有这两天给大家带来的震撼。

    这两天,郑亚涉及到了两桩大案,而且两案都有人命,国科大,真正不知道郑亚的几乎是没有了。

    全校童靴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开始紧张而密切地关注事态的发展,而此时此刻,对郑亚的新一轮审讯来临。

    郑亚在小黑屋里边平静地待了一天多,房门嘎吱一声响,两个民警走了进来,架起郑亚向一间审讯室走了进去。

    摁在了椅子上,一盏明亮的灯光照在了郑亚的脸上,上面,一个面色看起来有点隐约不清的警察大声问道:“郑亚,你认识康淼吗?”

    郑亚不由想起了带领两个师兄,试图伤到自己的康淼,心中迅速想到,难道这会是康淼嫁祸在自己身上吗?当时听他的语气也是要让自己不好过,该不会真是如此吧,嘴里不动声色的,郑亚大声回答道:“认识。”

    警察又大声说道:“那么你昨天是不是踢了他一脚?”

    郑亚心中微微愣神,但还是飞快反应过来,嘴里说道:“我的确是踢中了他的****,会让他疼上几天。”

    警察十分沉稳地从桌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撑住桌子,看向郑亚,飞快说道:“你说你昨天踢了康淼一脚,伤到他了,是不是?”

    郑亚正待说是,心中不由又是一动,回想起昨天的场景,嘴里朗声说道:“我踢中了他的****,会让他疼上几天。”

    那个主审的警察点点头,大声说道:“好,既然你自己都承认了,来,签字画押吧……”

    说完,从旁边的书记警察手中接过审讯笔录,向郑亚递了过来。

    郑亚向审讯笔录上看了过去,发现记载的话,跟自己所说略有出入。

    自己说的是踢中****,会疼几天;但是记载的是狠狠踢了一脚,让他严重受伤。

    心中知道这件事的前后有着无比蹊跷之处,郑亚自然也就多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如同主审警察期待的那般签字画押,反而,嘴里朗声说道:“这记载跟我诉说的情况差别很多,许多歧义,郑亚不会签字画押的。”

    主审警察拿起一看,瞄了几眼,随口说了句:“真是记载有误差了,小江,你修改修改,表达得更清新具体一些。”

    他身边的书记警察小江接了过去,重新做了一份笔录交给了主审警官。

    主审警官扫了一眼笔录,递给郑亚过目:“这回是不是事实,如若属实,你签字盖章吧。”

    郑亚扫了眼询问记载,一目了然,完全正确,也就是郑亚刚刚回答的内容。

    既然是确定的,那么自己倒是需要配合一下完成签字画押。

    郑亚手持主审递过来的钢笔,准备签字,可是就在这一刻,郑亚脑海之中的星月菩提子传来讯息:“小心对方瞒天过海,移花接木的强大手段……”

    郑亚心中微微一惊,即将签字的钢笔停在了半空之中,嘴里,淡淡地说道:“这一页,我需要检查一下,没有任何问题,我才能签……”

    主审者双眼之中露出一丝精光,嘴里大声说道:“让你签个字,盖个章都唧唧歪歪,小张,老黄,帮他一把,告诉他应该怎么签字画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