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0章 人生道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易筋经跟金刚不坏体神功有些类似之处。

    都有内练和外练两种法门,而且,十分有意思的是,易筋经练习之法,也是十二式。

    但是易筋经并不需要遍身排打,易筋经注重的是“采精华法”,也就是采“太阳之精,太阴之华,二气交融,化生万物……”

    早练易筋经,晚练洗髓经,实际就是采精华法的实际运用。

    郑亚按照星月菩提子之中老祖宗郑冠的经验开始修炼易筋经。

    易筋经前三式,分别为“韦驮献杵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第四式,名为摘星换斗式……

    有经验在身,郑亚修炼起来并不艰难,很快进入状态。

    第一遍,相对还比较生涩,但是第二遍,就已经十分熟练,郑亚沉入进去,逐步领会,加以消化,将各个动作要领化为自己的修炼本能,将老祖宗的修炼经验,逐步消化。

    星月菩提子之中,老祖宗郑冠修炼易筋经时,仅仅学习这套动作,就足足练习了一年有余。

    郑亚这儿,却是占足了便宜。

    仅仅是第二遍时,郑亚已经是打得像模像样了。

    当然,按照郑冠的记忆,易筋经要想“得皮、得肉、得骨”,进入内力一重天,至少得需一到两年时间,而郑冠当年,少年童子功,足足花了三年时间,这才进入易筋经内力一重天。

    郑亚接触修炼时间还短,对修炼的各种境界其实了解不多,对什么一重天感受不是很深。

    既然郑冠说要一年时间以上,估计距离自己还很远,郑亚也就不急,中规中矩地,老老实实打完两遍易筋经十二式之后,郑亚转而修炼金刚不坏体神功。

    第二次修炼金刚不坏体神功,相比昨晚,动作又标准了许多。

    易筋经动作轻柔,金刚不坏体神功则招招大开大合,动作刚猛。

    朝阳之中,郑亚的头上升腾起阵阵雾气,一遍神功练完,缓缓收工,郑亚的额头出现丝丝细汗。

    这功法,刚猛无铸,早晚各一次效果最好,多练反而无益处。

    郑亚用拳头不断排打着全身,一边打一边走回自家院子,完成了自己的晨练,也预示着自己的修炼完全走进了全新的阶段。

    随着阳光跃出地平线,新的热闹的一天开始。

    今日,郑亚高中湘省状元,还是全国统一考试状元的“放卫星”壮举,将持续发酵。

    从6月26日开始,湘省马上就开始填报志愿,26日至27日“本科提前批”志愿填报,其他批次志愿6月28日至7月2日填报。

    父母起得很早,精神奕奕。

    吃完早餐,郑亚跟着兴致勃勃的父亲郑林一起,乘坐大巴,前往张市一中。

    对一些家庭条件好,有背景,有门路的学生来说,可以自己填报高考志愿,但是对郑亚这样的,家庭条件较差,对各种高校了解不够,填报志愿方式也并不是很了解的学生来说,学校统一组织的志愿填报乃是最好的选择。

    过路的大巴车只有一个空位。

    郑亚怎么也不肯自己坐而让父亲站着,郑林嘴巴里,不停地,貌似很不满地埋怨:“这孩子,这孩子,真犟……”,但双眼之中的那种自豪和笑意,出卖了他此时的美好心情。

    郑亚站在父亲的身边,一手抓着父亲背靠,另一只手摸出了电话,对父亲笑着说道:“爸,我昨天有几个未接来电,其中有个还是谷老师的,我打过去看看……”

    郑林一愣,赶紧说道:“快,自然要打,这孩子,谷老师的电话,怎么不早点接……”

    郑亚笑笑,没解释,手中摁下了谷老师的电话号码。

    “对不起,谷老师”,郑亚问候一句之后,轻声道歉:“昨晚很迟才开机,怕打扰你休息,今天上午才给你回电话。”

    谷老师温和而又有点兴奋地声音传了过来:“郑亚啊,恭喜恭喜,没想到啊,你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从昨天下午,我这电话都不停地换电板,电话都只差打爆,你关机也是对的,要不然,你得被骚扰死,哈哈哈……”

    郑亚笑着说道:“一点成绩,都是老师你教导有方。”

    谷老师在那边笑了起来:“老师引进门,修行靠个人,哈哈,记得前几天你们请我吃饭,我还建议你再复读一年呢。我现在就想,真要是状元郎都要复读了,那会是一副怎么样的场景,哈哈哈……”

    郑亚谦虚地说道:“谷老师,你也是对学生负责,不仅仅老师,其实我爸我妈也建议我复读来着……”

    郑亚打电话的声音不大,但是也足够大巴车里其他乘客听见。

    同车好像还有几个高三学生,此时看向郑亚的目光之中,就有点审视和骄傲了。

    原来是个需要复读的差生啊!

    跟谷老师说了几句,郑亚很自然地问道:“谷老师,你给我电话,有什么事要交代吗?我现在正在向一中赶,准备去填报志愿……”

    谷老师笑着说道:“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有个同学威胁我,当你挑选水木或者京大时,要不两个都不进,要不就进京大,要不然,他要赖我家白吃白喝,郑亚,你别想太多,我跟你实话实说,我其实根本不甩他,只不过看在他求才若渴的份上,把话给你转达到而已……”

    郑亚愣了愣,嘴里说道:“我知道了,谷老师,如果我在水木或者京大之中挑选的话,同等条件下,我会优先选择京大的……”

    大巴车内。

    几个同样是去填报志愿,但很可能是张市其他学校的学生瞬间呆了。

    这是个什么学生?

    前面说要复读,跟着就说水木和京大会优先挑选京大,有没有搞错!

    大巴车内的气氛顿时略显怪异。

    郑林轻声问道:“小亚,谷老师这是?”

    郑亚挂断电话,笑笑说道:“没什么,就是给我一点填报志愿的建议。”

    郑林哦了一声,开口说道:“小亚,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郑亚问道:“爸,什么事?”

    郑林摸摸自己的脑袋:“我突然觉得,我对小亚今后的人生道路,完全失去了方向,觉得自己给不出你任何好的意见,这次,我陪你去填志愿,可能也就只能给你作伴,最后怎么选择,你人生的道路到底该怎么样,可能得你自己拿主意了。”

    郑亚微微呆了一呆。

    突然发现,这个问题,其实自己也从来没有深思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