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章 染血手链(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虎的弟兄们猛地一愣。

    看看依然威猛的郑亚,听到警笛的声音,终于有人说道:“虎哥,条子来了,要是被逮个现行,可就不怎么好说了。”

    老五大声吼道:“警察来了又怎么样,你们要搞清楚,今天是我们一群人被他砍翻了,而不是我们砍他……”

    谢虎眉头一皱,对郑亚冷笑一声:“山高水长,江湖见,今日谢虎我领教兄弟高招,铭记在心,咱们来日见,我们走……”

    说完,谢虎掉头向星期八酒吧之内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快速说道:“老八,你带两个弟兄留下顶杆,放心,很快出来,其他兄弟,我们走后门,记住,我们并不是混黑道的,不要留下案底……”

    郑亚并没有听清谢虎说些什么,此时,他的脑袋之中,无漏菩提子爆炸的余波还在荡漾,脑袋中传来阵阵晕眩。

    谢虎带人一走,郑亚心中松了一口气,眼前一黑,向前扑倒了下去,眼角余光之中,林之语梨花带雨地跑了过来。

    不知过去多久,好似只过去一瞬,也好似过去了很久很久,郑亚慢慢感知到了自己的存在。

    只是此时,郑亚觉得自己好似做梦一般,在一片黑暗之中,看不清方向,听不到声音,心中微微一惊,郑亚心中不由想到,自己这是在哪儿?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郑亚猛地感到自己的精神一震,好像自己能够看到东西了。

    郑亚看到了一个亮着洁白灯光的,洁白的病床,病床上,躺了一个浑身缠满了纱布的病人,而病床之前,林之语正紧紧地握住病人的手,不停地轻声哭泣。

    林之语的身边,紫洁正在小声的安慰着她。

    郑亚心中想到,床上是谁?

    她们在说什么?

    奇异的事情又发生了,郑亚十分清晰地就听到了两人说话声。

    郑亚听到,紫洁小声说道:“放心吧,之语,郑亚不会有事的,他那么厉害,十几个混混都被他放倒了,他不会有事的。”

    郑亚心中马上想到,难道说,床上躺的是自己不成?

    再一想,很有可能啊,自己最后时刻不正是经受不住无漏子的爆炸,生生被炸晕了吗?

    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不行,自己必须得醒来,这种灵魂出体的状态可是很不好,很不好,不行,自己必须醒来,必须醒来……

    强烈的欲望之中,郑亚感到一阵白光闪过,意识飞快地向白光冲了进去,瞬间陷入漩涡之中,人事不醒。

    郑亚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强烈地渴求自己醒来的时候,林之语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紧紧地抓住郑亚的左手,林之语将左手压在自己的脸上,嘴里不停地说道:“紫洁,你不要说了,都怪我,要不是我任性,郑亚就不用去酒吧救我,就不会身受这么多伤害,就不会晕迷不醒了,都是我不好,紫洁,都是我不好……”

    紫洁小声说道:“这个,林大,去酒吧也不是你一个人的意见,我也有份。”

    林之语的脸轻轻地在郑亚的左手上摩擦了几下,嘴里轻声说道:“紫洁,我不该要面子,那天成人礼,我的表现差劲极了,王小君比我好百倍,她知道不顾一切地维护郑亚,而我做不到。”

    紫洁干笑:“之语,各人的个性不同,个性不同,我可是觉得林大你保持大侠作风才是你的本色。”

    林之语匍匐在郑亚的床前,嘴里抽泣地,轻声说道:“紫洁,你是没有想到我的感受,你知道不知道,一直到今天,一直到郑亚躺在这个病床上的时候,我终于才知道,我错得有多么的离谱,你不知道,此时此刻,我的心是多么的痛,如同刀割,我恨不得,躺在床上的,是我而不是郑亚……”

    紫洁轻声安慰道:“之语,其实发生了这样的事,说不定也是好事,你才能更清楚地看清你的内心。”

    林之语伸手摸摸郑亚缠得只剩下鼻子嘴巴的脸庞,痴痴地说道:“可是你知道吗?我的心真的很痛,你知道吗?紫洁,国术馆里,那个从来不说话,当我们的陪练,让我们拳打脚踢的,其实就是郑亚,而我,记得前不久,就在你的面前,亲口跟你说,亲口跟你说……”

    紫洁脸上微微色变,失声说道:“该死,他真是郑亚,那他岂不是听到你说过你并不喜欢他,还说他是土包子,你只是大侠范发作……这个,不会这么巧吧?”

    林之语轻轻地摸着郑亚:“所以我才那么心疼,紫洁,我现在很不敢想象,郑亚会是以怎么样的大度,去参加了我的成人礼,还受到了周宇的百般刁难,想一想,我这心里就像是刀割的一般,血淋淋的难受……”

    “林大”,紫洁小声说道:“你也不要那么难受吧,记得那天,郑亚可是很厉害的,周宇的招式都被他给挡了回去,还占了不少便宜,就连周宇拿手链挤兑他,也被他给糊弄过去了。”

    “紫洁,你到现在,还觉得我手上的手链,真的就是你买到的那串二十元一副的地摊货吗?”林之语含泪,举起了手中的无漏子手链。

    杨紫洁微微一愣:“难道不是,那可是我亲自交给郑亚的,绝对不会错。”

    林之语抬起了郑亚的左手:“紫洁,你给郑亚的手链,在这儿呢,而我手上这手链,却绝对是郑亚本身应该拥有的,真正得到过高僧开光的手链……”

    杨紫洁一看郑亚手中的手链,再看看林之语手中的手链,揉揉双眼,嘀咕了一句:“感觉就是一个样子,没看出开光的迹象。”

    轻轻地,将脸庞靠在郑亚的手链上,好似十分温柔的感应着郑亚的气息,林之语轻声说道:“谢虎,之所以迷不倒我,就是因为手链始终传来一股清新的气流,让我保持了难得的神智,勉强摁下了郑亚的电话,而我根本没来得及说出我在什么地方出事,郑亚就飞快地赶,赶,赶了过来啊,他一定是在国术馆听到了我们要去星期八……”

    杨紫洁一听,也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嘴里飞快说道:“我买了个假货,郑亚给你换了个正品,然后你觉得郑亚打肿脸充胖子,对他心怀不满,谁知人家最后还以德报怨,将你救了下来?”

    林之语哽咽着说道:“我叔叔说这是开光的无漏子,可我不信,我不相信郑亚,哪怕他从来没对我说假话,可是我不信任他,你知道吗,紫洁,每当我看到郑亚手中这串染血的手链,每当我想起自己在国术馆内,说的那些伤害郑亚的话,可能被他听到的话,我这心中,就有着一种被剖开了的,撕心裂肺的痛,紫洁,我好心痛啊……”

    泪水如同泉水,涌了出来,打湿了郑亚病床上的床单。

    林之语趴在郑亚的身上,放声哭了起来,肝肠寸断。

    紫洁不由自主地瘪瘪嘴,也哭了起来:“郑亚,郑亚,他真是够可怜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