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九章 僧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一个可以任意折腾且不会致其死亡的俘虏摆在面前,就更暴露了人性中的凶残暴虐。

    见此一幕,浮舟真想立时冲上去,杀光这群施暴者。

    可是,理智束缚住了她的脚步。

    这些凡界之人都是得了天运阁的授意方有如此行径,若她这个时候冲出去了,就代表着公然违抗天运阁指令,什么下场,她还是有数的。

    她并非惜命,而是知道,假如连自己都不在了,还有谁会毫无保留地帮助他?

    种种待查的真相,他们搭上一切也要完成的计划,又有谁来实行?

    夜深人静,折磨了囚犯一整天的看守们也倦了,陆续离开,仅余的两名狱卒亦喝得酩酊大醉,借着上涌的酒意压下满室血腥味所带来的不适感。

    囚室的墙壁和地面上,到处是喷溅的暗红血液,有狱卒打来清水冲刷了好几遍,仍无法洗去这些痕迹。

    浮舟穿过铁栅栏,见那浑身都被刮掉了一层皮肉的少年正在自我修复,创伤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回原样,连被剜去的部分也迅速再生。

    她微微松了口气,望着他重新长出的双眼,漆黑幽暗,又渐转清明,仿佛再多的酷刑磨难都无法将他改变。

    可是她也明白,恢复如此之快,代表着他会一次又一次经历死亡,永无尽头。

    “我带你离开!”浮舟向他伸出一只手,阴冷的囚室里绿眸如玉,有慈悲怜悯的微光。

    离泓笑了笑,拍开她的手。

    “忍下去。”只有见到她,他的神智才会短暂地清醒过来,并记起之前的约定。

    按捺下所有悲伤与愤怒,浮舟割破手指,用禁法将一滴血封入离泓的眉心,似做了个最艰难的决定。

    “这是天族皇室之血才能做到的封印术,能让你暂时忘了此前发生的一切人和事。”她望着他渐渐变得昏昏沉沉,靠在铁栅栏上,任血污沾染了洁白的衣袍。

    “如果我们连自己都骗不了,又怎样瞒过三界所有人?”她的目光转向囚室内那方狭窄的天窗,轻轻道,“骗人的事全都由我来,你知道的,我最擅长这些了……而你,只要活着便好。”

    丁若羽睁开紧闭的双眼,幽长的走廊、秋叶纷飞的院落里,都寻不到那熟悉的身影。

    地道开口处覆盖着的草皮上忽然光华闪烁,若非晴空白日,这光能耀花人的眼睛。

    白光中离泓走了出来,如同梦境中数百年前她还是浮舟的时候初次与他相见一般,光影交织、变幻莫测,那一瞬几乎看不清他的模样。

    她迎了上去,说不出此刻心底的感情是喜悦还是怅然若失。

    “重新做了一个,短距离传送并无大碍,长距离材料不够,还得接着试……”离泓手里握着个类似托盘的器物,对她草草解释了一番,就自言自语地向柴房地窖走去,仿佛根本未曾察觉她心态上的变化。

    “我不想躲你,是你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内不出来,才……才……”丁若羽冲他背影叫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