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梵音之谜(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铛~”

    一枚龟甲赶在那刀划下的时候挡在了魏飞飞的身前。她马上矮身朝后快速退后几步,拉开与面前人的距离。

    “你疯了?!”

    魏飞飞看着眼前人气到。

    然而,面前的那个“于微”却不管不顾地挥起手中的剑继续朝着她砍来。

    魏飞飞正要咬牙继续迎上去。

    突然,前面黑影一闪,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面前的那个正拿着刀的“于微”就一刀被削去了脑袋,朝一边倒了下去。

    顷刻间,那地上的尸体就变成了一具被截去脑袋的虫人模样。

    “这怎么回事?”

    魏飞飞瞪大了眼,看向重新出现的另一个于微。

    “来不及说了,快走。”

    于微一把拉起魏飞飞,朝着前发快速狂奔起来。

    “周惠晨不见了!”

    魏飞飞急到。

    “我知道,她不会走太远,就在我们附近。”

    于微一边拉着魏飞飞奔跑着,一边不管不顾地撞开四周朝她们张牙舞爪疯狂扑抓而来的“虫人”。

    眼看那些虫人就要抓咬到两人的身上和面上。魏飞飞本能地挥出手,放出龟甲想要抵挡,但右手被于微拽得死死的。

    旁边,一个窜出来的“虫人”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上于微的肩头。

    “小心——”

    魏飞飞忍不住惊呼。

    然而前面的于微像没有看到一样,只是不管不顾地拉着她朝前冲着。

    魏飞飞心里一阵发凉,这下完了。

    但下一刻,就看到咬上于微的虫人被她随手一挥,就像散去的烟尘一样,转眼就不见了。

    两人就这样一路狂奔了几百米。

    于微突然率先停了下来,警惕地看着四周。

    后面的魏飞飞缓了缓气。

    一路跟过来,她发觉,只要她们不出手攻击,那些或多或少咬到抓到她们的虫人根本不会真的对她们造成伤害,有的会如同烟尘一样散掉。

    虽然她心里多少还有些疑惑,但一番奔跑下来,比之前要镇定得多。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都中了毒气,刚刚出现的一大部分是自身产生的幻象,在幻象里贸然出手,很容易伤到自己和其他活着的人,最重要的是,会白白损耗自身的异能和体力。”

    魏飞飞这下才有点恍然,她不禁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四周。

    这辆“列车”真的是太长了,长的似乎只要她们这样跑下去,就永远走不到头一样。

    不知不觉中,原先那些朝她们扑咬而来的假虫人也渐渐不见了。

    两人站在空荡荡的“列车”中央,前后都不见人影。

    “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于微停下来,魏飞飞小声问道。

    “找个人。”

    找人?

    魏飞飞心中疑惑更大了。

    “天灵灵,确定他在旁边吗?”

    “没看错,就在你左手三点钟方向五六米的距离,还在拿着棍子到处挥呢。”

    “其他人呢?”

    “有些就在旁边,前面不远的地方还有些,都在瞎晃悠呢。”

    于微侧过头,对魏飞飞嘱咐了一句不要动,然后朝左手边大跨了几步,就着“列车”的车壁冲了出去。

    亲眼看见奇异的“真人穿壁”景象,魏飞飞心里多少有些震撼。

    大概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于微手上拖着一个男人再次回到了“列车”上。

    这个人不就是刚刚之前第一个下车发了疯的男人吗?

    她记得,就是这个人最先在雨里大喊大叫,然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等大家晃过神的时候,周围到处都是虫人了。

    如今,地上的那个男人明显精神有点不对劲,两眼涣散,一瘫软泥似地躺在地上,嘴巴里疯狂叫嚷着,手里还在拼命地比划着一根湿哒哒的破木棍。

    “他······”

    “他的中毒症状,可能比较激烈些。”

    于微开口道。

    魏飞飞面上露出一丝不自然,是个正常人如果没有任何防备地产生这些幻觉,大概都会情绪失控吧?

    如果她不是跟于微在一起,估计比地上的那个男人也不会好上多少。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朝于微多看了两眼。

    似乎从一开始,这个女人就很理智而又清晰地明白自身的处境。

    太冷静了,冷静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站在另一边的于微却微微皱起了眉。

    找了半天,背后的那只梵音兽似乎有意藏起来,不再贸贸然对她出手了,就连天灵灵也找不到那家伙。

    但是那只梵音者只要不死,就会一直释放毒气让人一直陷入幻境。

    即使明知道是幻觉,如果她们短时间内找不到出路,最后一样也会扛不住那些毒气的侵染。

    到时候如果人整个大脑神经被麻痹,即使是有再坚强的毅力也无济于事。

    时间,就是生命。

    于微蹲下身,从靴后抽出一把从老柴那买的变异鱼鳞作的利刃,朝地上那男子的手臂上轻轻一划。

    “啊!”

    一声痛呼。

    男子原本癫狂涣散的眼神似乎一瞬间清明了一些。

    他抱着受伤的手臂抬起头。

    “醒一醒。”

    魏飞飞朝他晃了晃手。

    男子看清楚面前的站着的两个有点面熟的女人,用力地晃了晃有些晕沉的脑袋。

    “你还记得你之前第一眼看到那个,“鬼”的样子吗?”

    于微中途顿了顿,问道。

    “鬼······鬼!!”

    男子听到“鬼”这个字,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刚刚清明一些的面上又露出癫狂。

    “滚!都给我滚!老子砍死了你们这些怪物······”

    他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又开始胡乱挥舞着手臂,双眼赤红,显然被勾起了刚刚在幻觉里看到的可怕景象。

    “给我清醒点!”

    于微将他重新制在地上,一巴掌狠狠地扇到面上,冷声道。

    “你现在只是中了毒而已,看到的都只是你的幻觉,不过,再拖下去还不能把这毒解了,大家都只能玩完!”

    “幻,幻觉······”

    男人似乎清醒了些,他努力聚焦到面前的女人。

    “好好想想,你是第一个见到那家伙真正样子的人,你看到的鬼到底什么样?”

    这一次,男人听清楚了,他陷入回忆,接着马上又露出痛苦的神色。

    “它,它没有脸,站在那里,像幽灵一样飘过来,然后张开嘴,舌头,好长的舌头······”

    “难道真的是鬼?!”

    魏飞飞有点讶异道。

    于微摇摇头。

    “不,它叫梵音者,也是初级进化型虫人的一种。释放的毒气能让人产生幻觉。”

    “原来是虫人进化的。”

    魏飞飞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只要不是什么真的鬼就好,不过这样的场景还真像末世前说的鬼打墙。

    但刚刚那男人的话却让于微再次想到一些东西。

    之前她还不能完全确定释放毒气的就真的就是梵音者,只是直觉猜测,毕竟这个世道上除了梵音者,很多异能者也能让人产生幻觉。

    前世,这种进化型虫人很轻盈,会像水母一样飘荡,时常被误认成幽灵。

    它们可以幻化一切事物,但到底是没有太多智商,捕猎时,只要一旦觉得时机成熟,对猎物发动攻击就会显出真身。

    现在从那个男人的描述看来,应该就是梵音者了。

    “不过于微,你怎么知道他就是那个见过梵音者的人?”

    魏飞飞有点好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