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Misery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至于绝城寻找无铭的原因,还是因为在原本的游戏剧情中,这货真的疑似当了一回二五仔。

    当然,绝城并不会认为他是真的叛变,因为绝城没法臆测别人的心思。但是他也明白,整合运动的初衷是好的,只是方式有问题罢了。

    毕竟整合运动其实真的不是什么暴力组织,只是因为乌萨斯对待感染者的态度太过于极端,导致了切城事件中的整合运动成员如此狂躁。要知道,整合运动的内部,也不是一颗心的。

    毕竟,不是谁都能忍受祸及亲属的辱骂的。而且乌萨斯这个国家虽然强大,但是在面对感染者的问题上却走向了极端,要知道,甚至绝城他们之前面对的整合运动中,还不止有暴徒,可能还有带着孩子的父亲,甚至母亲。

    而当初游戏中无铭选择观察整合运动,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他们的真实吧。

    罗德岛和整合运动的冲突无分对错,只是相互之间的理念不同罢了。

    前者的理念和平,但却虚幻;后者的理念疯狂,但却真实。

    可是.....

    无论输赢,只要发生战斗,乃至战争。也就没有输赢之分。

    借用某个暴君的名言,“他们错了吗?没有。我们错了吗?没有。这就是战争”

    这句话真的是扎心透体,战争中没有对错,要么死要么活,活下来的一方撰写历史。

    确实,整合运动攻陷了切城,带给了全世界感染者希望,然后呢?切城的居民呢?惨死的人,难道整合运动的行为就不算恶吗?

    反观切城的平民,对待感染者的高压态度,在他们残害这群反抗感染者的父辈的时,有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遭受到报复呢?难道乌萨斯的政策还有平民们对待感染者的态度算不上恶吗?

    有的时候,泰拉世界的一切都太真实了,真实的让绝城有些喘不过气来。

    确实,有系统傍身的他,也算是有着超乎常人的力量。但是如何运用这股力量的人,还是取决于他自己。

    力量本无对错,错的,只有运用它的人。

    “博士,您找我?”无铭看到绝城来到现场,立马笑嘻嘻的小跑了过来。

    被无铭打断了脑海里的胡思乱想,绝城笑了笑,看了看四周。

    “任务的状况如何?”

    听到绝城询问任务状况,无铭羞涩的一笑,摸了摸头。

    “没什么,多亏了赫拉格先生的带领,整合运动并没有对我们进行太多的阻挠,不过.....”无铭看了一眼远处的赫拉格,悄悄的对绝城招了招手,示意他低点身子。

    绝城微微蹲下把耳朵凑了过去,听无铭想说什么。

    “博士,不是我说,我怀疑,赫拉格先生,真的有可能是整合运动派来的卧底。”无铭悄悄的凑到绝城耳边小声说道。

    “真的?”绝城挑了挑眉毛。

    “真的,我亲眼看见他和一名整合运动的士兵交谈后跟着他们走了进去,这才把Misery和索拉娜带了出来,而且在这之后很多整合运动士兵就如同没见到我们一样放我们离开了。”无铭认真的说道。

    “你是不是还在念叨当初切城营救时期的事?”听到这个消息,绝城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

    “才没有!一件事归一件事,这次他的问题真的很大,我怀疑,他就是内鬼。不信你可以问问Misery和索拉娜,他们两个肯定知道的更多。”

    点了点头,绝城安慰了两句无铭,便转身朝着闪灵那边走去,ACE正和她在一起,而且看着那边的两个生面孔,绝城感觉他们应该就是无铭提到的Misery和索拉娜。

    “来,动作慢一些,你的肋骨断了,翻身一定要注意,目前我暂时用治疗术缓解了你的痛楚,稍微等一段时间就好了。”闪灵扶起一名黑发的男人对他嘱咐道。

    “谢谢你了,安.......闪...闪灵。”男人对闪灵表示了感谢,接着缓缓的站了起来,随后他看到了朝着向这边过来的绝城,便对他笑了笑,大声说道,“博士,这边!”

    看到男人和自己招手,绝城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博士,你来了。”ACE对绝城点了点头,表情丝毫看不出之前的颓废,精神的一批。

    “嗯,新手臂的状况如何?”看着ACE崭新的机械右臂,绝城问道。

    “使用起来还有些不太习惯,不过没问题的,火神小姐的手艺很棒。不愧是米诺斯的铁匠,不过维护方面我需要特别注意,毕竟不是所有医疗人员都懂铸造工艺的.....”ACE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的看了一眼闪灵。

    听到ACE的话,闪灵也发现了别人都看向自己,接着她双手叉腰,嘴唇微珉,鼻孔里不断传来嗤嗤的出气声,明显一副生气气的样子。

    “我们光是精通医疗方面的东西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要是还精通铸造的话.....累死好了。”闪灵明显对于铸造工艺一窍不通,ACE话让她不知为何生气气了。

    挠了挠头,ACE求助般的看向绝城,看来他这个大汉不太会哄女人。

    绝城笑了笑,拍了拍闪灵的肩膀。

    “好了好了,ACE就是开个玩笑。毕竟人都要讲求天赋的,闪灵你的医疗技术那么厉害,大家已经很羡慕了,要是其他方面更厉害,其他人岂不是要羡慕死?”

    绝城意有所指的话,闪灵翻了个白眼,倒是也不生气气了,被转移仇恨的她明显觉得和绝城这货生气没必要。

    而这时,一旁的男人才来到绝城面前,笑着点了点头。

    “您好博士,罗德岛A3行动组,Misery,好久不见。”

    看着面前这位明显是萨卡兹族的陌生男子,绝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迷茫的神色,接着他点了点头。

    “你好,Misery。”

    有礼貌,但是语气生分,搞得一瞬间Misery的表情都有了一些颓废感,就仿佛瞬间老了许多一样,这一瞬间,他明白了ACE的话并非作假。

    随即,他蹲了下来,拉住绝城的手,低下了头。

    “博士,这是我和我逝去队友们的请求,”Misery谦卑的低下头,轻吻绝城的手背,郑重其事的说道,“博士,请您为罗德岛,带来曙光。”

    听到面前干员的虔诚话语,绝城并没有答应,也没去搀扶地上的Misery,他只是平静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为什么。”

    “我知道,对一个失忆的患者说这种话很任性,很没有道理,但是....”Misery的手攥的很紧,“我还是想要请求您....”

    “好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绝城打断了Misery的话,将他搀扶了起来,“我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而我对于你们又有何种意义,但是有一点你需要知道。”

    “我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一个连记忆都没有的普通人。即使这样,你们也愿意相信我会给你们带来想要的东西吗?”

    绝城的话里带着一份洒脱和陌生感,Misery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变化,不过很快就再次变得坚定起来。

    “我相信,因为您,是博士。正是您,教会了我战斗的理由!!”

    ——————(PS:下面的可以跳过也可以继续看下去,不过想来这种复读应该没什么人喜欢看吧)

    “现在开始播放录音——”

    “咳咳,试音阶段,能听到吗?”

    “这里是侦查员,Misery,如果你听到这条消息,并且没有见到我的人,那么想必我已经死了。”

    “不必伤心,也不必气馁,呵,虽然我这么说,但是想必你也不会听的吧。毕竟你是Misery啊,悲观的不行的家伙,想必你现在听到这些时的想法恐怕很消极吧。”

    “啊,天灾要来了,看来博士他们应该已经安然无恙了。想必你也明白,我们的目标是把博士从切尔诺伯格救出来。”

    “阿米娅的表现太坚决了,就连你也是一个样子,不顾性命的想把博士接回来。”

    “你们都把自己看的太清了,就连ACE也坚信着救出博士能够打破许多现有的僵局。”

    “可是,我发现我们的想法都有些太理想了,确实,如果博士还像过去那样,我相信罗德岛一定会更加兴盛。”

    “拯救博士之后我们将会无往不利,死亡与告别会成为过去式。但是........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或许,是因为我是个软弱的人吧,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些什么....不知怎么面对罗德岛的兴盛?”

    “我没在怀疑博士的能力。博士是倾斜了力量天平的人,没有博士,卡兹戴尔将会是一潭死水。”

    “三年前到现在,我们损失了太多的兄弟姐妹。我一直认为,只要我们中还有人活着,就能在某处团聚,这是我继续为罗德岛服务的原因之一。”

    “但是,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吧。”

    “你还记得,当我们请求博士的时候......那时博士的眼神里,我只能看到胜利的承诺。”

    “除了胜利,我看不到别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

    “那里什么也没有。”

    “我一直在想,凯尔希女士一直不肯向我们透露的真相,是不是也和博士有关。”

    “三年前最后的那段时间,为什么照片上的X会越来越多,为什么牺牲越来越频繁,为什么......会有那种我们根本就看不到目的的战斗?”

    “我不敢想......也不能去想。”

    “如果战火和厮杀催化了博士,让博士从一个教导者和研究者,变成了一台战争机器....那么只会是我们这群请求博士去参与战争的人犯下了大错。”

    “博士不应该再去指挥战斗。对罗德而言如此,对博士本人而言更是如此。”

    “所以我希望博士,能够.....重新开始生活。如果能和罗德岛再无瓜葛,或者说置身事外,忘记过去的一切,这样......唔,我的想法有些太天真了。”

    “呃,抱歉,这话很天真吧......哦对不起博士,我忘记他可能会把这份磁带交到你的手上了。”

    “.......博士,如果您真的可以听到这些话......您,您肯定又会笑话我天真了对吧....(哽咽)”

    “我不喜欢别人看我的笑话,只有您是例外.....”

    “我的想法,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幼稚,所以向谁都不曾吐露过这些.....原本,我以为会带着这些念头入土的....”

    “我只希望博士能够不要在走上战争这条老路,其他的,怎样都好....”

    “......(哭声)”

    “最后,我希望....博士,不,如果Misery你听到这段话,请务必替我传达给博士。”

    “博士,您和我们并肩作战的那些日子,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过。”

    “还有,我的小队,斯琳珂,普特尔,长蝎,雷发,姆拉姆,酒莓软芯,索拉娜,米米,小玛丽,图钉,淤兰,长音,一共十二位。尽管现在只剩下了索拉娜和我,但是.....”

    “我希望索拉娜醒来之后,无论她说什么,我都希望你们能让她退役,不在参与行动。”

    “罗德岛就是她的第二个家,如果她不听,请告诉她,见证我们战斗的,现在,只剩下你了。”

    “如果有人问起来其他人的事情,就这样帮我回答那些人吧——虽然没有人能记住我这支小队中各位队员的名字,但他们,没有因为怕死而退缩过,没有!”

    “如果不是他们,我就没办法击杀对方佣兵部队的首领带给整合运动混乱,在我眼里,他们都是英雄。”

    “.....当然,我知道有许多罗德岛人为罗德岛的事业贡献了生命。没有人的死是特别的,我们不是在为了任何一个生命个体.....(抽泣)这样说,是在贬低他们的死!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相信的理念而牺牲的。”

    “(女声)说完了吗?你该不会忘记我们的交易了吧?”

    “答应你的事情自然是会做到,博士已经离开切城了吗?”

    “(女声)罗德岛的所有人都安全离开了哦,那么,我们之前的口头约定,是不是应该继续遵守了?”

    “我知道了,最后一件事,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这两位,并且把他们送到罗德岛。”

    “哈?这些可没在.....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毕竟大家也是老相识了嘛,面子我总会卖你一个的。是不是可以把枪收起来了?”

    “博士,这是我的最后一句话....”

    “你还在对着那个机械说些什么,我可是还有任务呢。”

    “保重......”

    “快点走啦!!我可是要杀你为头报仇立威的!”

    “嗯,你现在叫什么....”

    “叫我W哦,你应该明白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吧?”

    “呵,走吧....”

    “——录音结束”

    —————

    “博士,您没事吧?”看到脸色不太对的绝城,一边的ACE问道。

    “没事,对了Misery,这个录音,你有听过吗?”摘下耳机,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红的眼圈,绝城对着身边的Misery问道。

    “抱歉,从醒来开始,我们就被整合运动抓住了,在那里他们并没有对我们进行拷问,只是询问了我们有关罗德岛的消息之后就任由我们行动了。”Misery摇了摇头。

    对于Misery的经历,绝城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并没有什么心思去想他是不是叛变了,因为刚刚这位名为“侦查员”干员的录音则是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此次来到前线,绝城就是来寻找这段录音的,不,在原本游戏剧情中,这是只是一张纸,甚至不是录音。

    直到这段录音听完,他也是有股五味陈杂的感觉。

    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前身博士在卡兹戴尔策划了什么?所谓的战争机器又是因何原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