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249章 金云飞当花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金晓红道:“二哥,二嫂,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几年你们离开大哥出来单干,大哥帮了你们多少?说句不怕你们生气的话,其实你们一直没离开大哥啊。”

    还真是这样的,鞋样都是大哥提供的,福建和文州那边的原料供应商,也都是大哥帮忙介绍,甚至直接从大哥的仓库里拉。

    这两年的外贸鞋,大哥给别人做,每双都要收一二元甚至几元钱,唯独给他二弟做,大哥一分钱都不抽。

    更有甚者,衡丰街那边的老房子老厂房,三分之二属于大哥,说好了要付租金给大哥,可实际上呢,大哥就没要过一分钱。

    还有过年以后的新鞋季,大哥给了十万双的外贸鞋,每双利润至少有五元五,仅凭这桩生意,明年上半年的经营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二哥,二嫂,我要是到你们那里上班,万一大哥生气,他一使坏,跟你彻底断绝关系,那你就惨了,我也会更惨。所以,咯咯,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我只好到大哥的公司去上班了。”

    金云兴和张玉翠两口子都是明白人,请三妹是真心的,也知道争不过大哥。

    金云兴笑道:“大哥,我认输了。三妹,咱先说好,大哥要对你不好,你干不下去了,你二哥家的大门,始终向你敞开着。”

    就这样,三妹走马上任,开始了她的常务副总经理的生涯。

    正月初八,公司如期恢复上班。

    为了配合三妹金晓红,金云飞主动求变,不再按时出现在办公室里,每天早饭后的方向,也不再是下楼而是上楼。

    三楼专门辟出了一个房子,加上阳台,改造成玻璃房,玻璃房里摆放了一百多盆花,或挂或摆,琳琅满目,花香四溢。

    金云飞也是像模像样,或剪枝,或浇水,比专业花匠还耐心细致。

    其实,金云飞对花基本不懂,几十种花,叫得上名的不占三分之一。

    金云飞是做给全体员工看的,他这是在告诉他们,现在是金晓红副总经理当家,他们得听她的。

    隔壁的于克非,还有蒋宗耀,都打电话笑话他,他们五十多岁的人还在奋斗,他这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倒过起了退休的生活。

    好朋友王九旦也来了。

    在楼下得知金云飞当了花匠,王九旦是一边笑着一边上楼的。

    “哈哈……大飞,你这是真要当甩手掌柜了吗?”

    金云飞也笑道:“他娘的,你的狗鼻子真灵啊。”

    花房里有两张躺椅,躺椅间还有茶几,放着从办公室搬上来的茶具。

    金云飞坐下,王九旦也坐下,两个人先喝茶。

    但金云飞不许抽烟,说要保护花,王九旦只好将香烟和打火机塞回包里。

    “羡慕,羡慕啊。”王九旦道:“大飞,我刚在下面看了好久,你那个三妹了不起。她搞的那套企业改革方案和具体措施,我要了一份,我拿回去学习,准备也在我的建筑工程公司搞一番改革。”

    “哎,我是制鞋企业,跟你那挖土方砌砖头的破公司,有天地之别哟。”

    “你他娘的别打击我,借用一个成语,触类旁通,触类旁通总行吧。”

    “嗯,这还差不多。”金云飞道:“不过,九旦,我要提醒你一下。你我是老板,不能冲在第一线,就像我这样,我家三丫头冲锋在前,我在幕后掌控。”

    王九旦点了点头,问道:“我那个戴眼镜的助理,是我花大钱从省城请来的,肚子里有干货,你看怎么样?”

    “嗯,那家伙行。”金云飞也点了点头。

    王九旦道:“大飞,说正事,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正好有三件事找你。一,我要在你那个鞋业通讯杂志中缝刊登广告,连登十期。”

    金云飞道:“这个简单,你去找我隔壁于克非的小儿子于子冬,现在是他总负责。我建议你的广告登两页,一万元一期,十期能打个八折。”

    “哎,我不是很熟,你帮我打个招呼。”

    点了点头,金云飞问道:“奇了怪了,你是建筑行业的龙头老大,业务多得忙不过来,还需要打广告吗?鞋厂都是小门小户,你稀罕我们这些小生意吗?”

    “唉,此一时彼一时了。”王九旦道:“不错,前几年我是高枕无忧,不像你们制鞋行业,个体户多如牛毛。现在呢,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纷纷关闭,那里流出的人才众多,是个人拉一帮伙计,买几台设备,就能整一个建筑公司。你知道现在天州市有多少个建筑公司吗?七百三十几个,如雨后春笋啊。”

    “呵呵,终于知道压力了?”

    “压力山大啊。我有七百五十人,我得未雨绸缪,确保这七百五十人有事干,有饭吃。”

    金云飞道:“我帮你。你先打广告,制鞋行业内有谁要搞厂房,我说得上话的,我帮你牵线搭桥。”

    “说第二件事。现在要搞商品房了,就是大力发展房地产业,私人也允许搞了。咱们温林县已有三家房地产公司,全天州市也已有十一家。大飞,我也想试试,你看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参与?

    金云飞不吭声了。

    王九旦道:“大飞,我个人认为,生意无非就两种,一种是暴利行业,一种是非暴利行业。以前,制鞋行业是暴利行业,建筑行业也是最利行业。”

    金云飞还没接话。

    “大飞,现在,制鞋行业和建筑行业都竞争激烈,都不是暴利行业了。拿你们制鞋行业来说,以前动不动的每双三元四元五元的利润,现在多少,顶多顶多二三元的利润。当然,现在有外贸鞋,利润还挺高,但一年能有几单外贸鞋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