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章-夜半闲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孟府众人潦草吃过晚饭后,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

    孟夫人顶着红肿的眼眶,把神情沮丧的孟然叫到了卧房。

    待孟然坐好,孟夫人才开口,“然儿,原本有些事情我和你父亲并不准备告诉你,只是到了如今,不得不告诉你了。你今天并未亲眼看到,但应该也已经听说了,你父亲被他昔日的同僚带去了衙门,你将在三个月内见不到你父亲。至于原因,我就不告诉你了。”

    孟浩瘪了瘪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最后勉强开口说道:“娘亲,不管有什么事,您都要告诉我,我已经长大了。”

    孟夫人温柔地看着儿子孟然,过了半晌儿,才缓缓开口:“罢了,与其你在心里猜测,不如就告诉你好了。你父亲在衙门里出了一些事情,被罢官去职,另外监禁三个月。”

    孟然追问:“父亲犯了什么事?”

    “你父亲当着同僚的面儿发了牢骚,说了一些对皇帝不敬的话,也说了一些质疑朝堂诸位大人的话语,此为其一。其二啊,就是你父亲在衙门里与人争权,此次有了把柄在别人手中,自然是被人检举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惩戒。”孟夫人叹了口气,终是把实情告诉了儿子。

    “那父亲为什么发牢骚呢?”孟然不解。

    “你父亲啊,只是为了这江南百姓说了几句公道话而已。”孟夫人抚摸着儿子的头,轻轻说道。

    “我以前就听先生说话,如今这皇帝还算勤政,就是有些任人唯亲,所以下面的官员良莠不齐,导致这民生日益维艰,百姓生活困顿......”

    孟然还待再说,就被孟夫人喝止住了,“然儿,休要胡言乱语,莫要学你父亲,最后落得个身陷囹圄。”

    孟然撇了撇嘴,还待再说。却被孟夫人打断,“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知道你父亲没错。但是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可以做;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可以说。”

    “那难道看着他们做错也不能说吗?先生说......”

    “闭嘴。”孟夫人终是被儿子气的火冒三丈,大声呵斥道:“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你懂什么?就为了这一句话,需要被关三个月,值得吗?你同情天下人,那你同情过自己的家人吗?你以为自己正义,你以为自己伟大,可你有想过家里的亲人吗?不过是图一时爽快、自私自利的懦夫。”

    孟夫人似乎把近日来对丈夫的不满统统发泄了出来。孟然被母亲的怒火吓得不敢言语,只是低着头。

    发泄过后,孟夫人十分劳累的样子,只是摆摆手,“你去休息吧。若是日后再说出那般的混账话,小心你的手心和屁股,到时候可别怪为娘心狠。”

    孟然一脸害怕的样子,忙不迭地点头称是。

    回到自己卧房的孟然,还是一脸的后怕。

    小莲看着脸色发白的孟然,问候道:“少爷,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孟然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没有,我只是被我娘骂了一顿。”

    “啊?”小莲一脸难以置信,“少爷,无缘无故的,夫人为何会骂你?”

    “还无缘无故?下午的事情你不知道吗?”孟然质问小莲。

    “少爷,下午什么事啊?我不知道。”小莲连忙否认。

    “哼哼,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知道你知道。”孟然有些生气。

    小莲极力否认,“我真的不知道啊,您下午睡着了,我在房间里陪着您,哪里也没去,怎么可能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啊!”

    “好吧,算你过了。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孟然直勾勾地看着小莲的眼睛。

    小莲扭脸想要躲闪孟然的直视,却被虎着脸的孟然伸手掰正。小莲看孟然已经生气了,只好轻轻点头,“有一件事瞒着你。但是,跟今天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孟然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什么事?”

    “就是少爷你问我的,有没有觉得家里的气氛不太好。其实是有的,老爷和夫人在闹别扭。”小莲弱弱地回道。

    “不可能,我就没见过我爹娘闹矛盾,他们怎么会闹别扭?”孟然一脸不信。

    “真的,我不骗你,是因为......”小莲很是纠结,纠结自己要不要说给孟然听。毕竟那件事情牵扯到主人和主母,一旦被别人知道,会说她一个下人不守本分、制造谣言,轻则会被孟府处罚,重的话,可能会被打死,到时候,就算是官府也不会说什么的。

    孟然看着发呆的小莲,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这一举动,吓得小莲惊慌失措,“少爷,你还是不要问了,这件事情跟你也没有关系,知不知道都没所谓的。”

    孟然忽然笑了,“你这样我就更想知道了。你要是不说,我就去问我娘。”

    小莲吓得打了个寒颤,央求着孟然,“少爷,我说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孟然转了转眼珠,沉思了一下,“你说吧,什么条件?”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夫人。”

    “好,我答应你。开始说吧。”

    “你真的答应我,不跟别人说啊。”小莲再三确认。

    孟然有些不耐烦了,“你倒是说呀!”

    小莲怯怯地看着孟然,“那我说了。我听他们说,前几天下午,老爷在书房喝醉酒之后,第二天竟然从外面回来了。”

    “外面?哪个外面?”孟然有些头大。

    “就是...就是外面啊!”

    “唔...小莲姐,你的意思是父亲喝多了却出了门?一夜未归?”孟然一脸好奇的问道。

    “好像是这样。”小莲点点头。

    “可是我爹很少晚上出门的啊,更别提夜不归宿了。”孟然狐疑地看着小莲,“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小莲的脸有些张红,终是支吾着说出了口:“听他们说,那天晚上老爷去了天香院。”

    “天香院?什么地方?酒馆吗?”孟然一脸天真。

    小莲的脸更加通红,“是...是青楼。”

    “青楼,是先生说的跟别人吟诗作对、风花雪月的地方吗?”孟然对于这些事情,单纯得好似一个白痴。

    “算是吧。”

    “什么是算是吧?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

    小莲见再也躲不过去了,就咬着牙说道:“就是你们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

    “男人寻欢作乐?”

    孟然把这句话在嘴里念叨了几遍,忽然他的脸就像木炭一样红,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吓得小莲一哆嗦。

    “怎么可能?我爹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孟然的声音又尖又细,震得房梁上的灰尘簌簌直落。

    小莲拼命地去捂孟然的嘴巴,“少爷,您不是答应我不给别人说嘛。您怎么这么大声吆喝啊。要是被夫人或者管家知道了,会把我打死的。”

    “呜呜呜...”

    憋红了脸的孟然示意小莲松手。

    小莲一脸讪讪地松开了捂着孟然的手,刚松开手,孟然就一把捏住小莲的脸蛋,厉声问道:“你是要捂死我啊,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说着还用力地捏了一下小莲的脸,那张圆圆的脸蛋在手指的摧残下,有些变形。

    等孟然的气息喘匀之后,孟然松开了手,只是小莲的脸上留下了红红的印记。

    看着自己在那白净的脸色留下的红色印记,孟然有些羞愧,继而难过,“小莲姐,对不起,我不敢那么用力捏你的,是我不好。”

    小莲一副很是理解的样子,“没事的,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用力捂少爷你的嘴的,是我不好。”

    也许少年之间,唯有这一点是最好的,气来得快,翻脸也翻得足够快,但是和好的速度也很快。

    不大一会儿,两人就又是有说有笑,亲如一人了。

    孟然想着刚才未完成的话题,继续问道:“那我娘知道了吗?”

    小莲一脸佩服地说道:“夫人自然是知道了,不过夫人并不像别人家的夫人那样,大吵大闹。之前听别人说,有个知府大人喜欢一个青楼女子,经常去纠缠那女子,但偏生知府大人的夫人以为是那青楼女子勾引自己的夫君,就带着一群家仆打了过去,将那女子打得头破血流,最后差点被打死在街上呢,后来养好伤后就不知所踪了......”

    孟然伸手敲了一下小莲的额头,“小莲姐,你跑题了。不过这个女子倒是挺可怜的。”

    “唔...”小莲捂着额头,“然后就没有了啊。”

    “啊?那新来的丫鬟是怎么回事啊?”孟然打算问到底。

    “听说是老爷...咳咳...的一个丫鬟。”小莲支支吾吾的。

    “啊?不会吧?”孟然一脸不可置信,“把丫鬟买来了?那那个女人呢?”

    小莲挠了挠头,表示自己也很难理解:“听说那女子离开临安县了。”

    “啊?怎么可能?”孟然表示今晚听到的神奇事情太多了。

    “听他们说,那女子当天中午走的,并没有留下什么话或者什么信物。”小莲虽然听到别人是这么讲的,但内心深处仍然难以相信。

    孟然有些震惊,也有些好奇,更多的是难以理解。诸多的情绪施加在他的心上,使得他暂时忘记父亲被带走的事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