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二章-少年慕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夜渐深,父子分别。

    “怎么样?跟然儿说了吗?”看到回屋的丈夫,孟夫人连忙问道。

    “跟他说过了,只是却被这个混账小子教育了一番。”孟浩面色有些愠怒,倒也不曾真的生气。

    “哦?他说什么?”孟夫人好奇问道。

    “这小子搬出齐老哥的一些话语,狠狠地打了我的面皮,气死我了。”孟浩一副跳脚的样子。

    “齐先生给然儿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无非是说我为人处世迂腐呆板,不是做官的那块材料。”说到这里,孟浩有些恨恨。

    “呵呵...”孟夫人掩嘴轻笑,“人家又没说错,你自己什么样子自己最清楚了。”

    孟浩有些恼怒,欺上前来,一把抓住孟夫人的胳膊,将其推倒侧趴在床上,伸手抽打孟夫人的臀部,恨恨道:“让你笑,让你笑,让你笑......”

    不料,孟夫人笑得越发厉害了,上气不接下气得说道:“老爷...我们成亲...这么多年...头一次...见你如此失态...”

    话音落,又是一阵大笑。

    孟浩闹了个红脸,悻悻然撒开了手,坐在床头边,一人生起了闷气。

    孟夫人爬了起来,从身后一下抱住了孟浩,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老爷,不要生妾身的气了,都是妾身不好,妾身给你赔礼了。”说完还朝着孟浩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孟浩脸上的红晕刚刚下去,而今又被惹起。

    孟浩再也无法保持生闷气的状态,一旦破了功,满脸的笑意马上就溢出来了。

    看着自家夫人眼中的层层迷雾,若有期待的眼眸,孟浩再也把持不住,转身一个狼抱,将孟夫人紧紧搂住。

    孟夫人轻闭秀眸,从耳廓至脸颊一片桃红,白皙的脖颈也染上了微微红晕,轻轻地撅着红艳的嘴唇。

    孟浩垂下头去,如雨点般重重落在孟夫人的红唇之上。孟夫人轻哼一声,柔软无力地倒在床上,被孟浩压了个结实。

    孟浩触手温柔,一双手已经急切地朝着孟夫人的臀部摸去,入手浑圆而又极富弹性。

    孟夫人嘤咛一声,已经和水一样。

    “老爷,把灯熄了吧。”孟夫人的声音如水一般温柔。

    孟浩吹灭蜡烛,已经开始为孟夫人宽衣解带。

    黑暗中,两道人影慢慢地纠缠起来。

    鸳鸯绣被里翻起了红浪。

    次日,孟浩一直睡到辰时初方才醒来,也就难得地没去衙门,只是派了管家前往衙门请假。对此,孟夫人也没有问什么,她知道,自家老爷终于还是想通了,只是暗暗替他高兴。

    孟浩坐在餐桌旁,正待吃点东西,看到自家夫人嘴角上扬,随口问道:“夫人,你嘴角微笑,可是有什么喜事吗?”

    孟夫人还未接话,就听到有人发出‘嗤嗤’的笑声。

    孟浩抬头一看,是孟夫人的贴身丫鬟小环。

    见孟浩抬头看向自己,小环的脸瞬间胀得通红,就像被火烤了一样,一直红到耳根子跟前,两手无意识地搅动着衣角。

    “好了,好好吃你的饭吧,我去看看然儿。”孟夫人说完,喊着小环就出了饭厅,独留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孟浩一人在那儿。

    走到庭院里,孟夫人淡淡问道:“小环,你刚才笑什么?”

    “奴婢没有笑什么,只是忽然想到以前听过的一个笑话,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请夫人原谅。”小环有些手足无措。

    “是吗?再给你个机会。”孟夫人的声音徒添了几分冷意。

    小环的身子忽然打了个寒颤,屈膝福了一福,略带哭腔说道:“奴婢只是想到了昨夜老爷和夫人......”

    “好了,不要说了。我也没怪你,只是这以后要说实话,不要想着打马虎眼。”孟夫人脸色微红地训斥。

    小环又是福了一福,随后静静地跟着孟夫人往前走。

    “然儿,在干嘛呢?”刚进孟然的院门,孟夫人就喊叫了起来。

    正在屋里坐着看书的孟然,把手头的书籍折页,随后轻轻放下,走出了门。

    “母亲,您怎么过来了?”孟然有些诧异,平日里,母亲从不会在早饭后不久就过来的。

    “我不能来吗?”孟夫人板了个脸,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当然能来了,虽然刚才用餐的时候见过母亲,但然儿仍是十分想念,恨不得天天和母亲在一起。”孟然说着讨好的话,并伸手扯了扯母亲的衣袖。

    孟夫人再也绷不住了,轻轻一笑,摸着孟然的头说道:“好个臭小子,就属你最机灵了。还有,昨晚听你父亲说,你教训了他一顿?”

    孟然小心翼翼地问道:“父亲还在生气吗?”

    不知想到什么,孟夫人的脸色忽然红了,继而强忍笑意,“早就不生气了,哪有当父亲的会生儿子气的?况且,你父亲哪有那么小气?”

    孟然做了个轻拍胸口、大口呼吸的动作,又惹得孟夫人笑了起来,随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然儿,今日你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看看闲书。”孟浩随嘴说道。

    “趁着时间尚早,不若喊着妙雪一起出城游玩吧?”孟夫人逗着孟然。

    “不要了吧,天气这么热,不想去。”孟然断然拒绝。

    “那把妙雪叫到家里来呢?”

    “好啊。”

    孟夫人再也掩不住眼角的笑意,“好小子,小小年纪就知道多陪陪人家姑娘,可比你爹那木头强多了。”

    说得孟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耳垂隐隐有些泛红。

    随后,准备停当,孟夫人就去了张府,将张妙雪接了过来。

    孟然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走出屋子,站在院门口的树荫下,等待妙雪。

    “然儿,我回来了。”

    隔老远就能听到孟夫人的喊叫声,孟然听到后就往外走。

    刚走出几步,就迎头撞上孟夫人以及妙雪。

    只见妙雪俏生生地站在孟夫人的一旁,如一朵将开未开的花朵,美丽、恬静,还有一丝羞涩。

    孟夫人对着妙雪说道:“雪儿,你就跟着孟然去玩吧,我这就去准备午饭,今天你在我这儿多玩会儿,别急着回家。”

    “好的,婶婶。”妙雪极有礼貌得福了一福。

    孟夫人又转身对着儿子说:“然儿,带着雪儿去玩吧,别欺负雪儿啊,不然我饶不了你。”

    “知道了。”孟然撇撇嘴。

    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渐行渐远,孟夫人也就自去忙了。

    “雪儿,去我的小书房玩吧。”孟然的邀请,打破了短暂的沉默,两个年少不经事的小孩,便欢喜地去玩闹了!

    年少时候的感情最是淳朴,也最为简单,没有成人间那些衡量、利益纠葛,只是最单纯的感情。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孟然的小书房里,张妙雪对着满书架的书籍惊叹不已,“孟然,这些书你都读过吗?”

    “还没有呢,我现在才读了几十本,不过,以后肯定是要全部读完的。”孟然豪情冲云。

    “那这些书都是世叔买来的吗?”张妙雪好奇问道。

    “父亲买的多,但也有一些书是先生带给我的。先生对我很好,只是后来有事离开了临安。”孟然有些伤感。

    “是那个齐先生吗?”张妙雪随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孟然有些惊讶。

    “我听父亲说的,他说齐先生是个有大本事的人。只可惜时运不济,这才入世做了启蒙先生。”张妙雪答道。

    孟然一下子就紧张起来,用力抓住妙雪的胳膊,一脸着急地问道:“那世伯有没有说齐先生别的事情?比如齐先生从哪儿来?最后又去了哪儿?”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妙雪的脸色有些发白。

    “孟然,你放手,你抓疼我了。父亲只是说过一两句关于齐先生的话,我刚才都说了,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张妙雪的声音隐隐带着哭腔。

    孟然这才清醒过来,慌忙松开了手,急忙道歉,“对不起啊,妙雪,是我太紧张了。因为我太想念先生了,所以才抓疼了你。我们去找我娘吧,让她看看你的胳膊,再让她给你上点什么药。”

    “不要去,去了婶婶肯定会骂你的。还是不要去了。”妙雪害怕孟然因此挨骂。

    “那怎么办啊?要不我去找星儿来吧,让她给你看看。”孟然一脸着急。

    “不用了,你帮我把衣袖捋起来看看......”话未说完,妙雪的脸颊便生了红晕。

    孟然只顾着担心,也就没在意妙雪的脸色。

    捋起衣服,莲藕般雪白的细嫩胳膊上,赫然有着两三道红红的指印,孟然很是自责,口中连连道歉,却又不知道怎么解决,急的满头大汗。

    反倒是受伤的妙雪很是平静,轻声说道:“孟然,我的胳膊有一点点痛,你帮我吹吹,也许吹一吹就不痛了。”

    孟然捧着娇嫩的胳膊,温柔地吹了吹,吹完抬头看着妙雪,“雪儿,好点了吗?还疼不疼?”

    只见妙雪的脸瞬间泛红,头也低了下来,一副恨不得钻到地缝中的模样。孟然在这一刻,忽然福灵心至,伸手握住了妙雪的手,轻轻地抓紧。

    妙雪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也就反手握住了孟然的手。

    年少的慕艾,如此简单,也如此纯粹。

    即便是很多年后,历经世事沧桑的两人,依旧能够记起许多年前的这个夏天,两人手牵手时的美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