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九章 怒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突然间,脚下出来了一阵极可怕的柔软触感,基达机警的低下头来,看着脚下的玩意。

    那是一具尸体,王立学士着装,在着装之上有着烧焦的痕迹。

    扶着因为长满青苔的壁画缓缓的蹲下,基达认真打量着脚下的尸体——火焰烧焦的部分还有淡淡的余温,但是尸体已经凉透,他的伤口不多,但是致命的胸口因撞击而形成的伤势。

    胸口因为强烈的撞击而凹陷下去,失血是死因,而烧伤不过是使得他看上去死的跟惨烈而已。

    回忆起自己记下的狩猎任务,基达几乎可以断定,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可怕的雌火龙,只有雌火龙才会同时使用撞击和烧伤的攻击。

    袭击发生在数个小时至一天内,雌火龙可能会在自己的巢穴。

    好吧,收拾好自己的好奇心,基达小心翼翼的摸着雌火龙留下的气味...感谢受到袭击的学士,雌火龙的身上被学士扔出的染色玉给标记了,现在只要悄然追踪,找到雌火龙之后给它一个永生不忘的回忆。

    哦不,那时候的它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有什么回忆了。

    归巢的雌火龙把狩猎归来,吃饱喝足的它不敢把战利品存储在自己的巢穴,在小心翼翼的拨开自己的巢穴的伪装之后,雌火龙钻了进去,又迅猛的把巢穴重新掩盖了起来。

    数枚卵安然躺在了巢穴之中,卵被灵巧的雌火龙安放在用柔韧的草以及各类植物编织而成的窝中。

    怜爱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雌火龙小心翼翼的躺在了蛋的上面——用自己的体温孵化着可爱的卵,相信在不就之后,他们就会破壳而出。

    尽管雌火龙无时无刻都在贴心的保护,但是卵终究会暴露在贪婪的掠食者口中,无论是爱偷蛋的速龙生物,还是一贯喜爱吃植物的大野猪,甚至连全身粉色的桃毛兽都有可能分食它的蛋。然而每天它都需要一场狩猎来满足自己的日常所需。

    它能做的不过是尽量的缩短狩猎的时间,给自己的卵以更多的保护。

    静心的趴在了自己的卵上,时间在雌火龙的无限崇敬之下缓慢的流逝着。

    月亮升起又落下,太阳把炫目的阳光照射在了旧王的陵寝上,伴随着新的一天的升起,生物的一场又一场的厮杀又一次揭开了序幕。

    感觉到了饥饿的雌火龙不舍的走向了洞口,在瞟了自己心爱的蛋一眼后,一步三回头的钻出了洞穴。

    悄悄的打开了洞口的掩饰,然后又偷偷的钻了出去,再偷偷的把掩饰做好。

    费尽心思的雌火龙终于安心的扇动着自己的翅膀,然后飞向蓝天。

    只是它不知道的是,不远处的灌木丛里,基达看着雌火龙渐飞渐远。

    在确信雌火龙飞的足够远之后,基达站起来,拍拍身上沾染的沙尘和叶片,大步的走向了洞穴。

    洞穴的洞口被厚厚的常春青藤所覆盖,在雌火龙精心的掩饰之下,要不是基达发现它从这里钻出来,基达肯定不会发现这里的端疑...既然发现了,那么就应该好好的查看一番。

    走进去,和其他满是腐烂生物的生物不同,这一只雌火龙的巢穴显得很是干净,既没有怪物的尸骸,也没有自己肆意排泄的排泄物。疑惑的回顾四周,基达终于发现了雌火龙这么做的原因——数枚洁白如玉的卵摆放在了巢穴之中,看见火龙的卵,基达很是兴奋的走了上去。

    雌火龙是一个会喂养后代的龙种,换句话说。雌火龙会养育后代,而且会对自己的后代表示无限的关心,只要谁胆敢伤害自己的龙崽子,那么...

    基达想起了在很久之前的一次战斗,那是红速龙的大规模讨伐任务,那时候的他们利用打碎的卵来吸引红速龙的报复,虽然其中出现了一些小意外,但是计划很成功。

    眼前的火龙的卵看上去很是珍贵,估计能买上好价钱,但是基达完全不需要钱,他像是缺钱的人吗?不像!狩猎才是正道嘛!

    在雌火龙的巢穴附近布置好陷阱,第一个放置的是落穴陷阱,这玩意在激活之后需要静止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布置好,而麻痹陷阱则留着待用。出于激发状态的麻痹陷阱可是无时无刻都在处于电流的流失状态,等待的时间长一点。剩下的可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铁饼了。

    搬起硕大的龙蛋,缓步走向出了洞穴,然后怀里的蛋往地下一砸。

    “砰!”

    犹如仙乐般的蛋碎声传入耳中,基达把蛋液抹出来一点然后抹在身上,给自己的身上留下蛋碎的气息...等等,怎么会这么奇怪?算了,不管了。

    基达揣好药剂和武器,挑选了一块看上去很是光滑的石头坐下后,开始啃食着带来的携带粮食,静静的等待这雌火龙的捕食归来。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基达的举动并非残忍,而是物竞天择的一部分...换到被雌火龙捕食的王立学士身上,到底谁更残忍?

    缓慢归来,雌火龙翱翔在了天空之中,只是此时的巢穴如同被肮脏的劫掠生物抢劫过一般——精心布置好的巢穴被破坏,留下的只是一片可怕的狼藉。

    缭乱的常春青藤,一种淡淡的,令龙心悸的腥味。找到了味道的源头,地上就是数片破碎的蛋壳,还有腥臭的蛋液。

    一只小小的胚胎躺在了蛋壳的中央,只是蛋壳中的胚胎还不成龙样,只是小小的一坨。

    抬着缓慢而沉重的步伐走向前去,雌火龙震惊的用自己的头颅轻轻的顶了顶不可能再活的躯体,雌火龙僵硬的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翁!”

    心中突然喷涌出无限的怒火,雌火龙把自己的怒火投射到了周围,它张开大嘴,吐出的可怕烈焰直接灼烧起整个世界,在熊熊烈焰之下,似乎整个世界都要被它燃烧殆尽。

    一口喷完突然升起的怒气,此时的雌火龙才感觉好受一些,只是现在的它多了一个任务——杀死那个把自己的卵弄坏的生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