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灭天亡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生命即将终结,但是同伴的出现让他知道,在狩猎的路上,他并不孤单!

    鲁克!次獒!崩坏!

    三人猛地冲向了雄火龙,死死的纠缠住了雄火龙,不让它向着基达靠近。而发现了基达有点不对路的晓华直接跑向了他。

    在晓华碰到基达的那一刻,基达终于忍受不了身体的虚弱而斜斜倒下,晓华急忙把他拉离了战场。

    基达的盔甲在战斗中撕裂开来,内衬黏在了伤口之上,伤口渗出的鲜血呈骇人的紫红色。

    费力的撕开基达胸口的盔甲,晓华掏出了解毒药剂。退出瓶塞,淋在了基达的伤口上。一种被撕裂的感觉顺着神经传入基达的大脑。

    躺在晓华的怀里,基达强忍着疼痛不动弹。

    解毒药之后就是外用的回复药剂,用狩猎小刀小心翼翼的割开了黏在伤口上的皮肤,液态的回复药倒在了伤口之上。

    火辣辣的感觉传遍全身。

    在刚刚喝下的解毒药和淋在伤口上的解毒药的双重作用之下,雄火龙的毒素被迅速消灭,而晓华喂给基达的回复药剂则让他好受了不少,也重新恢复了自己的力气。

    晓华贴心的把基达扶到了一棵树下,让他得以靠着大树休息。

    安排好了这一切,晓华站了起来,拔出了弩炮,大步走向了战斗中的雄火龙。

    漂亮的双瞳里,此时充斥着无边的怒火。

    涂抹了最后的麻痹药液,次獒把手里的麻痹瓶扔掉,挥着双刃剃骨游走在了雄火龙的周围,肆意的寻找着切入的时机。

    很快,雄火龙尾巴上的两道巨大的刀状切口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蓄力中的崩坏盯上了刚刚吐出火球的头颅!雄火龙吐出了火球,火球爆炸在了鲁克的新盾牌上,猛烈的爆炸和火焰笼罩了鲁克的全身,而雄火龙不得不在吐出火焰之后,甩甩自己的头颅,以免被自己烫着。

    就是现在!

    暴烈战锤的三蓄已经完成,崩坏一个大的挺步,直接冲到了雄火龙的跟前!

    回转重击,巨大而沉重的尾锤直接砸向了雄火龙的头部,猝不及防,被鲁克纠缠了太多的注意力的雄火龙居然没能发现到身边冲出来的这个人类!等它发现的时候,暴烈战锤早已在他的眼前不断的放大....

    “砰!”

    猛烈的锤击击打在了雄火龙的头上,顿时无数的头部鳞片混杂这鲜血溅射出来。更糟糕的是,此时的雄火龙感觉到以一阵淡淡的失衡感。

    头被直接打偏到一边的雄火龙连忙后退一步,晃晃头,竭力让自己迅速的摆脱失衡的状态。

    然而此时雄火龙的后退却是让自己送进了次獒的双刀之中。

    一点淡黄色的亮光闪烁在了次獒的双刀之上,他挥起右手的剔骨,砍向了雄火龙尾巴处的创口。

    基本上已经停下流血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但是更糟糕的是,麻痹毒液顺着次獒的双刀溜进了雄火龙的伤口上,再通过雄火龙的血管逐渐导向全身。

    又猛砍几刀,在雄火龙反应过来并且展开反击前迅速脱离它的攻击范围。

    怒火滔天,眼前的数个人类不止对它造成如此惨痛的伤害,而且他们的身上还传来了淡淡的雌火龙的死亡气息。

    愤怒之余,雄火龙心里升起了淡淡的惧意。

    猛地一扇翅膀,巨大的风压把直面火龙的两人吹到在地上,而鲁克手持着盾牌,不怎么害怕雄火龙的风压。

    又是一个火球!

    雄火龙今日不知道吐出多少个火球了,爆炎袋传来的阵阵撕裂般的剧痛让它知道自己已经喷不出更多的火球了。

    最后的一个火球扑向了竭力抵抗风压的崩坏。

    危险将至,鲁克直接冲了过来,一下子撞开了崩坏,竖起发红烫手的盾牌,举向了火球。

    “轰!!!”

    火球巨大的爆炸声传来,用出了必然受伤的决心,但是手上的盾牌却没有传来爆炸的冲击里...鲁克好奇的探出头去看看状况,却只看见了空中炸开的火球的硝烟。

    不远处晓华的弩炮口又在升起浓烟。

    对抗火球的方式不一定要靠跳跃或者硬抗,也可以依靠一个精准的射手凌空把火球点爆!

    就是怎么的霸气。

    雄火龙看见自己费尽心血吐出来的火球全部没有建树,略显郁闷,但是除了火球之外,雄火龙还有利爪,剧毒和沉重的躯体。

    尖啸一声,雄火龙俯冲而下,目标不是自己试探了很久才知道很硬的鲁克,而是在地上毫无防护的崩坏!

    雄火龙仅剩独眼残忍的看着眼前必死之人。

    两脚伸向了崩坏,而鲁克又一次挺身而出,手里的长枪直取雄火龙的腹部。

    而多次被雄火龙盯上了的崩坏也把心一横,他猛地一砸地面,心里默默的算好了雄火龙飞行的轨迹!

    “呲~~”

    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尾巴上的一道黄色的麻痹电流闪过。而这一闪,预示着飞行中的雄火龙的悲剧。

    一道麻痹电流的闪过,如同被推到了一枚多米诺骨牌,迅猛的造成了可怕的连锁的反应。

    在空中,宽平的,用于保持各种高难度飞行动作平衡的尾巴首先脱离雄火龙的控制。它诡异的扭曲起来。

    然后麻痹电流迅速的流向了雄火龙的躯体,又从躯体流向了两只巨大的利爪以及翅膀。

    爪子被麻痹了无法行走和自如注射毒液,翅膀被麻痹了可就遭殃了,特别是在飞行的过程之中。

    雄火龙的头部和颈部是现在的它唯一可以自如控制的地方,只见它悲鸣着头朝下直接栽下去。

    看状况有点起奇怪的崩坏直接往身侧一条,什么拼死反击,雄火龙的运动轨迹之类的全部抛弃掉。

    划出一条漂亮而优美的弧线,雄火龙一头插进土里。

    好机会!

    看见雄火龙身上流淌着的黄色麻痹电流,他们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痛打倒地火龙的事情人人会做。崩坏迅速给暴烈战锤蓄力,然后再次期间奔向了雄火龙的头部!

    刚刚走到雄火龙的身前,雄火龙就极其凶悍的把头伸出来打算要崩坏一口,而以为雄火龙全身都动不了的崩坏狼狈的一后跳,卸去蓄力的同时还滚了一身的泥土。

    狼狈又窝火!

    崩坏勃然大怒,他迅速爬起来,并开始为锤子蓄力。

    眼前的雄火龙可是连走路都走不动。

    和崩坏的职业需要不同,双刀的次獒和长枪鲁克都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目标。

    鬼人乱舞!

    如同跳舞一样的双手挥出绚烂的刀花,不断的撕裂这雄火龙的翼膜,而鲁克则用长枪来对雄火龙的尾巴进行伤害扩大。

    来自翼膜的疼痛和尾巴的疼痛以及眼前耀武扬威的猎人。

    在极端的怒火之下,雄火龙体内的麻痹毒液被迅速的分解。

    艰难站起来的雄火龙已经被次獒撕去了半边的翼膜,而尾巴喷涌出了大量的鲜血。

    踉踉跄跄,头上又挨了一击锤击的雄火龙又是一阵失衡,它猛地倒向了次獒的方向,还好的是次獒足够快,在连续躲闪之下成功避免了被雄火龙压扁的悲剧。

    突刺!

    又是一个三连刺,倒在地上的雄火龙不免遭到众人的围攻,而尾椎骨受到的三下刺击彻底让它疯狂起来。

    尾骨断裂,现在它巨大的尾巴和躯体相连的部分只剩下了一丝丝的皮肉。

    怒火之下,爆炎液重生!

    透支生命力又积攒出一个火球的爆炎液,雄火龙的嘴里燃起了亮光...

    就是你了!

    晓华的瞳孔里尽是雄火龙嘴里的火球,轻轻扣下扳机,弩弹就以远比雄火龙吐出火球的速度要快的速度向着火球飞去(好拗口...)。

    “轰!!”火球在雄火龙的嘴巴里直接炸裂,剧烈的冲击波和火焰炸开在口腔里,火焰混杂着鲜血喷涌而出。

    这下子雄火龙连痛苦的咆哮都做不出了,它痛苦的晃着自己的脑袋,任由鲜血滴落。

    眼前的怪物连续多次的被打出失衡状态,对于三个近战猎人而言是最好的消息。

    各自挥舞着武器,瞄上了给自想要攻击的部位。

    双刀挥向尾巴的皮肉连接处,两刀之下,保持平衡已经具备一定杀伤能力的尾巴终于被切下来。倒下的断尾因为早早的失去的神经传输,所以它不再骇人的跳来跳去。而失去尾巴的雄火龙连平衡的保持都无法做到,指向向前倒去。

    感觉到自己失去了平衡,雄火龙的双追连忙瞪地面两下,好似径直先前冲去。

    而正在雄火龙前方的崩坏慌乱起来,慌忙向侧一跳,躲开了雄火龙的“撞击”。

    “砰!”雄火龙撞在了一棵大树之上,全身无力的它倒在了地上。

    不轻易屈从于死亡的它尝试的靠着树竭力站起来,但是大量的失血让它屈从于现实。

    终于,雄火龙不甘的倒下了,连带着的,是极远处的一只倒下的雌火龙。

    他们深吸一口气,那真的是狩猎过后最宁静,最安逸的时光。而远处胸膛不断发热的基达,胸膛也慢慢的变回正常的温度。

    狩猎就此结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