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一章 超级河狸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睁睁看着伙伴受到如此攻击,阿蒙又恼又怒直接抡圆了手里的狩猎笛,向着河狸兽的脑壳上抡了过去。

    “砰!”

    猛然撞击让河狸兽停下了对倒在远处的亨特发起的二次进攻。而打断了攻势了的河狸兽把怒火投掷到了阿蒙的身上。

    面对一个体积是自己五六倍的怪物的愤怒目光,阿蒙的被一层若有若无的杀气所笼罩,他的双脚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一甩狩猎笛,原本扛在肩上的笛子被夹在了胳膊下。左手一拉三根笛弦。

    独特的音符被阿蒙弹奏出来,而他眼前的河狸兽伸出利爪,向着眼前这位在不合时宜情况下做着不合时宜的事情的伟大演奏家拍去。

    狩猎笛被直接拍飞,而阿蒙被河狸兽的巨力直接拍出四米远。还好的是角龙套装给了他无与伦比的防御力,虽然摔得七晕八素,但是身体没有受到更多的伤害。

    冲上前去的泰兰变得谨慎起来,满腔的热血变得异常平静。

    太奇怪了,平日没有角龙装备的情况下,他们也能和河狸兽作战上很长的时间。而现在的他们居然被这只河狸兽三俩下缴了械。生性多疑的泰兰不止自己停下脚步,而且还拦住了伊莎。

    亨特和阿蒙艰难的爬起身,而河狸兽则眼睁睁的看着俩个猎人站起来。

    同时面对四个人,让它感觉到了一丝忌惮。

    就在这时候,河狸兽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它转过身去,看向了天空之中。相对脆弱的身后暴露给了前一秒还让它感到忌惮的人。

    一只强大的离谱的河狸兽做出来一个奇怪的动作。

    四人顺着河狸兽的目光顺过去,一只雌火龙飞在天空,冰冷的竖瞳盯着地上的河狸兽,口里还燃起熊熊烈焰。

    在四位猎人眼里,应该转身逃去的河狸兽毫不犹豫的反瞪回雌火龙。回瞪的目光同样的凶悍。

    虽然在临出发前,亨特拼命的教唆泰兰去大一条雌火龙,但是总有一天,一条雌火龙降临到他面前之时,他的裤裆开始****起来。

    最勇猛的亨特尿了裤子,而泰兰的脸色更是白的吓人,拉着伊莎拼命向后逃去。

    还好的是雌火龙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砸到了河狸兽的身上,现在他们还是会有一点逃生的机会。

    沉沙断罪者不知飞到何处,而僵运鸣笛则砸在了河狸兽的脚下。

    谁去捡?

    趁着能够逃命身外之物抛弃又何妨?

    两人瞬间转身跑去,留下了扇动着翅膀就给他们一种遮天蔽日感觉的雌火龙,以及面对雌火龙不屈的对视,坚守地盘的河狸兽。

    不知道过了多久,狂奔到肢体都没有感觉了的两人摊在了地上。大口喘气,脸色发白的可怕。

    歇息了不知道多久,亨特爬了起来:“飞龙。我们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一滴泪滴划过了亨特的脸颊,这是为了自己的无能而哭泣。

    阿蒙不知道该如何安抚自己的同伴,再看见雌火龙的一刹那,他比谁都要害怕。

    “我们回去看一眼怎么样?”亨特哭泣了很久,突然说道。

    “你不怕死吗?”阿蒙冷笑道。

    亨特沉默起来,过了很久,他才继续说道:“我怕,但是我更怕失去勇气!我怕我连看一眼雌火龙的勇气都没有!”

    抛下这么一句话,亨特直接扔下了阿蒙,直接走向了刚刚逃出来的地方。

    阿蒙摇摇头,也把亨特这个作战多年的伙伴抛下了。

    在河狸兽和雌火龙干架的不远处,亨特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棵足有他身粗的树木后面。巨大的撞击声和火球爆炸声响彻了亨特的耳际。他探出了自己的眼睛。

    雌火龙猛然一扇翅膀,整个身体向着眼前的河狸兽扑去,尖锐锋利的利爪挠向了河狸兽。而河狸兽面对有着可怕利爪的雌火龙,竟然极为凶悍的向着眼前的飞龙扑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而两只怪物的的勇气都是无穷大,剩下决定胜负的就是力量和技巧了。

    雌火龙先发制人,而河狸兽的后发居然占据了上峰,河狸兽仅凭着雌火龙出爪的一刹那就预判到了它体积的运动位置,然后猛然向上扑了些许。

    两者相撞,雌火龙的钢爪抓了一个空,而河狸兽则一下子撞在了雌火龙的胸膛里。

    猛然一撞,体积更胜一筹的雌火龙吃了一个大亏。

    河狸兽朴在了雌火龙的胸膛上,张开大嘴,露出两枚发黄的大门牙,对着雌火龙的咽喉就这样啃下去。

    雌火龙又气又急,作为生物链的高等级。第一次被食草动物骑在头上,让它愤怒无比;而来自本能对咽喉被控制的恐惧让它极为希望逃脱。

    两种本能的交错驱使,让它弯起自己长长的脖子,把口腔对准河狸兽的方向。

    “轰!!!”

    一个硕大的火球炸在了河狸兽的身上,而近距离的爆炸让火球的主人也无法幸免于爆炸的余波。火球的冲击力以及火焰的高温让河狸兽痛嚎起来,趁着河狸兽松开它的大门牙,被扑倒在地上的雌火龙伸出钢爪急忙一踹。终于把河狸兽开,自己得以逃脱一只食草动物的压制。

    得以逃出生天的雌火龙又气又恼,在上一个火球轰击而染黑的头部鳞片的映衬下,雌火龙暴躁的眼神愈发狰狞。

    正面挨了雌火龙一击,背后一片烧焦的河狸兽愤怒的冲着雌火龙咆哮道。而雌火龙腾飞到了空中,面对河狸兽的挑衅,雌火龙喷出一个火球还以颜色。

    愤怒至极的河狸兽闷声扛下了这一记火球,河狸兽的背部燃烧起来,散发出淡淡的,诱人至极的烤肉香气。

    河狸兽的瞳孔红的可怕,它肥胖的身躯躲过雌火龙的一记炮击,两枚大门牙啃在了一棵大树上!

    生长了不知多少岁月,足有成年男子合抱粗的树木发出咔嚓的一声,树木直接弯曲了十五度!

    力大无穷的河狸兽又一次发力,树木被河狸兽直接啃断!

    啃断不是目的,为的就是用这棵树把飞在空中恼人的玩意打下来!

    树木倒在地上,而河狸兽继续衔着咬断的部位,然后向着身侧一转!抡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在空中茫然的看着这一切的雌火龙被河狸兽直接打中!

    合抱粗的树木砸在了飞在空中的雌火龙的身上,雌火龙瞬间趴下,而树木也应声而折。

    看见敌人坠地,河狸兽艰难的把树木卸去力道,砸在地上。

    大口喘气,以恢复在挥舞树木中消耗的体力,很快,感觉到体力恢复少许的河狸兽走向了雌火龙。而此时的雌火龙也在艰难的爬起来。

    两只怪物愤怒而凶悍的对视在了一起,巨大的气场甚至让一百米开外看着这一切的亨特摒弃了呼吸。

    河狸兽继续一步一步向着雌火龙走去,而雌火龙的目光从愤怒、狂躁,慢慢变成了恐惧。

    雌火龙对着爬过来的河狸兽喷射了一枚火球,而河狸兽则刨起地上的石块作为回击。

    趁着河狸兽被自己的火球弄得不得不反击,雌火龙扇动着疼痛至极的翅膀,急忙向着天际飞去。

    弱小的河狸兽胜利了。

    带着难以言喻的情绪,亨特蹑手蹑脚的离开了硝烟弥散的战场。

    ——————

    第二驿站的猎人公会分部。

    泰兰苍白着脸,走到了看板娘的面前,上下拂动的喉结显示了心情的狂躁和不安。

    “我要取消任务。”

    霎那间,吵吵嚷嚷的分部停息了下来,他们把奇异的目光投射到了看板娘面前的三个人身上。

    大名鼎鼎的天空之龙小队谁不认识啊,现如今四个人的小队仅剩三个,而其中一个连武器都没有了:“你们不是被一只河狸兽给打败了吧!啊哈哈!”一个装备看上穷酸无比的猎人跳出来,对着他们大加嘲讽。而这个猎人的举动彻底逗笑了其他围观的猎人,看着眼前的笑的越来越欢的人,泰兰心里漠然升腾起一阵火焰。

    “你们笑什么笑!我们不过是遇上了雌火龙攻击那一只河狸兽才会这样而已!”伊莎大声为自己的小队辩解,但是这毫无作用,人们嘲笑的更大声了。

    逐渐捏紧了自己的护臂,里面的手指差点把手套刺穿。

    “算了伊莎。”泰兰仿佛看穿了一切:“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我们太弱小了。”手里的河狸兽的狩猎任务被一下子捏成粉碎。

    不知道过了多久,亨特成功的逃回了自己的小队在第二驿站租下的房间。明明是午夜时分,漆黑的房间里,泰兰的双目反射着光芒。

    看见亨特成功回来,目汁一下子涌上了眼睛:“我很抱歉把你丢下了,伙计。”

    泰兰紧紧的抱着亨特:“当时看见雌火龙的时候我太害怕了。”

    “没关系,泰兰。”亨特安抚自己的队长,仿佛被丢下的不是他而是泰兰。“当时我害怕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相互检讨了自己的举动,两人似乎重归于好。猛然间,他想起了自己在狩猎场上看到的河狸兽击退雌火龙进犯的那一幕。

    “泰兰,今天我偷看了河狸兽和雌火龙的战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