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雌火龙的倒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砰!”

    从密林的伸出射出一根粗大的弩箭,射向了雌火龙。巨型弩箭在切割着空气,发出如同夜靥般可怕的尖啸声。

    火焰燃烧的声音和躯体撞倒树木的声音足以麻痹雌火龙的听觉。再一次,雌火龙毫无防备的被弩箭击中。

    三蓄的力量外加对付重型怪物专用的巨型弩箭,给予了弩箭极为可怕的威力。雌火龙坚硬无比的鳞片甚至无法起到丝毫的阻碍作用,箭矢直接刺入雌火龙的躯体。

    喷着火焰的雌火龙一滞,口里的喷射的烈焰顿时哑火。

    剧烈的疼痛传遍了雌火龙的身体,它甚至忘了前一刻还要追杀的基达。

    只见雌火龙张大嘴巴伸长了脖子:“嗷!!!!”

    超大的声音让基达的双耳开始刺痛,他急忙捂着自己的双耳。

    咆哮过后,疼痛难忍的雌火龙发疯似的四处撞击周围的大树,然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躲在一旁的贝尔做成,贝尔发起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在距离达近乎两百米远的位置,雌火龙撞击树木的动作又怎么会把他轰出来呢?

    迅速转换了一个位置,贝尔又开始上弦。

    基达对着雌火龙挥出了一击正宗的气刃斩。

    “噗!”迸发出来的红气缠绕在了太刀上,形成一道淡淡的红光。然后斩在了雌火龙另一只翼爪上。

    锋利的镰爪太刀改和增加锋利度的气刃结合在了一起,更是为这一次气刃斩增添了无限的威力!

    镰爪太刀改划过雌火龙的翼爪,创口出喷射出的血液溅射到了两米开外。

    趁胜追击,基达手里的太刀调转了一个方向,挥出气刃斩二式。

    雌火龙暴怒不已,它一个旋身,沉重的尾巴向着基达扫去,尾巴上尖锐的,还泛着墨绿色光泽的毒棘向着基达招手。

    被雌火龙的尾巴甩一下,和在它身上增加一道气刃斩伤痕,这两个选项并不难选择。

    基达立刻变招,原本应该在斩在雌火龙身上的气刃斩迅速变成协助后撤的袈裟斩。伴随着袈裟斩协助后跳的惯性,以及雌火龙一扫而空的尾巴划过眼前,基达的脚尖点地,如同一片旋转的叶子再次跳了回去。

    逆袈裟斩!

    逆袈裟斩的威力可是远比袈裟斩的威力巨大,在空中旋转数圈的太刀砍在了雌火龙的背部。

    雌火龙背部的坚壳可没有角龙的背甲那样厚实和坚硬。

    为了飞行,保护身体的外壳极大的削减的厚度和质量。而这一切进化的结果,都让这只雌火龙大吃苦头。

    “铿!”

    镰爪太刀改和雌火龙薄却又坚硬的坚甲斩击在了一起,发出了斩击金属的声音。

    伴随着一声破甲声,雌火龙的背部鲜血直流。

    雌火龙怒不可遏,它扇动起已经不太可能飞行的翅膀,给它下一个动作提供了一丝机动性。

    轻巧一跃,看上去笨重的雌火龙在翅膀的帮助下竟然做出了跳跃的动作,两只强壮的足以搅碎钢铁的钢爪抓住了被基达挡在胸前的镰爪太刀改。

    一人一龙对峙了起来,然而基达无论如何强大,都是不太可能和雌火龙角力。随着对峙的推移,基达慢慢落入了下风。

    在绝望之中,雌火龙鼻息间的腥臭喷在了基达的脸上,一只插在雌火龙腹部的箭矢尾羽在空中摇摆着,向着基达挥手。

    扭转局面的机会来了,基达直接松开了手。任由雌火龙抓走了他的太刀,基达一个翻身,躲开了龙口的凌厉撕咬,绕到了雌火龙的身侧。

    一支插入雌火龙体内的巨型弩箭的尾羽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毫无怜悯,基达伸出手去,抓住弩箭的尾羽,然后一拔——雌火龙的腹肉混杂这脏器的碎片,在血箭的烘托下喷射而出。

    雌火龙痛苦的大声嚎叫起来,能够捏碎钢铁的钢爪再也无法握紧基达的镰爪太刀。太刀掉落到地面之上。

    而一支再次从丛林深处射来的冷箭给雌火龙再一次重创。巨型弩箭穿透了雌火龙的大腿,依稀可见断裂的骨碴外露。

    赖以飞行的翅膀受创,驰骋大地的大腿受伤,而且维系生命运作的腹部脏器也遭到了破坏,雌火龙的生命俨然走到了尽头。

    “基达快后退!”贝尔隔着两百米的距离对着基达大喊:“它已经活不久了!”

    远离战斗的贝尔更能看清事态的变化,如果和一只必死的雌火龙交战下去,万一受伤了就是绝对的得不偿失了。

    基达看着眼前满是怒火,口中却完全烧不起火焰来的雌火龙,理智占据了上风。

    他点点头,直接向后跑去。

    雌火龙有怎么会让他安全离开?拼死想拉一个垫背的雌火龙纵身追去,却只能看见一个小球在眼前放大,然后白光占据视觉的全部。

    基达和贝尔躲在一座突起的小土包后面看着雌火龙挣扎,最后死去。

    两个猎人点燃了一具篝火,然后往里面扔了数个回家玉,黑色的烟混合着回家玉的绿色烟雾冉冉上升。。

    “好了,只要一会儿,运送素材的猫车就会来了。”贝尔拍拍手,打落粘在手上的灰尘。

    坐在那里的基达开口问道:“贝尔,明明你的武器这么厉害,为什么会没什么人用呢?”

    这一次的战斗,三只巨型弩箭分别刺穿了雌火龙的翅膀,腹部和大腿。这分明是基达得以和雌火龙纠缠这么久的原因嘛!

    贝尔嗤笑一声,就连想都不想就直接说道,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已经在心里有答案了:“威力巨大,但是命中率感人。这一次三箭全中真是运气极佳,要知道在平时三箭能中一箭就足以让我偷笑了。不止如此,在呈弩机状态时,移动速度就是悲剧,而且被怪物盯上的时候,除了扔掉武器跑路就毫无办法了。”

    “更何况在三蓄上弦过后还能手不发抖的端着巨弩,实在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贝尔的大致意思是,我很厉害,这种武器无法广为流传是有原因的。

    基达点点头。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时间,基达无聊的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差点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贝尔一拍基达。基达瞬间惊醒,他看向了周围,只看见一坨篝火散发着温暖的光和热,以及笼罩大地的星空。

    “贝尔怎么了?”基达疑惑道。

    “是时候回去了,猫车来了。”贝尔托着雌火龙的尸体,边托边说。基达见状,走上去帮了贝尔一把。

    终于,睡醒后的大汗淋漓让雌火龙的尸体得以搬上猫车。

    贝尔大声喘气之余,对着鞭打食草龙的艾露猫大喊:“好了猫猫,我们可以回去了。”

    “好的喵~贝尔大人。”艾露猫回应道。

    基达一听,居然是罗罗利多。

    “罗罗利多你昨天不是一副废猫的样子吗,今晚怎么又爬出来干活了?”基达爬上猫车后,问道罗罗利多。

    “没错喵,虽然很辛苦,但是没办法啊喵。世道太艰难了,觅食艰难~~”

    罗罗利多萌萌的嗓音里吐出了对喵生的无奈。

    “的确。”基达呢喃道。不过一想到雌火龙的素材出售以及酬劳,债务全部还清的同时还可以攒下些许金币。基达不禁对今后的人生有些许期待。

    连夜把整只雌火龙出售给大地之锤的肯齐大叔,肯齐大叔为了这只雌火龙的素材付了一大笔金币,然后来到猎人公会,领取报酬金。

    均分。

    基达拿着他那一袋子金币走向了老汉克的小螃蟹。

    出来的时候,他的兜里只剩下十来个银币。

    虽然不再欠债,但是现在剩余的钱也约等于零。基达欲哭无泪,无奈的是,他只能回到猎团里睡大觉。增加账户收入的重任至能交给明天了。

    一夜无语。

    第二天,凌晨四点基达就蹦了起来。这完全应证了次獒那因为没钱而失眠的话语。

    晨起,然后负重跑步。这是基达在看见鲁克持之以恒的练习刺击后养成的习惯。

    全身的盔甲,外带着镰爪太刀改,再加上几个沙包,这就组成了基达晨跑的全部负重。

    清晨的坎塔斯尚在沉睡,依稀有些许勤快的猎人在锻炼身体。

    跑着跑着,基达发现一个略显熟悉的身影。

    是贝尔!

    只见他平举着巨弩,瞄准着远方的一刻纤细的小树。金属的护臂上凝结了些许的露珠,护臂边缘的大滴水珠似掉未掉。看来他在这里举了好久了。

    “贝尔早啊。”基达兴匆匆跑过去打招呼。

    “你也早。”贝尔头也不会,只是盯着瞄准线和前方的小树。就连平举巨弩的手臂也一动不动。

    “我又缺钱了,要不我们再接一点任务?”基达对着贝尔说道。毕竟是合作过的,有相当的默契。

    “我看上了一个任务。”贝尔说道:“是一个搜救任务,却不是角龙的,是轰龙的。怎么样,有实力和兴趣吗?”

    基达想起了很久前自己第一次直面角龙时的模样,一只轰龙跳了出来,抢夺了他们的战利品。

    “有,都有。”基达咬牙切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