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剑极狼的生态(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着老族长的尖声大喊,聚成一团的猛犸明显慌乱起来。

    “向我这里集中!”老族长连连下令:“成年猛犸顶在外面!未成年的猛犸躲在里面,围成一个圈,快!”

    随着老族长命令的连连下达,慌乱的猛犸群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他们以老族长为中心,围成了一堵坚实无比的肉墙,把未成年的小猛犸保护在内圈。

    包括了我。

    养父养母和丽丽同时堵在了肉墙的外围,不知道为什么,站在我面前保护着我的家人们,会给我带来如此陌生的感觉。

    “轰!”重物坠落大地的声音,我抓住身前那只猛犸的尾巴,拔高了一节自己的身形,才勉强看见轰龙的样子。

    眼前的轰龙看上去非常苍老,原本黄黑相间的鳞片被很多的灰色所取代,前肢上的利爪看上去非常的盾,虽然他看上去很苍老,但是我毫不怀疑他能轻易杀死任何一只猛犸。

    “轰龙你走吧!”老族长对着轰龙大喊:“你没有机会了,我们已经围在了一起,你无法找到我们的破绽!”

    轰龙的竖瞳在看着猛犸的防御圈,仿佛真的在寻找破绽,然而我总感觉他在看着自己。

    “轰!!!”轰龙张开大嘴,发出冲天的咆哮。堵在前面的猛犸虽然勇敢,但是一贯温顺胆小的他们还是差点被吓得阵型破裂。老族长用鼻子安抚了堵在前面和轰龙对峙的勇士。

    好像是发现眼前的猛犸的确难以下口,轰龙只能讪讪的飞走。

    得胜的猛犸欢呼雀跃,然而我知道这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轰龙的那一声咆哮蕴含了很多信息:“三天内的午夜,我在湖边的山洞里等你。”

    身边的猛犸在欢呼,看来他们都没有听出轰龙的声音。难道这是对我说的话?我的心跳愈发加快。

    经过不断的长途迁移,族群来到了一个湖的湖边。猛犸们愉快的在这里喝水,嬉戏,吃草料。

    然而重新融入猛犸的我,完全感受不到了这一份喜庆。

    因为湖面的另一边,真的有一个山洞。

    有点寒冷。到底去不去?我的内心在纠结。

    突然之间,身旁传来了植物被踩扁的声音,我只觉得一阵芒刺在背。

    我警惕的转过头,是丽丽!只见她紧靠在我的身边,蹲了下来。

    原本亲昵的动作如今却带给我极大的不安,我的喉咙发出咕咕的警告声。“请你离我远点。”

    我压抑着愤怒。

    “啵啵凯。我当时是....”

    “请你离开。”愤怒让我失去了对丽丽最基本的耐心。

    两行液体从丽丽脸上被毛发覆盖了的地方对称的流了出来。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她急忙用鼻子拭去液体,但无论怎么拭都无法完全阻止液体的流出。她转身逃去,那一个一直戴在头上的花圈不慎掉落,她慌忙捡起,匆匆逃离。

    晚上,我独自一人走进了那个山洞。山洞里的轰龙在酣然睡眠,当我走进去的那一刻,轰龙就醒了。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有话快说,我的背脊又疼又痒,没时间和你瞎扯!”我说的话可不是胡诌,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脊背又痒又疼,越来越难以忍受。

    “作为一个食肉动物可是不能没有耐心的呦?”苍老的轰龙低声笑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对他的话也有所怀疑,但是我下意识否决:“我不过是一只猛犸而已。”

    我的话音刚落,眼前苍老的轰龙以与年纪不符的速度扑到我面前,他橙色的竖瞳对上了我的双眼。

    突然间,他又笑了。

    “真正的猛犸可是不会长出尖锐的牙齿哦~更不会吃肉~”轰龙竖瞳发出的光芒让我心寒。

    “有没有感觉到你在吃那只白速龙王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嗯?”轰龙在山洞里不断踱步。

    “食肉动物就该有食肉动物的样子,现在的你,整日以植物为生,哈!我猜你已经倒胃口了吧!”

    ————————

    老轰龙先走一步,我等待了一会才走出了山洞。

    说实话,我答应了他的条件。每天晚上引诱一只猛犸来到此地~~~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每当我想到那一晚上的对峙,我就全身颤抖。丽丽!我以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们?

    现在我的心里全是大仇得报的快感。

    但是很快,快感被自己脊背上的痒痛所遮盖,我想伸出手去抓挠一下,爪子的抓挠也无法掩盖脊背的痒痛感,痒痛难当的我用脊背朝山洞口的巨石撞过去。

    “砰!砰!砰!”撞击的疼痛终于超越了自然而然生成的痒痛感:“砰!砰!砰!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痒痛感如同潮水般褪去,我身上只剩下了疲惫感。不用看我就知道现在我的脊背肯定是血肉模糊。

    我站来起来,向着族群们走去。

    “啵啵凯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外面很危险!等等...你受伤了?”走进族群,黑暗中传来丽丽的声音。

    “不用你管。”我的语气里尽是恨意。

    黑暗中的丽丽不说话了,我找了一个没有人躺的地方,躺了下去。

    第二天,一股淡淡的药草香气渗进我的鼻子,把我惊醒了。

    我睁开了双眼,眼前放着一堆药草。我谨慎的拿起一根,放在鼻子下微微一嗅。

    是丽丽的味道!

    天还蒙蒙亮,而眼前的药草却又一大堆。难道是她连夜寻找的?要是她遇到那条该死的老轰龙....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开始着急起来。我捏紧药草,爬了起来,看向了周围,很快,蜷缩在一旁的丽丽让我安下心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走了过去。

    丽丽甜甜的睡着了,与之对应的是,我心里的懊恼。我第一次后悔起昨晚和老轰龙做的盲目交易来。

    药草搅碎,敷在脊背上的疼痛的伤口,伤口上传来了清凉的感觉。

    我来到了湖边,仔细的看着自己的伤口。蓦然发现自己脊背上多了数根脊针。

    看着看着,自己倒影在水里的身影旁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我转过头去,看着那个小家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