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八章 角龙的死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头上那只一直在喵喵作响的生物终于停止了叫喊。这只角龙终于得以在耳根清净的情况下逃脱猎人们的追击。

    虽然这成功逃离,这一个消息听上去非常的美好,但是身上不时传来剧烈疼痛的同时,看着身边景物的不断倒退,以及高高悬挂在天空上的月亮,和月亮洒下来的洁白光芒。每一样都在不断的加深着这只角龙内心的孤独,

    终于,经过一个小时的长途奔袭,角龙终于感觉到了肉体上无比的疲倦,虽然它本能告诉它危险即将来临,但是肉体的本能制止了它继续逃跑的脚步。

    它找到了一个和它差不多大的石头,身处危机之下,不得不将就一下了。

    角龙走到了巨石身边,慢慢的趴下并蜷缩起了身体。

    其实角龙现在的状态并不差,虽然喉咙上的伤口看上去非常可怕,但并没有伤及颈部大动脉,只是颈部的受伤触发了生物的恐惧本能。喉咙上流淌的血液渐渐凝固,堵住了破裂的颈部伤口,形成了一道大大的血痂。

    忽然间,这只角龙抬起了头颅,看向了远方的某一个点。

    在人类耳膜听不到的低音频率之下,这只受伤的角龙发现了远方一百公里外一只迎天长啸的角龙。那是一只雄性角龙发出的求爱信号。

    听到这种声音,受伤的角龙打起精神来,它站了起来,高高的举起头颅,对准远方的那个点。

    “撕拉!”角龙痛苦的低下头颅,原本已经结痂了的喉咙在角龙盲目的吼叫下再一次破裂,伤口上的血液崩裂开来,溅射到地面上。

    角龙孤独的趴在了石头旁。

    ——————

    早晨,初升的阳光笼罩大地,在给予无数生物生命延续的同时,也不断见证生物间残酷的对抗。

    崩坏凝神的看向了眼前巨大的石头,定了定神,他对着向石头另一边包过去的基达鲁克比划了一个手势,基达眼见,迅速用手势做了回应。

    “目标在这,睡眠中,包围未完成。”崩坏从基达的手势中得出的信息。兴奋之余,崩坏按捺住自己躁动的心,等待着队员们完成包围圈。

    很快,准备包围圈的猎人们也知道能够袭击一只睡眠中的怪物的机会实在是难得。所以不用多久,崩坏就得到了行动开始的指令!

    顿时,崩坏的眼睛变得又明又亮,完全没有追击角龙一个晚上的疲惫感,他兴奋的踮起脚尖,向着大石头奔过去。不一会儿,崩坏便是来到了石头身边,这块和角龙体型差不多等大的石头在荒漠里遭受不断的风化作用,表面看上去很是光滑,但是好消息就是它也日常遭受日晒雨淋,光滑的表面上零星分布的些许裂痕给予崩坏攀爬的可能。

    崩坏把手插进其中一条裂痕,双腿用力,上爬!

    太阳渐渐上升,被太阳暴晒的崩坏终于在队员们的无限期待中,出现在了巨石之上。

    崩坏屏住呼吸,细细打量着石头这一边的状况,角龙躺在地面上,安然酣睡,而罗罗利多依旧挂在角龙的角上,不知死活。

    终于,在认真比划了距离之后,崩坏拔出了自己手里的暴烈战锤。

    深呼吸~

    蓄力~

    站在高空的崩坏高高跃起,手里紧握的暴烈战锤对准了角龙背上堪称坚硬的背甲。

    战锤沉重的质量,崩坏在漫长蓄力过程中对战锤注入的力量,以及石头与角龙的高低差,铸就了这一次伤害的无限巨大!

    睡梦中的角龙遭受到了如此沉重的攻击,即使他背上长有厚实无比的坚背甲,依旧无法承受这一次攻击。

    剧痛难忍之下,角龙忘记了自己喉咙的伤痛嚎叫起来,发出如同风箱漏风的声音。

    突击成功!崩坏落回地面之上,他后退一步,谨慎对待角龙的同时,源源不断的放锤子里灌注力量。

    愤怒无比的角龙把尖角放低,向着向它逼近的基达扫去,基达谨慎的使出袈裟斩,瞬间躲开了角龙的扫击。

    但是正当猎人们以为它接下来会发动源源不断的攻击的时候,扫击完毕的角龙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头部,一下子带着巨大的惯性滑倒在地上。

    角龙的腿不断的跳动,只是完全跳动的幅度越来越小。

    猎人们对视了一眼,疑惑充满了彼此的心头。

    慢慢的角龙的腿不动了,只是上半身的胸膛还在不断起伏。

    按捺不住耐心的猎人围了上去,一方面无法相信角龙会聪明到诈死的地步,另一方面则是极为担心罗罗利多的状态。

    崩坏绕到角龙身后,对着角龙那条软趴趴的尾巴踩了一脚,如此挑衅的举动角龙却毫无反应。

    晓华见状,打算绕到角龙的正面,把罗罗利多救下来。

    这时候的基达伸出手来,拦住了晓华:“让我来。”

    说罢,拔出太刀,绕过依旧起伏的胸膛,走了一大圈,来到了角龙的头颅前。

    角龙的竖瞳看见基达的到来显得很是激动,他巨大的尖角对着基达扫了一下,而基达连躲都不躲一下。

    看见自己已经无法对敌人造成威胁的角龙放弃了最后的抵抗,它把头挨在了地面上。鼻息间低缓的声音映射了它生命的终点。

    基达拔出狩猎小刀,割断罗罗利多背包的绳索。获救的罗罗利多一下掉落在基达的手上。救援成功的基达没有丝毫的兴奋,只是看着眼前角龙灰败的竖瞳,心里有些不安,他急忙后退。

    把罗罗利多交给接应的小伙伴,他看着倒在地上的角龙那起伏的胸膛,心情不禁沉重起来。

    “怎么样,还有救吗。”

    鲁克把罗罗利多放在地上,围起来的晓华问道。

    他没有接话,把手放在罗罗利多的鼻子上。

    “气息微弱。”鲁克不禁心情沉重起来。“心率太低。”鲁克摸向罗罗利多的胸口。

    “这里没有治病救人的女巫,它...没救了。”面对一位相处了至少数年的朋友,如今突然的失去让他们有点难以忍受。

    “或者让我来试试?”崩坏说道。

    鲁克让开位置给他,而崩坏从裤囊里掏出一枚金币,并且把嘴巴凑到罗罗利多的耳朵旁。

    “罗罗利多快起来吧!你起来,眼前的这枚金币就是你的了!”

    这句充满了铜臭味的话钻进罗罗利多的耳朵里,竟然成为一记强力无比的强心剂。只见它涣散的瞳孔逐渐汇聚。

    “快起来!你前面有金币!”看见这句话竟然有如此奇效,晓华高兴的大喊。

    鲁克抢过崩坏手里的金币,手指在金币上重重一弹。

    “嘣!!!”

    微不可查的声音,甚至连随意刮来的风声都能盖过他,现如今却清晰的传入罗罗利多的耳朵里。

    “喵?”罗罗利多嘴里说出意义不明的艾露语。

    但是很快,罗罗利多就发现了放在它眼前,近在咫尺的金币。

    “喵!”罗罗利多兴奋的大喊并且把金币抢入手中。

    崩坏一看,气急败坏:“这是我的金币!”一边说,手快速的向着罗罗利多伸去,但是反应更快的罗罗利多一下子把金币吞进肚子里。

    气急了的崩坏也不管罗罗利多刚刚苏醒,抓住它的两只后脚一甩一甩,试图让他把东西吐出来,

    另一边的基达,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角龙。“我们应该捕获它吗?”

    基达问走到他身边的鲁克。

    鲁克没有直接下结论,而是走到角龙的身边,仔细查看角龙的伤势。

    很快,鲁克停留在了角龙的背甲旁。坚硬厚实著称的背甲此时裂开无数的裂痕,打击点处,丝丝鲜血渗出。伸手摸去,只感觉里面脊骨好似被敲碎。

    “不,这并不合适。捕获的利益所在是在于将其出售给训练场。然而这一只角龙的脊骨完全断裂,从此以后失去了行动力。即使我们送给他们,他们也不会要。”

    “把它变成素材,才是利益最大化的处理方式。”鲁克无情地说道:“也是让它彻底解脱的方式。”

    基达点点头,向着角龙的咽喉走过去,在绕过角龙的双眼时,它的两枚竖瞳闪耀着解脱的泪花。

    龙类不会用泪花来表示悲伤,然而基达觉得现在的角龙再悲伤不过。

    “纵斩!”太刀一刃没入。

    ————————

    随着时间的推移,角龙的繁殖期不断推近,雌性的角龙在这一刻全身开始泛成黑色,这是极度危险的标志。此时的雌性角龙变得格外暴躁和具有攻击性。

    所以狩猎角龙的任务立马分化为普通角龙和黑角龙两种。难度更高的黑角龙拥有与角龙相比多出一半的赏金。尽管如此,参与黑角龙狩猎任务的小队还是出奇的少。

    与此同时黑角龙袭击人类和商队的报告不断增加。面对商人联合体和城主方面的施压,猎人公会显得有点焦眉烂額。

    而这一天,坎塔斯的猎人公会终于无法忍受重压,开始在黑角龙的任务上增添酬金,以及主动联系有能力完成这一任务的猎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