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三章 占卜师(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晚,崩坏看完小本本后当即给他的队友们表演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康复。只见他扔下书,双手握拳,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嘶鸣。

    第一次看见崩坏这一举动的基达一边诧异的吃着食物,另一半把目光固定在崩坏的身上。

    而其他几个作为崩坏的老队友则知道基达在闹什么幺蛾子。

    在基达看不见的角度,晓华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次獒扶额,多兰特死盯饭菜,就连一向最淡定的鲁克也是尴尬的不知道该做什么,任由安娜把饭菜塞嘴里。

    崩坏站了起来,既像是什么都没有做,却又像是什么都做了。

    只见缠绕着他屁股的纱布发出刺啦的声响,然后化为一堆碎片,散落地上。

    新生的皮肤盘踞在崩坏原本被绷带包裹的屁股上。

    次獒无语的递给他一条裤子,崩坏麻利的穿上,完全没有刚刚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基达大惊失色,目瞪口呆:“崩坏大叔你这是怎么了!”

    不淡定的同样是身受重伤的鲁克,只见摊在椅子上的他扭过头去,不想看见绝对会出来得瑟的家伙。

    只见崩坏穿好裤子,拿起那本书走到基达面前。左手抓住基达的右手,右手拿着的书则塞进基达的手掌心。崩坏的脸上呈现着无限的感恩。

    而次獒则在一旁解释:“这是他的天赋能力,是看小黄本恢复生命。”

    基达瞬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讪讪的把书塞回怀里。

    痊愈的崩坏咽下数个面包,然后发现躺在椅子上还要安娜喂食的鲁克。崩坏一下子得瑟起来,只见他连饭也不吃,一下子蹦到鲁克面前又蹦又跳。而被惹急了的鲁克扭过头去,不让这个不能用巫术来解释的家伙留在自己的视线。然而崩坏想搞点事情会让鲁克这么容易摆脱吗?只见他再一次跳到鲁克面前,屁股一扭一扭。得瑟非常。鲁克瞬间被崩坏惹急了,他拼着伤口崩裂也要踹崩坏一脚。挨了一击重击的崩坏也不恼火,他嘻嘻笑着回到了房间。

    莫名其妙挨了一顿臊的鲁克对着崩坏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回过头,然后对上了安娜幽怨的目光。

    一滴冷汗划过脸颊,鲁克也不在搞事情了,也不傲娇的让安娜喂食,而是安安静静的吃饭,做康复运动,然后休息。

    第二天,如往常一样打算出去找伊达宗师过几招的基达看见了堵在门口的鲁克。

    “崩坏大叔好啊!”

    基达热情洋溢的打招呼,崩坏痊愈后看起来气色非常好。

    “基达老是跑出去干嘛,留在城里走走多好啊。”崩坏怂恿道,看来他打算蹿腾基达跟他去做点什么事。

    “不了,我有事做...”年轻==基达觉得其中有阴谋,所以直接推脱。

    崩坏不乐意了,他瞪起眼睛,就是堵住门口你能咋滴。

    说实话,基达确实对他不能怎么样,崩坏又高又大,一身肌肉。而基达在乌拉村的伙食不怎么样,又是身体开始长的时候,看上去远比崩坏瘦小。

    还没等基达相处对策来,崩坏突然砰的一声向基达飞了过来。基达差点没能反应过来。

    回首望去,原本站着崩坏的门口现在被晓华占据。

    “集市门口来了一个占卜师,基达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

    基达回头看着刚刚伤好又被揍趴下的崩坏,一时间竟然没有找到拒绝的理由。

    “好啊。”

    朝起的集市,在朝霞的辉映下展示出了坎塔斯集市的宁静。而平日平静无比的集市在此刻多了一个小小紫色占卜间,它看上去是由一大块紫色的布料围成,然后地上异常专业的铺上些许地毯。整个占卜间密闭无比,在晨曦不多的光芒辉映下,这个占卜间看上去也是神秘非常。

    在基达崩坏晓华三人围观这个奇怪的包间的同时,在里面的占卜师同样在观察外面的着三人

    这个占卜师是一个脸色异乎苍白,看上去病怏怏的年轻人,只见他眼珠子望向外面的三人。明明隔着一层厚厚的布料,占卜师依旧看的聚精会神。

    流离的目光不断在三人的方向游荡,但是很快,占卜师抛弃了对站在一旁中间的崩坏和晓华的注意力,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站在另一旁的基达身上。

    很快,年轻人的嘴角掀起一条弧线:“被命运缠绕的少年呦~”

    自言自语。他便放下斗篷的兜帽,在配合桌前的水晶球,这个人的气质变得神秘无比。

    “基达你先进去看看怎么样。”崩坏抱着胳膊,不怀好意。

    “不。”基达对这个如同一张噬人大口一样的门帘,直接拒绝。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包间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崩坏看向晓华,在晓华希冀的目光下,一滴冷汗划过额头。然后又看向了眼前的紫色布料简单制作的占卜间。大吸一口气,崩坏撩开门帘,走了进去。

    “桀桀桀...这位先生想预知未来的什么呢?”房子内把脸藏在兜帽之下的占卜师发出异乎寻常的邪恶笑声,崩坏不禁打了一个寒碜。

    “当然,占卜并非无条件的,只要那么一点点的...”

    被占卜师恶心到了的崩坏从兜里掏出两个银币,砸在了桌子上。占卜师宠辱不惊,他伸出手,放在银币上,银币和铺了同样紫色布料的桌子慢慢摩擦。然后在桌子的边缘上,似有或无的发出一声轻响。

    “客官想要占卜些什么。”

    占卜师突然变得客气起来。

    “我的人生巅峰是什么时候?”鲁克莫名其妙的说出自己想知道的未来。

    占卜师把手放在水晶球上,不见他呢喃任何咒语,水晶球便是发出一道亮光。然后又很快消退。

    “我看到了你的人生巅峰。”他无意吊胃口,没等崩坏问出问题来,便是接着说:“你将会在一座主城里拥有一座属于你自己的铁匠铺。”

    一座主城里的铁匠铺有多值钱?主城里寸土寸金的地价不说,建立的成本,雇佣的学员,和主城里必定要打好的关系。

    两千枚金币。

    至少。

    与之相比,拿出生命来狩猎强大的烈焰雌火龙,在九死一生下之下,得到的不过一百五十枚金币。

    崩坏心里咕咚了一下。慌忙问道:“我是怎么拿到这个铁匠铺的?”

    “背叛。”

    崩坏只觉得占卜师看向他的目光有些冷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