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七章 回忆和冲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条丝线闪亮在天边,为荒芜黑暗的戈壁滩增添最后的一些生机。

    但很快,太阳将会落下,而黑暗将笼罩大地。

    次獒他们躲在一块的石头上,认真谨慎的观察周围的情况。这个被赤黄色充斥着的世界。

    零零碎碎的矮小植物不时点缀在地面之上。

    风卷过一些碎石,滚动在地面上。

    三只黄速龙在地面上的小洞里尝试捕捉一些小动物来食用。

    次獒向身后比划一个手势。

    安全。

    看到了他的提示,众人很放心的放松了下来,毕竟在一天的奔波劳累中能够得到休息,无论是对于第二天的狩猎还是面对紧急情况,都是极端有利的。

    但是次獒不能休息,他必须谨慎观察身边的一草一动。

    鲁克看着队员们紧急补充完体力,摊开手里的地图:“很快,我们今晚在这里驻扎一晚,然后在第二天的早上加快脚步我们将会在明天中午抵达任务目的地。。”

    “前半夜由次獒守夜,中半夜归我,后半夜是多兰特来守。”

    “而崩坏你就好好休息,明天的主力输出是你了。”

    安排完,鲁克看向队友,没有反应。看来是默认了。

    所以鲁克草草的咽下干粮准备休息。

    “明天我也是主力输出。”

    耳边传来多兰特挑衅的声音。当鲁克坐起来的时候,只看见多兰特拿着后脑勺对着他。

    鲁克眸子里闪烁着不明的色彩。

    眼睛睁开,如同锋利尖刀一般的刺破苍穹。无比精准的生物钟让鲁克准时的在一个夜间的三分之一的时段苏醒,不只如此。在下一个呼吸过后,全身的肌肉由深度睡眠的放松状态变成了蓄势待发的状态。

    他背起长枪,拿起盾牌,向大岩石上走去。

    “次獒去休息吧。来换班了。”

    次獒应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鲁克一屁股坐在石头上,看着被黑夜笼罩的世界。半响:“去休息把,明天的高强度狩猎需要你充足的精力。”

    “我还不困。”次獒看上去心事重重。鲁克也没有勉强他,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我觉得多兰特变了。”次獒自顾自的说道。鲁克只是听,并没有做任何评价。

    身为队长是不可以在队员们有矛盾的时候随意偏向任何一个。一旦这么做,虽然会在一时间的压住矛盾,但是一旦矛盾在以队长身份也不能压住的时候,会对队伍造成致命的威胁。

    “他考取了四星勋章后拽的跟二百五似得,优先休息,不去采集,就连烤肉也要我们请他才能让他开动....就像现在,连命令都不再服从,关乎生命安全的守夜也不去。”看来次獒听到了对话。

    鲁克听着,不说话。

    “你该不会是真的想帮他守下半夜吧?”次獒问道。

    鲁克没有作正面回答,而是轻轻的把手搭在次獒的肩膀上。“我的精力还算不错。”

    眼看鲁克这么回答,次獒也知道自己说的这么多算是白费了。所以他别过脸去,看风景。

    “来说说自己以前的故事吧。”眼看漫漫长夜,鲁克提议到。

    “你先说。”

    鲁克皱了皱眉头,把思绪沉静在过去的岁月里。

    “有一个部落。”

    “诞生了一个少年,他不满于对部落的与世隔绝,他决定走出去。”

    “这就是我。”

    “你这是再说基达吧!”次獒不满的吐槽。

    鲁克撇撇嘴,随你信不信:“到你了。”

    次獒可不要,你随随便便讲个错漏百出的故事就想掏出本大爷的英雄往事?

    想的美!

    次獒闭口不谈。

    鲁克奸笑一声,用手扣住次獒的脖子:“你小子说不说!”

    “呜呜!”次獒说不出话来。

    他松开了一点,留点说话的空气。

    “不说!”次獒很是有骨气。但是他的骨气让他再一次遭罪。

    “呜呜..”次獒再次发出这种声音。

    “说不说!”他再次松开一点。

    这次次獒就认怂了。“先放手。”

    能够重新自如呼吸空气的次獒瘫坐在地上,看来刚刚的打闹让次獒有了些许疲惫。

    “我要先听完整版的。”次獒不服道。

    “已经很完整的了。”鲁克向继续刚刚的热身运动。

    次獒立刻举手投降:“别动手,我说。”

    鲁克狡猾一笑,坐下,认真听故事。

    “我是来自远方的依梅洛城的。”次獒回忆道,突然之间停下回忆,问向鲁克,“你知道依梅洛城的事情吧。”

    “知道。依梅洛城的城主是一个极端的厌恶猎人的人,他成为城主后第一件事便是遣散当地的猎人公会,把愿意加入军队的猎人们招致麾下,而反抗的则被投入大牢。现在的依梅洛城是一个没有猎人的城市,而面对怪物对城市村庄的骚扰则靠成建制的军队。这在当时甚至造成了极大的轰动,猎人公会总部甚至要求陛下吊死这个城主来保证猎人的荣光。但是依梅洛城的城主还是活的好好的。”

    鲁克回答完后,看向次獒,只见次獒沉静在思绪间。

    “我把他女儿泡了。”

    “谁?依梅洛城主?”

    “是的。”次獒捂住脑门,似乎这样可以避免自己尴尬的表情不会被人看到。

    鲁克想笑又不敢笑,于是他捂住嘴巴尽力不笑出声来。

    次獒叹了一口气:“想笑就笑吧,我不在乎了。”

    说完,鲁克真的哈哈大笑起来。

    等鲁克笑完,次獒问道:“你还想听下去吗?”

    “我已经猜到结局了。”鲁克噗呲一声又笑出来。

    次獒翻了一个白眼:“到你了!该你说出你的故事了。”

    “我的说完了。”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次獒勃然大怒:“我那么英雄的往事都说出来了,你干嘛不说!”说罢挽起袖子,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鲁克举手投降,次獒才安分下来。

    “从前有一个部落...”

    “我要真正的故事!”

    “这就是开头,从前有一个部落。”

    “这个部落很是特别,他们有着优良的血脉传承和极为严明的纪律。他们的实力极为强大,能够单人消灭轰龙,能够用双手和角龙角力。他们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部落所诞生的年轻人们的成年礼便是独自手刃一头一角龙”

    “每个人都能单人狩猎一头一角龙?这怎么可能!”次獒惊呼道。

    而沉静在往事里的鲁克没有理会次獒的惊呼,继续他的故事。

    “远方来了一个学士,他好奇于这个部落的强大,于是来到了这个地方,意图找出这一切的奥秘。历经千辛万苦,他终于得到了那个部落的认可,他成功的住在了部落里,考察他们的生活。于此同时,一个部落少女把钦慕的心寄托在了这个与强大却粗鲁的族人相比优雅万倍的学士身上。”

    “然后诞生了一个血脉并不纯正的杂种。”

    “长老勃然大怒,他派遣勇士们逮捕这个破坏血脉纯净的混球,但是这个学士早就逃之夭夭。于是他们把怒火洒在了无辜的婴儿身上,在他们即将摔死婴儿的一刻。婴儿的母亲用生命换取了一个机会。一个让婴儿在成人礼上证明自己的机会。”

    “于是婴儿变成了孤儿,而他的童年在同龄人的白眼和欺辱中长大。直到十六岁。”

    “尽管之前的他对自己的严苛远超同龄人,甚至让长者们胆寒,但是血脉毕竟是浑浊的,不纯净的。在和一角龙的搏斗中失败了。”

    “于是他便被逐出部落。”

    故事完结。鲁克没有指明这个孤儿是谁,只是眼里的泪花不断绽放。

    叹了一口气,遥看天边。

    ————————————

    “次獒快醒醒!”鲁克拍着次獒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次獒睁开眼,满眼血丝。

    “天亮了?”次獒看向天边,只见一道明亮的丝线亮在天际。

    “没错,你快去叫他们起来,我们是时候趁着太阳还没有那么猛烈的时候赶路。”

    次獒撑起身体,然后一滑,滑下岩石。

    他来到崩坏身边,还没走进,崩坏便机警的跳了起来。

    “快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然后次獒来到多兰特的身边,虽然次獒很不喜欢他,但是他们的队伍里必须要有这样一位实力强大的猎人。

    还没走过去,同样机警的多兰特一脚踹过来,

    淬不及防之下,次獒被踹了一个踉跄,原本就对多兰特不满的次獒吼道:“多兰特!”

    “应急反应,没办法。”多兰特阴笑道。

    次獒攥起拳头,正打算揍个痛快的时候,多兰特继续嘲讽:“你确定你这个二星猎人要对一个四星猎人动手?”

    攥起的拳头一滞,但很快振作起来。打不打的过是一回事,而打不打是另一回事!

    他挥起拳头,打算来一次单挑。

    “住手!”鲁克站在岩石上制止住他们的冲突。

    他跳了下来,来到他们身边:“保留力气!接下来要面对的是角龙!”

    “次獒,听我的,去做好准备。多兰特,收起你的自满,狩猎场上任何一次失误都将造成万劫不复的后果!”

    多兰特撇撇嘴:“知道了~三星猎人鲁克。”

    三人皱起眉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