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章 耻辱(第二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四位骑士闯进了和他们身份格格不入的猎人公会。

    但是坎塔斯城的猎人们仿佛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在看了他们一眼后,又继续的做自己的事。

    领头的骑士摘下了自己的头盔,露出了即使是与公会最漂亮的看板娘安娜相比也毫不逊色的俏脸,但是这张俏脸且被她如寒冰般冰冷的气质所破坏。

    安娜生硬的微笑着:“请问四位骑士有什么事呢?”

    她的问题是“有什么事”,而不是“我能帮到你什么”。

    女骑士似乎没有听出安娜的文字游戏,她自我介绍到:“我是新接任坎塔斯城治安防卫的骑士。我的名字是艾露莎。”

    说完,艾露莎从兜里掏出一条卷轴,递给了安娜。

    安娜接过,却没有打开:“这是什么?”

    “征兵工作。它必须作为五星级任务贴在猎人公会的赏金面板上。”艾露莎冷冷的说。

    五星级任务。

    在猎人公会的任务栏里是作为极高级别的任务,只有极小数或者未知或者极端危险的生物才能登上。例如二十年前大规模出现的星龙潮便是五星任务,在星龙年代,一但与星龙有关,即使是一个小小的侦查任务都会是四星级。而讨伐任务更是高达五星!随着人们渐渐对它们的了解和星龙年代到达顶峰,星龙的任务星级逐渐下降,最后它的讨伐永远定格在四星。

    但是现在的一个小小的征兵工作也要占据五星?

    安娜愤怒的把手里的卷轴扔回去,而艾露莎则眼睛不眨,稳稳地接住。

    “这里不是街道,不是城门,更不是你们的军营!这里是传承数百年的猎人公会!这里是由先人用血与肉才得以建立的地方!这里更是你们指手画脚的地方!”安娜前所未有的歇斯底里。而坐在公会里的猎人们仿佛受到了感染,一个一个冰冷的看着他们四个。

    三位骑士紧张的把手放在剑把上,以防猎人们的暴动。但是作为首领的骑士艾露莎则毫无紧张的样子。是对真理的信任?还是对自信于自身武艺?

    “帝王陛下的律法表明,军队有权干涉猎人公会的赏金任务。只要是对军事有利。”

    “这里是猎人公会!”

    “这是法律。”

    一个歇斯底里,一个无比冷静。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

    但最终,安娜支持不住了。她转过头去,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被自己憎恨的人看到。

    “这不是我能做主的。会长在楼上,请挪步。”

    安娜冷冷说道。

    艾露莎重新戴上头盔向上走去。

    正个猎人公会变得死寂起来,而一些忍受不住这种奇怪的气氛的猎人纷纷离开,偌大的猎人公会变得冷清起来。

    不一会而,他们四个人重新走了下来。只见一个人搬过来一张长凳,站上去,把征兵启事对准空无一物的五星任务栏,尽量使它看上去平整一些。然后他的伙伴递来一把钉子。他把自己被金属包裹的手当成锤子,一拳又一拳。把启事牢牢的钉在上面,如同钉住猎人公会无尽的耻辱。

    骑士下来,并把长凳放回原位。

    “告辞。”艾露莎很有礼貌。说道,但是换来的却是猎人们的愤怒,不过艾露莎也并不在意。只要做好自己的就行了。

    他们离开了,带着重型装甲的撞击声离开了。

    基达在门口碰见这四位骑士。相视点头作为招呼,然后错身走过。

    那代表着两个世界。

    ——————

    基达瘫坐在椅子上,尽管对猎人公会里奇怪的气氛有些不解,但他实在是太累了。

    侍女端上一杯水,基达刚拿起来,甚至还没沾到嘴唇,一个巴掌便甩在基达脸上。

    “啪!”一声响。

    几乎整个公会的人都听到了。

    基达拧过头去一看,只见是满眼泪光的晓华。

    “你知不知道镰蟹很危险的!你还一个人去!你想急死我啊!”

    劈头盖脸的骂完,晓华转过身去,强忍住眼泪不往下流。

    情商不高不低的基达也知道他给做什么了,他强忍着疲累。拉过晓华来。双手拂在晓华的脸上,两根布满伤痕大拇指轻轻替她拭去眼泪。

    “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嘛。”

    “那你有没有事啊~”

    基达张开手臂,展示他虽然狼狈但却没有什么大的伤口的身体:“你看,毫发无损。”

    晓华瞅两眼,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事:“下次你一定要听你前辈我的话!不能接这些这么危险的任务!”

    “是是是。后辈我一定会的。”

    ...

    突然之间没有了对话,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安娜收拾一下心情,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端着两杯饮品来到二人面前。放下饮品:“《比翼双飞》,情侣饮品。”

    晓华啐了一口,红着脸离开了。

    基达“微笑”着目送晓华离开。

    然后把眼前的饮料一饮而尽。然后又是另一杯。安娜笑吟吟的看着饿死鬼投胎的基达,递上了一个盆子:里面满是烤肉。

    待基达快吃完的时候,安娜问道:“你的晋级任务做的怎么样了?”

    “失败。”基达拍了排背上断掉的太刀。

    “武器坏了。”

    然后还在身上的大怪鸟盔甲上扣了一片碎片下来。

    “就连防身的盔甲也坏了。”

    基达无奈地说。

    “没有失败。”安娜看着基达,有些认真:“晋级任务一共有五天的时间,只要在五天之内完成就行了。”

    基达吧唧一下嘴巴,仿佛在感悟安娜的意图,但无论怎么想都是对他有利的,所以他放弃了思考:“我之前的任务有多少的赏金?”

    “一共有一千一百二十三银币,你可以拿这些钱去好好修复你的武器,以及购买一些辅助战斗的道具。”

    安娜提醒到。

    基达闭上眼睛,经历缓解疲惫:“我会的。”

    “对了,那个五星任务是什么?”

    基达不合时宜的问。

    “那是耻辱。”

    ————————

    第二天,休息过后的基达拿着断刀来到了大地之锤,他记得自己的武器实在这里购买的,所以在这里修复肯定会相对便宜一些。

    不过去到的时候肯齐大叔并没有接待他,而是派了一个学徒...据学徒所说大叔实在忙晓华的单子了,毕竟十五天也是一个紧凑的时间。

    不过好在基达不计较接待他的人是学徒还是老师傅,他把手里的太刀递给了学徒,学徒做了相当专业的评估后,给出了价格。

    在一片和谐的情况下,基达付了钱,得知在两天后就可以来拿武器时,却悄悄和学徒做了一个约定。

    那就是无论其他人问他的武器多久后能够修复,都说是三天后。

    虽说这个要求很是奇怪,但是在工作中往往会遇到客人们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要求,所以学徒也不去过问原因,只是一口答应。

    然后基达想购买一件防具作为身上那件看上去没什么事却早已支离破碎的大怪鸟盔甲的替换。不过很可惜的防具的价格有点高昂,所以基达只能继续穿着那套盔甲离开。

    在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基达根据安娜的提示,来到城外郊区的一条河流旁。

    据安娜所说,这里居住这一个实力强大的老猎人。如果能学过几招...

    那收拾起所谓的将军镰蟹也不过是弹指之间。

    在找了很久后,基达终于在河流的某一端发现了一间草屋。而草屋旁就是一个矮小的龙人在钓鱼。

    不止矮小,还很老。

    基达的脑门冒出一条黑线,这个老家伙真的是“实力强大”的老猎人?这也太老了吧!

    但基达还是走上前去,拜访他。

    “老家伙你好....”基达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果然是不能边想东西边说话,直接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

    但是基达看来那个老龙人一会,发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听见?”基达嘀咕到。

    基达再一次拱腰,恭敬的说:“老先生我是来拜师学艺的。”

    半响,老龙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一直拿着一根青翠的竹条在钓鱼。不只如此,鱼钩泡在水里,一动不动。

    “聋的?”

    基达蹑手蹑脚走到他身边,用手在龙人的眼前轻轻拂过。

    还是没有反应。

    这就没有办法了,一个同时聋又瞎的人能教给他什么?

    不过好在基达也没有离开离开,而是坐在那里陪陪这个老家伙。

    这时候,沉在水里的鱼饵动了。基达正想提醒他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家伙听不见。所以基达无奈笑笑。用手轻轻的捅了老家伙的肩膀一下。

    就在这时候,这个老龙人突然暴走起来,他一跃而起,不管鱼儿了,挥起鱼竿对着基达就是一棒。嘴里还说着一些完全他不明白不明不白的话。

    基达急忙拿手去挡。

    手臂和胸膛同时疼痛起来。

    基达一惊,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在心疼自己的盔甲,要知道自己的身体出现疼痛感了,那么盔甲还会完好吗?

    他低头一看,盔甲完好,但是胸膛还是隐隐作痛。

    基达很是疑惑,他急忙褪下盔甲和内衬。赫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胸膛上多了一条和手上一模一样的红线。

    他吃惊地望向老猎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