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六章 结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基达把太刀横在胸前,这时烈焰女王的头部向基达一顶。巨大的力量使他后退数步,但是在经受这一次攻击后,基达不退反进。双腿踏足大地,用力一蹬!化后退力为前进的力量,一刀向女王砍去。

    女王始料不及,已经血迹斑斑的头上再次挨了基达一刀。

    鲜血直流。

    女王愤怒了,因为原本打它只能不痛不痒的基达竟然对它造成如此巨大的疼痛。

    它尾巴一甩,暂时击退了纠缠着它的鲁克。然后弓起身子,全身一甩。

    这次不是普通的回身甩尾。而是一次三百六十度的回旋甩尾!

    眼看甩尾到了一半,从阴影中冲出了一道人影。

    是崩坏!

    他手持锤子,源源不断的力量灌注其中。

    举重若轻。

    沉重的锤子拿在他的手中就如同羽毛般轻盈。他一个大踏步,手里灌满力量的锤子狠狠的砸在烈焰女王完好的那条腿上。

    然后又扭腰,手里拿捏的锤子一个回旋再一次砸在同一个点上。砸完,旧力未去的时刻,用腰部的力量生生停下了还有巨大惯性的锤子。然后扭腰,这一次是另一个方向!他健壮的腰部如同上好的弹簧,在疯狂的旋转中释放出惊人的力量。

    他一个逆旋身,把所有的力量挥洒在锤子身上。这一此攻击的威力甚至远超上两次的锤击!

    三次沉重的打击,成功的终止了烈焰女王的攻击,还把它打倒在地上。

    女王发出痛苦的哀鸣。

    鲁克看着崩坏,胸膛里满盈的喜悦,但这是狩猎场,他只能先压抑住喜悦之情。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向烈焰女王冲了过去。

    倒在地上的烈焰女王艰难的用两条几乎残废的双腿挣扎这爬起来,怨毒的目光看着众人。

    “小心它的困兽一击!”

    众人一听,收起原本微微上扬的自满,谨慎的看着烈焰女王。

    突然间,烈焰女王鲜血淋漓的口中燃起熊熊烈焰,然后一喷。地面上瞬间被火焰覆盖,泥土里腐殖质燃烧所生成的黑烟笼罩了猎人的视线,尽管没有受到伤害,但是他们握紧了手里的武器。

    突然间,火焰里传来一道咆哮声,咆哮的同时,燃烧这的火焰自动分开两半,似乎在为它们的女王送上最后一程。

    烈焰女王选择了殊死一击!目标投到了看上去最为脆弱的基达。它的双腿开始奔跑龙生最后一段路程。

    而基达看上去被烈焰女王的气势所压制,脸色苍白,看着向他撞过来的烈焰女王。

    “基达快跑!”晓华慌忙喊道。

    一声呐喊把基达成功的拉回思绪中。

    茫然得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抬起太刀。

    没有翻滚,不是袈裟斩,同样没有把太刀架在胸前抵挡伤害。

    而是把手里的刀尖对准了眼前的敌人。

    我也会同归于尽!

    基达内心在咆哮。

    长长的太刀刀尖首先和女王的口腔接触,卡在了女王的上颌。然后俩个巨力毫秒之间在刀尖和刀把上对抗,脆弱的刀身在力量的碰撞中弯曲,最终在人与龙的对抗中,裂成两段。烈焰女王前进的势头不止,而基达手持断刃屹立于此。又是在毫秒之间,基达手里的断刃再次刺进了烈焰女王的口腔中。而烈焰女王的躯体也撞在了基达身上。带着他漂移了了数米之远。

    溅起一阵泥水。

    崩坏急忙上去救了基达下来。而谨慎的鲁克则对看上去死绝了的烈焰女王给了一枪。钉在脖子上。

    确信它不是在耍花招后,鲁克来到基达面前。只见基达在崩坏晓华二人的急救下悠悠醒来。

    鲁克看着这位不断在极限的作战中成长的少年。

    递给了他属于他的武器。

    断刃太刀和它的断刃。

    基达摇了摇头。“我不需要他了。”

    鲁克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在听到他的话后,随手一扔太刀。一屁股坐在基达身边,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平静。

    “完了!”

    崩坏一拍脑袋。“草!”

    基达看着崩坏,不解的问:“崩坏大哥在说什么?”

    “他在叫次獒,结果读快了。”鲁克嘴角抽抽。

    果然,崩坏在大叫一声后,他急忙向一个方向跑去。

    晓华从弹药包里掏出两个东西,向崩坏扔过去。

    在没有提醒的情况下,崩坏就这么一跳,接下了这两个东西。

    是回复药和解毒剂。

    “谢了。”崩坏大喊。

    他来到次獒身边,发现次獒已经坐了起来。

    崩坏把药剂塞进次獒的手里。“次獒快喝。”

    次獒艰难的拔出瓶塞,往嘴里一灌。

    “谢谢。”

    “没事,咱两随跟谁啊。”崩坏听见次獒的声音还是中气十足,顿时放下心来。

    “它怎么样了。”

    “谁?雌火龙?死了。这次多亏了基达来帮忙啊。不然...

    “或许我们这次的酬金可以多一些。”

    次獒打断了崩坏的话。

    “什么?”崩坏不解道。

    “我们对付的并非雌火龙。而是比雌火龙强大的烈焰女王。”

    “怎么说?”

    “它的狡猾远超雌火龙,更显眼的是...它翅膀上橙色的龙棘。”

    崩坏神情一凌,说道:“我跟队长说一声。”然后抛下次獒跑开了。

    次獒无奈地笑笑,站了起来。

    当次獒回到队伍之中的时候,看见了队长鲁克在和督察猫猫罗罗利多进行谈判。

    “这一次我们的任务很艰险。”鲁克的语气咄咄逼人。

    “是的喵,辛苦了喵。”罗罗利多急忙鞠躬。

    “那我们的酬劳是不是可以上翻个五六倍,毕竟我们小队面对的可是雌火龙的强大个体烈焰女王。”这毕竟是谈判嘛,当然是有来有回相互砍价才能好好谈。

    罗罗利多的腰弯的更深了,他急忙说道:“我可以作为你们狩猎烈焰女王的证词,但是报酬可不是我能说的算。”

    得到这种结果还算不错,毕竟鲁克也知道罗罗利多作为督察是没有改变酬金的权力,所以的到他的证明还是很不错的。

    “不止如此,还要安排一辆运送车辆运送战利品。”

    罗罗利多拍拍胸膛,表示绝对没问题。

    而鲁克对着罗罗利多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他。

    他转过身去,招呼着自己的队员们原地休息来补充体力。

    ————————

    第二天,一支庞大的运输部队抵达了烈焰女王的尸体。

    在刷新了他们对猎人公会效率的认知后,也庆幸这一次的运输是由公会报销。毕竟这种实力强大的运输队要他运作一次要花的钱可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终于,在乌拉村里的村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把烈焰女王这头会打扰他们世外桃源生活的怪物捆在车上。

    运走。

    走出外面世界的一次机会就在乌拉村民再次热烈庆祝乌鲁尔消灭大怪鸟的宴会中消失了。而基达下一次听到乌拉村消息的时候,依旧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了。

    落日的辉煌即将过去,十几个运输队的队员们繁忙地把烈焰女王捆绑在板车上,而两头拉车的食草龙惊恐于烈焰女王恐怖的气息,不安的挣扎。

    负责照料食草龙的人也仿佛遇见过很多这样的情况,他熟练的安抚着它们。

    鲁克走向了罗罗利多:“车队什么时候出发?我的队员们想尽早回归城市的怀抱。”

    罗罗利多又是一个大的鞠躬.....

    基达第一次看见这么多来自外面世界的人。隔阂感油然而生,他双手抱膝,坐在远处的树旁,静静地看着忙碌的他们。

    这时候,一个活泼的身影从旁边窜了出来,他看着基达仿佛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但是却有苦恼于不知道如何开头。

    坐在远离欢乐人群的地方,一看就知道,他现在是多么的落寂!

    他灵机一动,顿时有了好主意。

    他猥猥琐琐的绕了一大圈,绕到了基达身后,手里抛出了一个小球。

    小球滴滴溜溜的滚到基达身旁,并成功的吸引了基达的注意力。

    他从容的走过去,把球捡了起来。揣进了怀里,也没有问基达允不允许,一屁股坐到他身旁。

    笑容绽放在基达的脸上:“次獒大哥!”

    次獒摸摸鼻子,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很快他稳住了心神:“基达不上去和他们一起?”

    次獒指的是那些运输队员。

    看着基达脸色暗淡下来。次獒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是他不想放弃。

    “基达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啊?”基达惊呼。

    “你有没有想过走出去,看着外面全新的世界。”

    “或者是留在这里,做一个一生以狩猎大怪鸟为荣的小猎人?”

    次獒抓住基达的双肩,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大。”

    基达从次獒漆黑却又明亮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不知道为什么,那颗几乎平静下来的心脏开始跳动起来。

    外面的世界?

    基达的脸涨的通红。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个女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