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一章 雌火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鲁克盯着眼前的这棵树,准确的说,是树上的一个小点。

    整个人仿佛是一张被绷紧的弓弦一般,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

    他紧绷片刻,突然一动,整个人如同松弦的硬弓,瞬间爆发无穷的力量。

    右手的盾牌放在胸前,维持与胸腔位置的绝对防护,而左手紧握的长枪则化为三次的飓风,刺穿了鲁克盯上的那个点。

    三次刺击完毕,鲁克气喘嘘嘘,但右手举着沉重的盾牌,始终维护在胸前。而左手的长枪依旧在瞄准那个点。

    基达满脸肃容,站在一边,看着远处不断重复这一个枯燥动作的鲁克。嘴唇微颤。

    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来到这里时就已经看着鲁克在重复这个动作,直到现在,这个动作被重复不下两百个循环,而且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停下来休息过。

    他开始觉得自己征讨完大怪鸟后的沾沾自喜,与鲁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他看着鲁克训练,一遍又一遍的训练。

    又是一个三刺,不过不同的是,这次鲁克没有在循环下去,他抬起手里的盾牌,把长枪挂在身后。

    鲁克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已经来了很久的基达。

    “你的身体这么快变好了?”语气里略带惊喜。

    不知为何,基达的胸膛里多了一份亲切的感觉。

    “是的。我来找你学习太刀技巧。”基达老实说。

    鲁克点点头,说道:“我早就猜到了,虽然你昨天与大怪鸟的作战中非常地勇敢,但是技巧差劲。要是我来,我有一百种方法送它进地狱,而它却不能碰一下我的衣角。”

    基达点点头,要是昨天听到他怎这么说,肯定会认为他在自夸自卖,但是现在他相信了。

    就因为鲁克的努力让基达心生敬佩。

    鲁克把手里的长枪和盾牌放在树下,接过基达递给他的太刀。

    鲁克深吸一口气,说道:“太刀是狩猎场上最常见的武器之一,虽然我没有使用它出没过狩猎场,但在和别人组队狩猎的时候,有幸看过许多太刀猎人狩猎的技巧。所以我也会一招半式。”

    鲁克看向基达:“我教给你的是一些并不花俏,却又相当实用的招式。”

    基达点点头,表示在认真听讲。

    “你认真看好了。”

    说完,鲁克闭上嘴巴,他手握太刀。大喝一声,一步前踏,一记纵斩砍在地面上。纵斩过后,他迅速提起太刀,向左一划,利用太刀的离心力把他向右甩去,虽然鲁克落地时脚步有些不稳,但估计是他并没有经常用太刀的原因。

    基达眼睛一亮。

    “这招叫做袈裟斩。”鲁克说道。“这一招可以让手持太刀的猎人迅速向左或向右或向后位移一大段距离。”

    “学会这招,就可以让猎人在狩猎的时候,规避一些怪物的强力的,却又不灵活的攻击。”

    “你刚刚看到我的脚步不稳,是因为不够熟练的缘故。”

    “老练的太刀猎人在使出袈裟斩的时候,落地非常稳健,还可以根据情况,使用【逆袈裟斩】来进行二次位移,回到原地,对怪物发动攻击。”

    “我暂时只能教你袈裟斩。至于逆袈裟斩。老实说我也只见过几次,我在一旁旁观完全看不出它的技巧。”

    “现在,基达你好好练习吧。”

    鲁克说完,把太刀还给基达。

    他没有教给基达更多的技巧,拿起放在树下的长枪和盾牌。

    对着树,竖起盾牌。

    基达看着握在手心的刀把。

    深吸一口气。

    基达向前一个踏步,纵斩!

    纵斩过后,便是想像鲁克那样,利用太刀的离心力做一次巨大的位移。

    但是基达没有把握住太刀的重量,他挥的过于大力。甚至把自己挥了出去。

    砰的一声,基达摔在地上。

    远处的鲁克怒吼一声:“再来!”

    再来。

    基达对自己说。

    他用力撑起自己的身体,再次紧握太刀。

    ————————

    黑夜开始笼罩大地,黄昏的太阳只在远处的天边留下一道金灿灿的丝线。

    一坨厚重的烤肉被串在一根粗粗的树枝上,下面则是燃烧着的硝化蘑菇。

    崩坏舔舔舌头,在烤肉上面撒上散发着美味气息的神秘粉末。

    随即,烤肉变成极为诱人的金黄色,而且在硝化蘑菇的烘烤下散发出神秘粉末和蘑菇混杂的奇异芬香。

    咕咚一声。

    崩坏心里低估,这好像不是我的声音好不。

    手里的转动的树枝不停。同时他转过头去,打算看看是谁吞口水辣么大声。

    结果看向鼻青脸肿的基达和一脸看好基达的鲁克。

    一串黑线冒在崩坏的脑门。

    “鲁克你是不是揍基达一顿了。”崩坏揶揄道。

    崩坏没有称呼鲁克为队长,反而直呼名字。不过好在鲁克不是什么计较枝头细末的人,也不在乎崩坏直接叫他的名字。

    “赶紧弄点东西来,基达快饿坏了。”鲁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崩坏大吃一惊,狐疑的眼神在两人的身上左右徘徊,难道是这两人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崩坏歪着想到。

    不过想归想,手上却不停。他抽出一把小刀,在烤肉上下挥舞。

    不一会儿,在这块金灿灿的烤肉上切下烤熟的部分。然后用一根树枝穿起来。递给了基达。

    基达看起来饿坏了,只是说了声谢谢,便狼吞虎咽起来。

    待基达吃完,烤肉内部还没熟的部分也成熟了,崩坏再次撒上神秘粉末。香气四溢。

    “基达还要吗?”

    崩坏问到。

    基达点点头。

    崩坏不再切割烤肉,而是直接整个递给他。

    基达接过,开始大口啃起来。

    崩坏趁着基达把注意力放在烤肉上。问道:“基达你为什么鼻青脸肿的。是不是你和鲁克躲到小树林里。那个啥了?”

    基达明显不知道崩坏的猥琐用心。他想了一下,回答道:“对。”

    极其简略。

    基达的回答如此简略,是为了节约回答时间从而尽快的填饱肚子。

    而崩坏则明显想歪。

    他把手放在基达的肩膀上:“没事,恋爱是自由的。”

    说罢,夹紧屁股逃之夭夭。

    留下一脸茫然的基达。

    而远处,在基达啃烤肉的时候。

    龙尾小队集结到了一起。

    四个人。鲁克首先说话:“晓华今天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个异常指的是雌火龙的踪迹,毕竟他们来到这个偏远的地方可不是来过家家的!

    晓华背负着弩炮,摇了摇头。

    表达了晓华在丛林里兜转一天的成果。

    然后晓华便卸下弩炮,对它做每天必做的保养。

    没有结果是对的,毕竟这条雌火龙不止会留在乌拉村附近,更有可能会远远的逃离人类世界。

    鲁克看向了次獒。

    次獒耸耸肩。

    “看来已经有结果了。今天是第四天。还有一天,如果雌火龙在没有出现。我们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鲁克对罗罗利多说道。

    次獒突然插话:“崩坏的脸怎么肿了?”

    鲁克对次獒说:“他乱嚼舌根。”

    说完他回过头去,看着罗罗利多。

    “是的喵!”罗罗利多说到:“但是不要放松警惕喵!雌火龙随时会出现的。喵!”

    “保持警惕。伙计们。”

    ————————

    半夜四人纷纷进入睡眠,留下了守夜的督察喵喵罗罗利多和基达守夜。

    基达看着眼前的毛茸茸的,双足生物再一次泛起好奇的目光。

    罗罗利多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基达以这种目光注视了。所以他只有略微的不习惯。他手持的树枝,挑了挑火堆里燃烧着的柴火。使其燃烧得更旺。

    就在喵喵捅火堆的时候,基达伸出一只坏手,摸向这只他想摸很久的东西。

    正中头部!

    不知道为什么基达开始挠起来。喵喵罗罗利多正打算反抗基达的暴行的时候。,突然发现,基达的挠功还是很舒服的。

    于是闭上嘴巴,一心一意的享受这份舒适。

    基达看着罗罗利多如此享受,胆子便大了起来。他把另一只手伸到他的头上,细细的挠。

    不一会儿,罗罗利多抬起慵懒的爪子,指了指耳边。基达心领神会。他空出一只手来服侍喵喵的耳朵,另一只手则继续伺候喵喵的后脑勺。

    在挠的罗罗利多正开心的时候,基达开口问到:“罗罗利多,你是什么东西。”

    罗罗利多听见基达称呼他是东西也不生气,毕竟现在可是舒服的很呐。

    他回答:“人家不是什么东西喵。人家是艾露一族。是人类的好伙伴,喵!”

    说完了,彻底闭上嘴巴。

    开始享受。

    “嘿!罗罗利多!”基达推搡起睡着的喵喵。

    “怎么了喵。”喵喵不满的说。

    “你看天边的是什么?”基达语气凝重。

    喵喵张开朦胧的眼睛,看向天边。

    原本应该被黑夜笼罩的天边被火光照耀的通明。

    而且就在此刻,一道红色的火炬冲天而起,不一会儿失去上升的力量,掉落下来砸到地面上。

    发生又一次爆炸。

    “雌火龙!”罗罗利多大惊失色。就连平时带的喵的一声尾音都被吓没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