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0章:城主府,完颜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烟烟跟着秦阳向客厅走,整栋房子均是用檀木盖成,走进院落,灵气更是浓郁,源源不断吸入丹田。

    “对了哥,你们怎么会来这里?”秦烟烟一边走一边问道。

    “师父带我们来的,说要看热闹。”

    “哦。”

    还未进入客厅,隔着四五米远就听到一男人哈哈大笑的声音,中气十足。

    “师父。”三人同时叫道。

    孟云鹤喝口茶,看向秦烟烟问道,“来的途中可曾受欺负?”

    “没。”

    “哎呦,孟兄这就是你刚收的小徒弟?”

    秦烟烟循着声音看去,刚刚没注意到,如今一看,甚是惊讶。

    “你…”

    “嗯?”玄宁子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她。

    秦烟烟摇摇头,“无事,只是觉得前辈与我一故人甚是相似。”本以为三年前那次之后,再也不会遇见,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还是以如此身份见面。

    “哦?”玄宁子似笑非笑地看向她。

    “…”

    孟云鹤警告般的看向玄宁子,抚了抚茶,“你可别想欺负我徒儿。”

    “呵呵,孟兄这说的,我哪敢。”玄宁子干笑两声。

    孟云鹤不理会他的油腔滑调,让秦烟烟去休息,后者点点头,拉着白渊向屋外而去。

    白渊微微扭头看了玄宁子一眼,唇边勾起轻微的弧度,任由秦烟烟拉着自己走了。

    秦阳见妹妹走了,立即和师父告辞,带着慕枫一起出去了。

    等人都走后,两个老家伙摆出未下完的棋盘继续,孟云鹤手执黑子落下,同时道,“变了啊。”

    玄宁子紧随其后落下白子,“什么变了,一切一如往常,正在按照该走的轨迹运行。”

    “与以往不同,那丫头不是我徒弟,身边也没有…狐妖。”孟云鹤盯着紧追不舍的白子,不知手里的黑子该落向何方,手停留在棋盘上方犹豫不止。

    从一年前收她为徒时起,轨迹就改变了。

    “不错不错,一年来长进挺多,居然看出这么多。”

    孟云鹤不语,对方话语里全是嘲讽,他也不恼,落下一子,直接将白子活路堵住,然后笑道,“过奖,不过是一年的适应期罢了,如今这个徒弟,亦或许,与我来自同一处。”

    “我说的是你的棋艺,一年前才学会,如今就有这般觉悟,孺子可教也。”玄宁子捋捋胡子,眼里都是戏谑。

    “吾知。可谁又能想到,如今我们可以和平的坐在同一处。”

    “世事无常,同时也说明,有些事不是不可为,不是不可逆。”他落下一子,本是被围杀得白子瞬间突出包围,转败为胜。

    “好一个置诸死地而后生!在下佩服!”孟云鹤看着棋盘双眼发亮。

    两人又下了几盘棋,这才罢手。

    夜晚,在孟云鹤房间,秦烟烟在对方的指导下炼丹。一年,她不但修为晋升,炼丹术也勉强升到四级。如果不是当初五星入元中期卡的太久,现在或许已经到达大元师。

    “咚咚咚…”门外响起不大不小的敲门声。

    “何人?”孟云鹤看了一眼正在炼丹的徒弟,起身去开门。

    “回孟丹师,我们城主得一宝丹,望您帮忙鉴别一下,故派我来请您,还请您赏脸。”

    一中年男人恭敬地站在门外,见到孟云鹤后,微微行了个礼。

    孟云鹤沉思几秒,笑眯眯地道,“城主邀请我自会去,不过还要等管家稍等片刻。老夫还要指导徒儿炼丹。”

    “这…”男人有些犹豫。

    “若我徒儿炼丹走火入魔谁负责?”

    男人看着笑眯眯,眼中却是冷色的老人,犹豫不过两秒,立即答应。

    “孟丹师说的是。”然后站在门外等着。

    一个时辰后秦烟烟丹炉开,浓重的药香味四散开来,她将两枚晶莹剔透的丹药装进瓶中,这么久,终于完美的将补血丹和复元丹融合在一起。

    她抬头看向孟云鹤,眼中都是喜色,“师父,我终于成功了。”

    “嗯,跟为师一起去见城主。”孟云鹤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瓷瓶,没有任何表扬。

    “噢。”秦烟烟低低的应了一声,就跟在孟云鹤身后。

    男人对着孟云鹤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而是在前面带路。

    孟云鹤只带着秦烟烟一人,不过后者怀里抱着睡得正欢的白渊,两人一狐跟着城主府管家上了马车。

    一刻钟后,马车停在城主府后门,余新领着两人一路经过花园,跨过三道月亮洞,走过一条桥,总共走了半个小时才到城主所在的院子。

    这是秦府的多少倍啊!

    余新在一间屋门口站定,敲了三下门,“城主,孟丹师来了。”

    不大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请进。”

    等孟云鹤和秦烟烟进去后,余新将门关上,站在门外。

    完颜修站起身,看向孟云鹤,点头道,“孟丹师,想不到许久未见,您是越活越年轻。”

    “那是。”孟云鹤得意的捋捋胡子。

    “…”

    他指向秦烟烟,“不知这位是?”

    “我去年收的徒儿,徒儿,还不快拜见城主。”

    秦烟烟面向完颜修,扬起一抹笑容,声音甜美,“见过城主。”

    “你…你姓甚名谁?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完颜修面作疑惑。

    “晚辈…”她不动声色地瞥向孟云鹤,见后者微微点头,才继续道,“晚辈完颜水,未曾见过城主。”

    完颜修听后,嘴角挂起冷笑,直接转身迈步桌前,甩袖坐下,“可与本城主同宗?”

    “应该是吧?”

    完颜修拍桌冷声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何来应该是吧!”

    秦烟烟被吓到,抱着白渊躲在孟云鹤身后瑟瑟发抖,诺诺的道,“师父,城主好可怕,我们…我能走吗?”

    白渊睁开一双狭长的狐眼,里面哪有什么刚睡醒的茫然,他跳到孟云鹤肩膀,锐利的眼神直直射向完颜修。

    孟云鹤脸上还是笑眯眯的,眼底没有任何笑意,“完颜城主,本丹师徒儿胆小,你可不要吓坏她,否则…有你后悔的。”

    完颜修冷哼,他会后悔,他就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