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九章 也容易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领头侍卫心中一喜,看样子,这姑娘也容易骗。

    萧恒在心中冷哼了一声,转身回到了马车中。

    颜如初,枉你再聪明伶俐,今天也要让你栽在我的手里。

    如初说完了话,转身来到颜贞和的身边,示意他们不要说话,向里面花厅走了过去。

    李氏和颜贞和面面相觑,不知如初为何这般严肃。

    待走至花厅,如初开口道:“大伯,大伯母,我们有麻烦了,我怀疑外面的不是世子派过来的人。”

    “什么?”李氏大惊:“那,那会是什么人?”

    如初摇头,看向颜贞和:“大伯,劳烦您过去将祖母叫醒,安抚好她。大伯母,您立刻派人,找个借口将家中的女眷聚到寿安堂,若门外是乱党,恐怕我们今天不好过了,现在我们并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只能尽可能的去准备了。”

    乱党?

    颜贞和与李氏对视了一眼,心中震惊不已。

    “好,我即刻就去。”顾不上多说,李氏匆匆走了。

    “大伯,安抚好祖母,请您带着人,将我们府中的所有人手聚到花厅来。”

    如初又叮嘱了一句。

    “好,那阿初你?”颜贞和抬脚欲走,看到如初没有离开的意思,忍不住问道。

    如初笑了笑:“我猜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留在这里拖延时间,大伯快去准备吧。”

    颜贞和眼神一凝,郑重的点头:“好,阿初,你不要开门,我会尽快带人过来。”

    “嗯。”如初笑了笑,点头答应。

    看着颜贞和也转身离开,如初常常舒了一口气,有些腿软,即使再有心理准备,真的面对这样的状况,如初心中难免害怕。

    可是,她却不能退缩,萧睿在宫里奋勇杀敌,她不能给他拖后腿。

    如初想了想,召过立夏:“你去带着我们院子还有各处的婆子,把能找到的锅全部烧上油,要快。”

    “是。”立夏点头,急匆匆的转身就走。

    “春染,将我的弓箭拿来,另外,告诉秋画和拂冬,看好了我娘亲,不要让她过来。”

    如初担心秦氏若是知道了,会不顾危险跑到前面来,秦氏不能再受一点刺激了。

    “知道了,姑娘。”春染也飞快的跑走了。

    如初抬头望了望天空,乌云似乎更浓重了,幸好,她现在需要的就是坚持,拖延时间,等到萧睿他们在宫中胜利,那么她这里的乱党才能不攻自破。

    想了想,如初抬脚,向着门口走去,等到了门口,她邡轻了脚步,示意门口的几个小厮,将一些笨重的大家伙抬了过来,挡在了门口。

    外面,领头侍卫已经等了一刻钟了,似乎里面传来咚咚的声音,他将耳朵贴在门上,可是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远处喧闹声越来越大,领头侍卫有些焦急了。

    “姑娘,不知道可安排好了,外面乱党似乎接近了。”

    如初没有说话,指着其中一个小厮,让他回答。

    小厮点点头,回道:“我们姑娘去内院叫人去了,还没回来呢。”

    “那麻烦小哥给我们开开门吧,若是乱党趁机从后院进来,我们可是都麻烦了。”

    小厮摇头道:“没有我们家姑娘的话,小的实在不敢开门,还望军爷体谅。”

    领头的侍卫没有办法,转身到了萧恒的马车边。

    “公主,小厮说颜姑娘去内院叫人了,是再等等,还是?”

    萧恒睁开了紧闭的眼睛,道:“什么时辰了?”

    “已经寅时一刻了。”

    萧恒“嗯”了一声:“再去叫门。”

    领头侍卫得令,又一次来到了门边。

    还是刚才的小厮,言辞谦卑,可是就是不开门。

    内院,李氏将身边的人一一派出去,将各院的人都叫到了寿安堂。

    颜贞和拍门将熟睡的余老夫人叫了起来,将外面的情形讲给她听,余老夫人的睡意顿时再没有了,她惊恐的坐了起来:“那,那若是乱党进来?”

    “母亲,放心,阿初已经在门口安排,我即刻带人过去,母亲放心吧。”

    “哎,哎。”余老夫人呐呐的点头,看着颜贞和要走,又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老大,我们在京城,可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怎么乱党就找上我们家了?若是,他们只要三丫头,那,那……”

    “母亲胡说什么?我们家岂能如此?”颜贞和听懂了余老夫人话里的意思,气的脸色涨红:“母亲就好好在屋里待着吧。”

    说完,颜贞和甩着衣袖,蹬蹬蹬的出了门,恰看到伫立在门口的李氏,似乎有些羞惭的,避开了李氏的目光,匆匆出去了。

    李氏在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前是刚才如初一个人立在门口的身影,仿佛是一座山,巍峨挺拔,岿然不动。

    想了想,李氏抬脚去了秦氏的院子,秦氏还挺着大肚子呢,一定很担心阿初的。

    门外,领头侍卫第三次拍门,颜贞和带着人手赶到了。

    这些人有的是府中养着的侍卫,有些是有些功夫的胆大的小厮,听说乱党上门,跟着来帮忙。

    如初眼中露出了一点笑意,听到领头侍卫再一次不耐烦的催促:“三姑娘,若是你再不开门,卑职为了您的安全,只好硬闯了!”

    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浓浓的威胁,如初更加确实,这不是萧睿派过来的人。

    “将军大人,我有个问题,若是你能回答上来,我就立刻开门。”

    “什么问题?”领头侍卫有些警惕。

    他现在觉得,这个姑娘有点难缠了,难怪公主让带这么多人过来,一开始他觉得,不就是一个待在闺中的小姑娘吗?他一只手就可以推到她。

    可是,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他连门都没有进去。

    萧恒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她掀开了车帘,望了过来。

    宫中也需要很多的人手,她只能带出这么多人来,所以一开始,她就是想假借萧睿的名头,将颜如初骗出来,这些人长驱直入,杀了秦氏和颜如初,其他人就算了。

    可是如今看来,安远伯府全都是听颜如初的话,全都该死!

    萧恒死死抓住了马车门框,心中的恨意如浪涛一般涌了上来。

    门内如初问道:“你们世子进宫,可是乱党横行,可有人保护王妃?”

    领头侍卫听到如初天真的问话,心中一松,还以为是什么问题,原来这小姑娘的小心眼在这里,那不成还怕未来的婆母有意见不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