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7章 天线宝宝 苏沛白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一套,短发利落在阳光下发着光,下巴上有细微青色的胡茬。(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看样子昨晚到今早都很充实忙碌嘛,连胡子都没有清理。 季菡嘴角漫起一丝冷笑来,拿过电视遥控器,肆无惮忌地打开电视看。 液晶显示器闪了一下,然后亮起来,正好在少儿频道。 “蓝天蓝,白云白,天线宝宝出来玩喽…” 一听见这个台词,苏沛白看文件的动作停下来,抬起头向季菡看过来。 对方却像很满意似的,双眼炯炯的看着电视机,脸上有明显的笑。 按了按眉头,苏沛白忍了下来。 努力忽视着电视机传来幼稚的音乐声,低头专心做事。 可是那人却是存了心要打扰他,拿了遥控器将音量调高。 苏沛白的办公桌在电视机不远的地方,看不见画面,耳边却不停地响起:“阿欧,抱抱,天线宝宝去哪儿了??” 一遍一遍,振聋发聩。 苏沛白深深地吸气,忍无可忍:“季菡,你能换个正常一点的节目吗?” 季菡脸上笑意未失,转过头朝他这边望过来,眼睛却没有聚焦像他不存在一般,又转向了电视那边。 苏沛白眉头皱紧,将笔在桌上一放,发出很大的声响,起身沉着脸往那边走过去。 “季菡!” 高大的身影挡住照在她身上的阳光,阴影处她长发微微凌乱,覆盖在肩膀和手臂上,皮肤和唇色都有些苍白。 过了好半晌,她有些呆滞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的双眼如墨:“你回来啦。” 苏沛白皱眉,没有做声。 季菡墨黑的眼珠转了一圈,嘴蓦地勾起,朝着他靠近了一些:“你们昨晚做什么了?” 脸色不好看,导致她原本凉薄的笑容,看上去有些怪异,就连语气都变得奇怪起来。 苏沛白眼神微敛,沉沉地看她。 “呵。” 季菡原本就没有想他会回答,自顾地笑了一声,又转过头来看电视。 被她这么阴阳怪气地一问,苏沛白却是来了兴趣,伸手扳过她的肩膀,弯下腰来。 两人的鼻尖相贴,他的呼吸吐气悉数洒进她的嘴里,他低低地问:“做了什么…你猜啊?” 季菡被他突如其来的亲昵吓住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这人怎么忽冷忽热,反应完全不照剧本来啊。 苏沛白俊眸微微眯起,长臂一伸按在她的后脑勺,丝毫不给她后退的余地。 “嗯?” 他语气千转百回,嘴角有不太明显的笑意。 感觉到他似乎在嘲笑自己内心不纯洁的想法,季菡又气又羞,他还怕人说! 美眸一瞪,她很不服气地要反击,刚一张嘴就被他牢牢封住。 苏沛白这一次的亲吻,和上回在办公室报复性的惩罚不一样。 他的胡茬扎在她光滑柔嫩的下巴处,有点痒又有点痛,他的唇柔软微凉,舌尖上似乎有棉花糖,在两人的嘴里融化蒸发,软软的,甜甜的。 “唔…” 季菡发出一声,继而瞪大了眼睛。 苏沛白唇角的弧度加大,在她后脑的手下滑改为拥抱,另一只手轻轻盖上她的眼睛。 “不试试,怎么知道…” 苏沛白声音蛊惑,倾洒地在她耳边说:“我做没做呢?” 她长长的睫毛上下不停地眨,扫得他手心里痒痒的,她的唇色经过两人刚才的交接,变得如花一般的嫣红,面颊触手温热,一直暖到了心尖上。 放在她眼上的手轻轻拿开,苏沛白认命一般地闭上眼睛,又咬上面前的嫣红。 他的动作温柔缠绵,鼻尖微不可见地发出一声叹息。 她就是他的劫,他的命,无可替代。 昨晚顾子茜打电话说她和几个老朋友在耶皇,问他要不要一起玩。 那时候他心里又闷又烦,似乎是特意想要忽视季菡,又像是为了证明给自己看,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过去。 可是那是怎样一件玄幻的事情啊。 跟老朋友们玩着,跟他们喝酒唱歌,打打麻将聊聊天,可是他的心里全部都是季菡。 她睡了吗? 她在做什么? 她的脚还痛吗? 她会在等他吗? 心里一边唾弃着没用的自己,一边放任着自己铺天盖地的惦念。 在场的公子哥们玩high了,叫了许多年轻貌美的女子,丝毫不避嫌地当场调起情来。 可是在季菡面前总觉得欲求不满的苏总裁,看着那些面容身材皆是姣好的女子,有的甚至衣不蔽体,他却是心如止水,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连最后顾子茜提出让他送回家,多么明显的暗示啊,他眼睛都不眨地直接拒绝。 独自在耶皇的客房,翻来覆去到天亮。 似乎是睡着了做梦,又像是在回忆。 大脑里一幕一幕全都是小时候的画面,他是旁观者,看着骄傲的季小菡,沉默的小沛白。 季小菡越长大越漂亮,越长大越爱笑。 小沛白越长大越冰冷,越长大越寂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季小菡对全世界的人都很友善,总是笑眯眯的,唯独对小沛白,连一个多余的眼光都没有。 凭什么! 小沛白的心里多难受,多不甘啊! 季小菡是苏沛白单调,却非常富足的童年生活里,唯一的色彩和缺陷。 想靠近她,既拉不下脸来,又没有机会。 好不容易有一回,鼓足了勇气追到游乐场,却被中途杀出来的爷爷给生生掐灭。 她一直是他的执念,他心里解不开的结。 直到她和沈昊在一起开始,这种执念渐渐变质,不甘和难受以爱为种,时间作壤,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长出毁灭一般的占有欲来。 靠近她,占据她,拥有她,不问原因不看未来,他这样想,然后就这样做了。 可是这世间的事情就是有这么巧。 几乎同一时间,爷爷那边追根溯源查到她的身世,他以此为契机,正大光明地跟她领了证,她是名正言顺的苏太太。 他苏沛白的妻子啊… 一想到这里,苏沛白的心里充满了无穷的底气和力量,不管是谁,都没办法否定这件事,她季菡就是他名正言顺的沈太太! 早上和汤锦华地用了一顿不好不坏的早餐,赶回医院来,恰巧看见季菡借机闹脾气的样子。 如果季菡一直对他视而不见也就算了,可她那样阴阳怪气的说话,倒是让苏沛白的心情瞬间柔软下来。 可是怎么办呢,一见她就想抱,一抱她就想亲,一亲她… 苏沛白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 他的手臂坚实将她牢牢固定,唇舌和动作却异常温柔,像要将她一点一点地融化一样,他的鼻息轻柔的,两人紧密相贴的心跳和气息完全融为一体。 电视机的声音依旧很大。 季菡心跳如鼓,只隐约听见一连串天线宝宝的“再见”,再然后就被他一下子压倒在病床上。 她手肘不注意碰到电视遥控器,那边画面一转,骤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谢谢你们不远万里,谢谢大家的支持,此次演唱会是我在纽约的…” 后面的话季菡没有听下去。 刚才还温柔缱绻地压着自己的人,此刻双眼如暗夜里的狼,看着电视画面上的人,发出幽寒的光。 “苏沛白…” 季菡喊了他一声,声音因为刚才的缠绵,微微有些沙哑。 她双颊熏红地躺在他的身下,手攀上他的手臂,却是不知该做什么动作来。 推开他吗?她不敢。 拉近他吗?她也不敢。 双手撑在雪白的床单上,他的心跳依旧很快,呼出的气息却是慢慢冷却下来,他似笑非笑地看一眼身下的人,再转过头去看着电视画面。 演唱会似乎已经进入尾声,沈昊穿了身黑色的燕尾西装,酒红领结白衬衣,亚麻色的碎发有细闪闪的亮片。 他额头上有亮晶晶的汗,对着在场的观众深情款款,说着感激告别的总结语。 向来嘻嘻哈哈走小鲜肉路线的他,第一次如此正装打扮,跟粉丝们说掏心窝感激和告别的话,现场很多女孩子都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 现场气氛煽情十足,舞台上耀眼的少年,说着说着也沉默了起来,头微微低着。 “沈昊,别哭!” “沈昊!我爱你!” “沈昊!沈昊!沈昊!” 先是有一两个声音从观众席中发出,接着有整齐的呼喊声排山排海而来,现场上万人整齐地呼喊着他的名字。 手里的荧光棒随之舞动,其震撼场面前所未有,轻易就带动了电视机外面人的情绪。 苏沛白冷笑了一声。 手臂一撑,从季菡的身上起来,顺势挨着她坐在了病床沿上。 季菡愣了一下也坐起身来,眼明手快地去拿电视遥控器,却被那人抢先拿了过去,似笑非笑地问:“你心虚?” “心虚?我心虚什么?” 季菡收回手,语气有些讪讪的,“是电视声音太大了,吵。” “呵。” 苏沛白一声轻笑,拿起遥控器将音量调低:“是有点吵。” 他的表情很平静,嘴角甚至还有一丝微笑的弧度,双眼定定地看着电视那边,一点不愉快的情绪都没有表现出来。 可就如他刚才说的那样,季菡就是很心虚。 心跳有些混乱,她眼睛发花头晕晕的去拿餐盘上的牛奶,刚碰到被子,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